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无声中
初一 记叙文 1663字 866人浏览 柒旌海

爱在无声

“如果阳光里没有你,我也许早已随风而去;如果期望里没有你,我也许只懂得哭泣„„”漫步在幽长的小路上,我的耳畔响起了这首歌。昨天的那一幕幕仿佛刚发生,正清晰地回放着。

学校的月考如期而至,我的烦恼也随之而来。看着那一张张打满大叉的试卷,我真是有点无地自容,而那鲜红的分数也似乎要刺伤我的眼睛。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家去。大地屏住呼吸,闷得杨柳拼命的摇摆,发出“沙沙”的嘶鸣;天空屏住呼吸,闷得乌云呻吟着在空中打滚。我也屏住呼吸,等待着一场暴风雨的降临。

和往常一样,大门仍旧开着,屋内仍旧静悄悄的。我走进屋里,不见母亲。我便习惯地来到园地,只见母亲正在劳动。看见我回来了,母亲高兴地说:“快休息一下,我马上就做饭,很快就可以吃饭了。”我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母亲有点诧异,放下手中的工具,走到我身边关切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我摇了摇头,不安地低下了头。就在低头的一瞬间,我忽然发现母亲的额头上又多了几条皱纹。我的眼睛湿润了,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母亲连忙替我擦干了眼泪,问:“是不是考试没考好啊?”我点了点头。

母亲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道:“算了,不要再伤心了。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努力吧!我相信你!”说完,用一种柔和的目光看着我,很久很久。在与母亲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我懂了,懂得了母亲目光里的期待与辛酸,一切尽在不言中。我知道母爱不需要太多的语言。

母亲啊,我什么时候才能让您不再为我操心呀?什么时候才能让你的付出有所回报呢?我愿成为一朵白云,为母亲在炎热中遮一片阴凉;我愿成为一朵鲜花,为母亲送去阵阵清香;我愿成为一缕春风,为母亲拂去一身跋涉的风尘。

无声的爱 常常独伫窗前,细细品尝那至深至切的无声的爱——父爱。

父亲是个不善言语的工人,又经常不在家,所以我对他的了解不深,总觉得他好像不爱我,因为每次休假回家,他总是躺在床上睡觉,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休息过一样。小时候,我总是趴在床前,拉着父亲的手,让他起来陪我玩儿,但母亲总是对我说:“爸爸累了,我们让爸爸好好地休息一下好吗?”听到这样的话,我不好意思再吵着爸爸了,只想让他

早点儿起床早点儿来陪我玩儿,可是一次两次还行,经常地这样,幼小的我便得出了一个“结论”:父亲他不爱我,所以,我与他之间的隔阂就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加深,以至于形同陌路。一直到了我12岁的那年,我算是真正了解到了父亲对我的爱,一种不亚于母爱的爱,一种无声的爱。

那年冬天的腊月二十七,由于我的贪玩儿,在离家很远的107国道上出了车祸,幸好有人认识我,便急忙通知了我家里的人,至于我是如何回到家的,我全然不知,只知道在我昏迷的时候,有个人一直拉着我的手,一直在我床前说话。我好想看看那个人是谁,可我的眼睛好像被胶水粘住了似的,怎么也睁不开。终于,奇迹出现了,我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一切让我惊呆了:白色的墙,白色的床,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子。第二个反应就是头好痛。“小朋友,你终于醒了,你已经睡了三天了,你的爸爸也不眨眼地陪了你三天了。有这样的爸爸,你好幸福啊!”我苦笑了一下,他会对我这么好吗?他是见床必睡的“瞌睡虫”,会睁着眼睛陪我三天吗?当我带着怀疑的心情无精打采地扫描着四周时,一位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映入我的眼帘,他就是我的父亲。只见他双眼布满血丝,眼眶里有一种液体在闪烁着,神情颓废得好像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此时,我心里好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什么味都有,也叫出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有感情的一声“爸”。“哎,女儿乖,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

回想过去,无论我想要什么,有个人总是在背后悄悄地塞给妈妈,让妈妈转交给我。每次我问妈妈那些东西从哪里来时,妈妈总是支支吾吾地说:“你别管,反正是有人给你买的。”现在我终于明白了,那个人就是从不开口说爱我的父亲。我不但没有责怪这场车祸,反而要感谢这场车祸,是它让我懂得了父亲对我的爱,一种无需语言来表达的爱,就像杜甫诗中描绘得那样,“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种无声的父爱就如同那悄无声息的春雨一样滋润着我的心田,使我在成长的道路上一直奋发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