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未央月
初二 其它 808字 45人浏览 彼岸佛babyla

空灵寂静,黛色群山,寥落的孤星,月光恬静,草虫清鸣,离殇……——小引此夜,凉如水;此夜,星光凋退;此夜,虫鸣于 田野;此夜,灯下有伊人醉……何月,清如泉;何月。风声清脆;何月,笛音在丘晖;何月,笔里说痴儿睡……又是一片空旷辽远的天野,漫天的星辰早已化作了流星消退。空旷的夜空,依稀在野与天的边际,嵌上几颗并不耀眼的星,一闪,一烁。也许,下一刻就消散了;也许下一刻,也已分不清,那究竟是流萤,还是残星。也许下一刻,他也化为一抹流光,光下依旧,无数的人儿痴痴地许愿。纵使天街凉如水,纵使用自己将蚊虫养喂。流星,亦或是星流,怅然的月泪。此月,太凉,凉初透的曦光,亦将火热于往常。又是一个玉盘高悬之夜。又将有一天酷热,难熬中睡眠;风,抑不住 ,夹杂着热流,迎面便补上,丝毫不留,一处阴凉。此月,太冷,冷透了,甚似绝情。乍暖还寒星光 摇曳,云彩都退到了山林的那边,怕应羞见。这月光美人 ,夜太美,月下伊人醉,月下痴儿睡。耳边不时的虫鸣,从暗绿的草里爬出的流萤,寻找着只属于他的轻罗小扇。流萤舞,月光独步。凉风渐渐,一点点的 留恋,一点点的思念,缀成流,化成愁。月无妨 ,情微漾。夜太美,灯下银蛾扑飞,灯下手影成对。指尖偶尔的凉味 ,从黑暗里探出的黑影依偎,缠绕。一个人的手影,两只手的成对,成单成对。半晌的犹豫,半晌的哀意,化作流光,一抹银芒。飞去,散去,未曾有的痕迹。黎明从黑暗中诞生,一眨眼化过了一天,又迎来下一个短暂的黑暗中失眠。永生从死亡中脱颖,一挥手笑看了一升,又等到下一世永远的黑暗中长睡。花非花雾非雾,尘非尘土非土。暗夜临,星光独步,黑暗笼罩,月色温婉,花香轻柔。一个人的平静,一世人的循环,黑暗与光明的期盼,循环。夜未央,一曲留下的离殇,琉璃裳,伊人舞,此刻已是平常,你在哪?夜未央,一笔带过的平常,心微漾,卿已走,那是说已是不再,仍安好?夜未央,一瞬晃过的惆怅,不在想,月泪光,后来看也许不该,谁陪在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