表姐你一路走好
初一 散文 1027字 232人浏览 不会起名唉

在我熟悉的人生世界,又少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从儿时起,你那双忧郁的眼晴一直映现在我的脑海。如今你闭上了,从此,你也关闭了你的忧郁。第一次看到你那双忧郁的眼晴你还是一个末嫁的姑娘,而我 还是一个还未上学的小孩。每天天刚蒙蒙亮,我在床上睡意艨胧地看着你扛起锄头,带着二表姐、三表姐匆匆赶到地里去劳动,我竟哭喊着要你们带我去玩。我觉得你们三姐妹扛着锄头走向地里的时候好像红色娘子军扛着枪去前线,我喜欢扛枪,为什么不让我扛一张锄头跟在你们的身后呢? 每次我这样无理取闹时,你总会返身走到我的床边,用手摸摸我的脸,哄着我睡觉。然后你轻轻叹口气,一头钻进晨雾里。一直到天巳昏黑,你们才疲惫地走回来。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你们姐妹三人苦干一天只有一个劳力的工分,我也不知你们姐妹三人苦干一年甚至还买不到一件嫁衣。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你们姐妹三人正是青春年少为什幺不上学,我也不知道你们姐妹三人正是豆蔻年华为什么不谈恋爱? 等我上学了,我才知道,我的舅舅是个黑五类。黑五类就是地富反坏右,一个右派的女儿是人民专政的对象,你又怎么有权利上学,又有什么资格谈恋爱呢? 那时候,我只知道每次召开群众大会总是把舅舅放在会上陪斗,每逢此时你总是和表姐们惊恐地躲进房里,然后抱头痛哭。而舅舅每次步履沉重地走回家,你总是擦去泪花,为舅舅端上一盆热水,泡上一杯热茶。舅舅望着你们几个尚末成家的女儿,咬咬牙又坚持活下去。终于有一天,在一次拳打脚踢的批斗会后,舅舅含泪一个人走到山中自缢了。尽管他心中放不下你们,但是他实在承受不了那种凌辱。我现在还记得表姐你一声惨叫,便晕了过去。你醒来后躺在床上哭了三天三夜,三天后你走出家门时,我看到你那双忧郁的眼晴时,我身上一阵颤栗。后来你出嫁了,你嫁给了一个憨厚的农民。你仍然像过去一样早出晚归,默默地辛勤劳作。你从来没有休息过,即使是一个女人必须休息的日子,你的双脚仍然浸泡在水中,干着男人做的重活。终于有一天你突然瘫痪了,医生告诉你,你是内风湿导致终生残废。你绝望地坐在轮椅上,用那双忧郁的双眼仰望苍天,苍天啊苍天,你长了眼晴吗? 本来你可以安享晚年。因为你的儿子终于没有辜负你的期望。然而,当你儿子刚结婚成家并即将为你抱一个胖孙子时,你闭上了双眼。也许你早就忍受不了病疼的折磨,只是坚持活到儿子成家立业的这一天。可是,你连你儿子的新居都没有去看一眼啊! 表姐,这一生你太苦太累了。你走了,你就到天堂好好歇歇吧!2013年1月25日晚匆草于卧虎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