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凋泪落
初一 散文 1331字 66人浏览 清风and淇

雨,不停地下,将大地渲染成与心情一样的灰色。雨帘深映在眼里,雨滴灼烧着心灵。——题记

蔚蓝的天空衬托着美丽云,仿佛是尚好的绸缎上绣着几朵白花。常常,望着这净如玻璃的苍穹,会情不自禁得想起那美好天真而无比遥远的童稚时代。那个时候的自己完全沉浸在与伙伴的嬉戏、与家人的快乐之中,单纯得像山林里清新的空气,充满了阳光和自然的味道。

美好的事物往往会消失得更快,还来不得去珍惜,就眼睁睁地,瞅着它飞逝而去。只得受着空空如也的双手哀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大约前,就不得不挥手告别了那六年的幸福,从小学的霸主变为了初中的端茶小弟,那些夹杂着眼泪、微笑和汗水的一切,也只能在脑海中慢慢淡去,在重新翻开旧照片或打开被尘埃覆盖的日记时,才会在记忆中浮现往事在被时间带走时留下的孤单背影而黯然神伤。

“朋友,并不是在一起就有聊不完的话题,而是在一起就算不说话也不会感到尴尬。”曾经,我是那么地相信而依赖友谊。六年,在漫漫人生中不长,但却是一整段最值得珍惜的小学时光:喜欢和你在冬天吃最冷的沙冰,心里是暖暖的温度;喜欢和你用自认为最优美的词句,描绘那些你我都不深刻体会的悲欢离合;喜欢和你在假期聊自己最崇拜的明星,那是一份同样的激动……还有太多太多喜欢和你一起做的事,都在时间的流失中将习惯变成了自然。

老天似乎在默默嫉妒着这份宁静美好的友谊。自从前不久那件貌似同性恋的事闹出来后,你疏远了我,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远离了我,我们都知道,那时候我和她的关系有多么微妙,但仍和同为事情主角的她成为了好友。误解和误会就越积越多,你我竟成为路人甲和路人乙,甚至几乎忘记上一次和你坐在一起开开心心、谈笑风生地吃饭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误会累积到一定程度,走到哪儿都要分出个胜负,结束后,麻木地笑着哭。”也许,有时候,并不是你不在乎我,而是我把你看得太重,有时候,冷漠并不无情,而是一种避免被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还记得那个下雨的中午吗,我们一直在开玩笑,忽然讲到了那件事,坐在旁边的另一个“知情者”就一脸鬼笑地将你拉拢过去,笑嘻嘻地低声说了句在你们眼中也许看似是玩笑的话——“难道她和她还能有孩子吗?”。瞬间,我像是在寒冬被一瓢冷水从头灌到脚,脑袋里面的一切事物被统统删去,剩下一片惨白,轻声的哄笑变得刺耳许多。机械地将头埋入臂湾里,冰凉、没有温度的泪沾满桌面。许久,周围都没有一点声音,只有自己在心中啜泣。肩膀终于开始微微抖动,压抑的情绪搀杂在泪中宣泄。

沉闷的气息使人快要窒息。面无表情地逃出教室,这才发现雨下得更大了。靠在过道口的墙壁上,目无聚焦地望着地上坑里雨滴打下去荡漾开去的水波,什么都不愿想,什么都不愿做。头,依旧是痛的。索性走进雨中,任凭雨落在身上,打在心上。游走在湿漉漉的花园中,指尖的思绪不知飘到了何处,耳边的轰隆雷声成了最好的背景旋律。来到球场,诺大的天幕下没有一点遮蔽,身体还没完全变凉,只是左胸腔里跳动着的东西已经空了。

呆滞地走进沉闷的教室里。手机屏幕上冰冷的“对不起,我不止到你会有那么大反应”已无法让伤口不药而愈。不愿面对自己,不想面对任何人,不敢接受事实,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有时候我也有错。真的,忘了怎样前进和退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啪!那是花儿在刚要绽放时就凋谢的声音,还是,浑浊的泪滑落在黑暗中的片尾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