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打负号
高一 散文 745字 96人浏览 nksck

我订阅的杂志有两本《旅行家》和《旅游天地》人我越来越感受到远方对我一种莫名的召唤,尽管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心中的远方到底应该有多远。我总是在有阳光的午后翻看这些弥漫异域风情的图片,内心一片兵荒马乱,然而表情依然冷漠。我发现冷漠一点一点在我脸上刻下痕迹,而我在那把刻刀下神色安详地坐以待毙。等着暮色从天空上面赖赖地降落下来,渐次笼罩了整个城市,夜色阑珊,灯火初上

眼前2007年长长的时光片段渐次走过,如同电影的回放,没有声音。黑色的风破空而来,吹动我长长的头发,我听到她(他)们忧伤的声音从我的头发上淌下来。怀念那个永远回不去的完整而庞大的07年,在呼啸的黑色风中,在天空绽放的焰火中,在往事的甜美与纪念中,在时光筒旬前进的轨迹里,热泪盈眶。怀旧?算了,这是最后一次写07年。最后一次···只是我都不知道那是悲伤还是·快乐。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快站在16岁,站在成人的门口等待破茧般撕裂的痛。一直以为自己会一直是那个提着羽毛球拍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孩子,会一直是那个和朋友无论男女都勾肩搭背地在学校里横冲直撞的孩子,会一直活在小10岁,一直活在单车上的年华里,永不老去。

时光倒退,如同我们看影碟时,用手按着back键,然后一切就可以重新出现在你的眼前,我们还是那么年少,我们还是那么任性,好像时光从来没有消失过,好像日子从来没有打乱过,一切清晰如同阳光下的溪涧,我们几个好朋友,站在年华的河岸边,看流岗,猜卡车,清晰得毫发毕现,听着时光,哗啦啦地奔跑,于是我们哈哈地笑。就这样退,就这样一直退,退到几个月前、几个月之前我站在新疆黑色盆地的中央,躲在三十五度热的树阴下喝可乐,听周围的知了彼此唱和兴高采烈,阳光如同碎银,明亮到近乎奢侈。风从树林最深处穿越出来然后从树顶疾驰而去,声音空旷而辽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