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喜雨赏析
一年级 记叙文 3513字 6593人浏览 晚安你的习惯

1 春夜喜雨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庚韵)

平 仄

仄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

平平平仄仄, 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

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春夜喜雨 ch ūn yâ x ǐ y ǔ

(唐)杜甫(t áng )d ù f ǔ

好雨知时节,h ǎo yǔ zh ī sh í ji ē 当春乃发生。d āng chūn nǎi fā sh ēng 随风潜入夜,su í f ēng qián rù y â 润物细无声。r ùn wù x ì w ú sh ēng 野径云俱黑,y ě j ìng yún jù h ēi 江船火独明。ji āng chuán huǒ d ú m íng 晓看红湿处,xi ǎo k ān hïng shī ch ù 花重锦官城。hu ā zh îng jǐn guān chãng

注释:(1)当:正当。(2)发生:产生。(3)潜:悄悄地。(4)润物:湿润万物。(5)野径:野外的小路。(6)红湿:被雨打湿的红花。(7)花重:花带着雨水而显得沉甸甸的。(8)锦官城:指成都。

讲析: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开头用“好”字来赞美“雨”。说雨“知时节”,懂得满足人们的客观需要,是拟人化。春天是万物萌芽生长的季节,正需要下雨,雨就下起来了。下面进一步表现雨的“好”,好在“润物”。春天的雨,多是伴随着和风细细地滋润万物的。但有时候雨夜也会伴随着冷风、狂风,下得很凶暴,会损物而不是“润物”,自然不会使人“喜“而给予“好”评。所以光是“知时节”,还不足以完全表现雨的“好”,要是“细雨”能“润物”,那个“好”才实在。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颔联还是用的拟人化手法。“潜入夜”和“细无声”相配合,表明春雨是伴随和风而来的细雨,而且这雨有意“润物”,无意讨“好”。如果它有意讨“好”,就会在白天来而造出声势,让人们看得见,听得清。惟其有意“润物”,无意讨“好”,才选择了夜间悄悄地到来,在人们酣睡之时无声地、细细地下。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春雨这样“好”而可“喜”,人们就希望它下多下够,甚至下个通宵。如果只下一会儿就云散天晴,那“润物”就可能很不彻底。诗人转移视线,在不下雨的夜间,小路比田野容易看见,江面比岸上容易辨清。

2 今夜雨蒙蒙,放眼四望:小路辨不清,天空黑沉沉,远处的江面也看不清,只有渔船上的灯火有点点亮光。看来,这好雨准会下到天亮的。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这是想象中的明天清晨的情景。如此“好雨”下了一夜,万物就会都得到充分的润泽,花荣就会滋长起来了。花,最能代表春色,花带雨开放,红艳欲滴,生意盎然。试想,明天清晨去看整个锦官城远近景色,一定是片片“红湿”,到处都是层层叠叠的、红艳艳沉甸甸的繁花春景。

辨读:

这首诗大约在上元二年(761)作于成都。诗中,杜甫以喜悦的心情描绘春夜细雨,赞美春雨适时到来且下得透彻,无心讨“好”而有意“润物”,句中虽不直言“喜”,而如浦起龙《读杜心解》所言“喜意都从罅缝里迸透”。

“看”字()的构形是手掌下有目(“目”是眼眶内有眼珠形),本义是用手掌靠着额头遮住眼睛远望、环视,孙悟空在云端下望尘世的样子就是典型的“看”。《说文解字·手部》“看,睎也,从手下目”,又“睎,眄望也”,桂馥义证引《九经字样》“凡物见不审,则手遮目看之,故从手下目”。《广韵》“看”有二读:一读苦寒切,溪母寒韵平声,即今K án ;一读苦旰切,溪母翰韵去声,即今K àn 。今天普通意义上的看中古多用“视、见”,故有“视而不见”之语。唐代“看”主要用作远望、环视之义且多读平声,这个读音今天还残留在“看护、看门、看守”等词中,读K án 。后来,“看”的词义逐渐扩大而取代“视”,读去声苦旰切的K àn ,成为通用义的看。杜甫诗中的“看”多用“以手加额遮目而望”的遥望、环视义,读平声。如《月夜》“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看”是遥望义,与“安、寒、干(乾)”押韵,读平声;《石壕吏》“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看”是环视、探望义,与“人”押韵,读平声;《闻官军收河南河北》颔联“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却看”是退几步回头望,“看”读平声。唐代文人作品中的“看”也多读平声,如韩愈《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看”是远望义,读平声。

本诗“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表示仄可平、平表示平可仄),“看”处于平仄节奏点的双数第2字上(1、3、5不论,2、4、6分明),肯定是读平声的,杜甫是当时格律最严整的诗人,不会有误。从诗意上讲,“晓看红湿处”的“晓看”,正是“早起放眼望满城带雨的红花”,且一望无涯,而不是一般的、一点的“看看”,故当读平声才能明诗人胸中的阔达意境。

有个关于唐诗中“看”今该读平声K án 的小故事。某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专业的老教授招收研究生,面试谈到杜甫的《月夜》诗,教授问:第二句末一字(“闺中只独看”的“看”)今天该读什么音。应试者想了想,肯定地说:读K àn 。问:还可能有别的读音吗?坚决肯定地回答:没有,就读K àn 。教授也无可奈何地肯定:“那你回去好好地看(K àn )一看(K àn ),明年再来吧!”没有录取他。只有真正的“老”教授才可能这样做。

“重”zh în ɡ,《说文·重部》 “重,厚也,从壬東声”,金文作 井侯簋,人挺身背负重物(東即橐),沉重、厚重。“壬”是挑重担,把字形横下来,中间的长画是人,两头是重物,一长横是扁担,后来再加人旁成“任”(重任);“東”本是两头束紧中有重物是“囊”形,图形文字画的正是一个人躬身背负重囊的样子,《井侯簋》字形把“東”与人身合在一起,后来隶化就成了“重”形。

3 “重”本用人负载重物形表示厚重,重物之囊与人叠加,引申分化有“叠”义,《玉篇·重部》“重,不轻也”,又《壬部》“重,叠也”。《广韵》“重”有二音:一读柱用切,澄母用韵去声,即今zh îng ,“厚也”;一读直容切,澄母钟韵平声,即今ch ïng ,“複也,叠也”。中古只有去声、平声之别,今加上声母送气与不送气之别。

从诗意上看,“花重锦官城”,可读“重”为平声ch ïng ,放眼望去,雨后花很多,重重叠叠,望不到头;也可读“重”为去声zh îng ,是说雨后花湿而加重且繁多。“诗无达诂”,都可讲通。但从格律上看,该句是仄仄仄平平,句中“重”为第二字仄声,一定是读去声zh îng 的。是不是读去声更好呢?梁简文帝《赋得入阶雨》诗有“渍花枝觉重”句,花因着雨而显得饱满沉重,压得枝都弯了。有所谓“子美作诗,退之作文,无一字无来历”之说,杜甫是注重师法前人且化成己意的,前有“红湿”后应“花重”,正当是化用“渍花重”之意蕴。且此处“重”还有“浓”意,细雨夜润之后,满城繁华尽情绽放,红艳浓烈,春色厚重。《唐诗鉴赏辞典》此诗由霍松林先生赏析,谓此句:“整个锦官城杂花生树,一片‘红湿’,一朵朵红艳艳、沉甸甸,汇成花的海洋”,当为得作者之胸臆。则“重”读去声为优。

诗镜:这场雨,是属于春天的。在一个静谧的夜晚,乘着温暖和煦的春风,她悄悄地来了。轻轻地落在树叶上,草丛中,泥土里,滋润着一切。真是一场好雨呀!春雨绵绵密密,下个不停。这场夜里到来的雨,让原野上的小路和天空笼罩在深深的黑暗之中,唯有远处江船上的渔火在夜雨中闪烁得格外明亮。诗人看着眼前这无边无际的春雨,感慨万分:“有了这场雨,今夜想必有不少的花儿会盛开吧!明天清晨,我定要早早儿地去赏花。锦官城会是一片红灿灿的花的海洋,那些花瓣儿上还会挂着沉甸甸的雨水哩!”

给孩子们一个想象的情境思路:春天万物复苏,春雨在万物最需要它的时候适时地出现,真是“好雨”。春雨是在夜色中“细无声”地“随风潜入”的,这样的诗句,描写了春雨的状态,又画出了春雨的灵魂。细雨蒙蒙,下得长久,野外的小路和天空都是漆黑的,整个春夜在远处江上一两盏渔火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静谧、安宁。只有丝丝春雨在默默地滋润着这个安睡着的世界,悄悄地孕育了一个花团锦簇的黎明。于是诗人的想象:明天的早晨,雨后的春花应当更为娇艳欲滴,放眼望去,整个锦官城中,应当是一层层湿漉漉、沉甸甸的花簇了。”看”字展开了宽阔的视野,“重”字传达出了一个湿意盎然而又充满生机的清新世界,使人感受到诗人春意般的喜悦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