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缘之古建
初二 散文 1436字 43人浏览 siwuwei

走进明月湾, 就得踏上石板街; 研读古村落, 就得观瞻旧建筑。我和妻子撂下行囊就放开脚步, 撒欢地任由皮鞋的鞋跟敲打那洁净如洗的古老街石。

宁静的村子里偶尔有上了年纪的男女进入视野, 据说年轻人基本外出做生意去了, 孩子们全部离村上学去了。村子里多得是圈养在果园里的鸡鸭鹅, 还有你若不低头避让就会碰疼了脑袋的硕果累累的枝桠。

"你们是远方来的客人吧?" 一位约莫花甲年岁的汉子主动热情地打招呼, 兴许是听我和妻子在操着国语交谈, 因此他作出了如是判断。

"不远! 我俩是来自苏州的。" 我与妻子异口同声地回复, 紧接着又回以礼貌的问候:"大叔今年可有六旬了?"

"哦, 苏州的, 确实不远, 现在通了太湖大桥, 坐个车子两小时就到这里了。可要在以前啊, 风平浪静时坐船摆渡还要好几个时辰呢。遇到六级以上大风, 渡船都要停航的, 来一趟还真不容易啊。" 老汉说道这里, 摸一摸刮得精光的下巴颏颏乐了:"你们问我的岁数么, 我可是将近八十了。怎么? 看不出来是吗? 这叫做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这里的环境实在是滋养人啊! 你们要是能在这块儿住上十年, 确保至少能增寿二十年。哈哈哈哈……"

此时的天空刚刚还是晴日当头, 刹那间竟然薄云飘至继而细雨蒙蒙欲湿衣了。见那大叔穿着一双手工纳底的布鞋, 我提醒:"您得赶紧回家换了鞋子了, 否则村路积水一会儿就会浸湿了你的鞋子的。"

"不碍事的! 我的家近在咫尺, 要想躲雨, 一溜烟我就回到家中了。" 老汉接着又说:"再说这石板街绝不会积水的, 因为石板下面就是排水系统, 再大的雨水甚至山洪都会从石板下的沟渠中被迅速排出。因此, 这里的石板街早就流传着' 明月街, 雨后穿绣鞋' 的说法。"

"那么, 这条石板街应该是一道古建筑了吧?" 我的兴致猛增。

"那是当然! 且听我细细说来。" 老汉也是兴致陡增。

见老汉有意为我们讲故事, 我立马掏出烟卷递了过去, 企图进一步黏糊住对方。" 谢谢! 我不抽烟的。" 老汉谢绝了我的毒害, 然后细模细样地比划起来:"这石板街, 街巷纵横交叉, 总长1140米, 路面用4560块花岗岩条石铺就, 俗称为棋盘街, 是我们明月湾古村特色之一。它始建于清代乾隆35年, 历经乾隆26个年头、嘉庆25年、道光30年、咸丰11年、同治13年、光绪34年、溥仪3年、民国38年以及共和国63年, 其实际年龄共计243年了!"

"大叔真了不起啊!" 我与妻子赞叹到:"您真是这里的活年谱和地方志啊!"

"说到古建筑, 你们看!" 老汉兴头不减:"这边上村民家的墙壁, 嗯, 是这幢, 从地面到一米五的高度, 这都是明代的砖砌墙壁。还有那家, 底部一米左右的高度, 那也是明代的砖砌墙壁。你们看啊, 这薄翛翛的墙砖, 砌筑时有意识地让砖面往外略呈倾斜, 那是为了防止雨水侵入的有效举措。只是这稍稍的倾斜, 就使得砖缝有了些许可助攀爬的抓手。当然了, 这点砖缝对于一般人是无需防范的; 可是对于歹人来说, 那就是隐患不小的事情了!"

"您指的歹人是小偷吗?" 我好奇。

"主要是过去的强盗," 老汉还怕我俩理解不了, 接着解释:"是以前历朝历代都剿灭不了的太湖强盗。太湖强盗, 听说过吗?"

"太湖强盗听说过的," 我抓住机会继续刨根:"只是这太湖强盗的故事……"

不待我说完, 老汉立即明示:"要听详细故事的话, 那你们得住下来!"

"我们已经住下来了, 住在吴明强家里。" 我说得很亲切。

"哦, 是明强家啊, 好的。" 老汉还是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