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抹春色
初二 散文 1157字 3128人浏览 第第第5季

那一抹春色

春,一个令人心动而神往的季节。曾有人说过:“风动云动而心不动”,然而,面对春天,你能不为之动容吗?和煦的阳光普照大地,绿油油的麦田映入眼帘,细嫩的柳条肆无忌惮地在春风中摆弄优雅的舞姿。

春天代表着美好。雪莱有一句至理名言:“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言辞间无不透露着对春的向往,对美好未来的企盼。是的,我们希望春的到来,春天来了,我们可以脱掉厚重的大衣,换上单薄简练的春装,远离残酷的冬季,享受春的抚摸。我爱春,但春总会过去,万物轮回,天经地义,也许上天觉得春过于美好,所以安排了夏的酷热,秋的萧瑟,冬的凛冽吧!然而,有一种春永远都不会凋谢,那就是生命之春——我的童年。然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也已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了。

脑中会无数次地自问:我,长大了吗?我可以理所当然地去挣脱父母的怀抱了吗?我可以独自去承受这个现实而又残酷的世界吗?我有时也会烦于想这些事,可现实,光阴的流逝逼着我去做选择。而我却始终寻觅不到答案,每次想要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思绪便神游于外,终于,我输给了懒惰,落败而逃,每天总是重复着单调而又了无生趣的生活,迷茫,彷徨,昏庸,每天机械地活着,也许,活着就是对我的一种安慰了吧,我曾试图去改变,然而却发现,来到大学,我只学会了软弱与逃避,我很烦。唯一值得提到的,同时也是我内心可以得到慰藉的便是夜晚入睡那一刻,在童年的回忆中甜美地进入梦乡。

小时候,跟着几个哥哥像男孩子一般玩耍嬉闹,有时捉迷藏,甚至爬树,在现在看来很无趣的事情,在当时总是能找到无穷的乐趣。白天有时会在戏台子上玩追赶游戏,记得当时最疯狂的是在快被别人追到时,甚至会从一米高的台子上直接跳下来,却一点也不害怕会 跌倒。当时玩耍的那个台子据说是元代的建筑,挺古老的,由于保护不够好,有些赭红色的墙片已经剥落,房子里面也有点阴暗潮湿,但对于当时的顽童来说,当然不会顾及这些了。

每逢村里的大集会,总会有戏场子,于是我们几个小伙伴便会很期待放学,一放学我们便会狂奔到戏台下面,买些吃的喝的,之后会跑到后台,给自己的脸上画上花花绿绿的脸谱,依稀记得当时最喜欢红脸关公了,而到了真正看戏的时刻,我们却早已在各自妈妈的怀里安睡了。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那是年少的我们对世界充满了好奇,所以我们才会表现得那么兴奋而欢畅。

类似的快乐太多太多。夏天的夜晚,大人们坐在树下乘凉,我们孩子便在他们的身后,荡起轻扬的秋千,一摇一晃,悠闲而又惬意······

现在的我再也不会发出那样爽朗的笑声了,当时年幼的我们有资本不去面对不去承受这样残酷的世界,当时的我们没有负担地成长着。

我喜欢入睡时的感觉,它给了我时间和空间让我休憩,让我去追忆那已流逝的飘渺的梦,因而我也害怕醒来,一旦睁开眼,我就要面对现实残酷的竞争。

那一抹生命中的春色,是我一生中最美丽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