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
高一 散文 1503字 198人浏览 想易的我

燥夏,饭饱,遛弯,环什刹海。

这是一个美好周末夜晚的开头,甚至也能看到美好结尾。

从家门出来向南,顺着不该属于夜晚的鼓噪,我走到了五彩斑斓的前海。灯光,建筑,水面,道路,空气,人群。如果只能用一个词概括那就是——五颜六色。我走在五颜六色中,就像放在绚丽的旋木上的笼中仓鼠,满目迷幻。燥热中蒸腾着各式气味:脂粉,孜然,炸灌肠,棉花糖。它们根据载体和自身的密度以及风力充斥在空气的各个角落,与它们争夺领域的还有汗液,香烟,鱼腥,酸馊。此刻我的心情,却无法像它们一样,清晰地一一罗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夜深,岸边酒吧的歌手们更加声嘶力竭起来,于是游船上的琵琶女大珠小珠落玉盘起来,于是共振让前海里的鱼在这样一个夜晚终于躁狂起来,疯狂地咬向夜光钩,欣喜若狂了夜钓人。穿插在我身旁,各种各样的狗在人群中低着头慢慢地走,想快也快不了,它们急促地呼吸,大概是靠近地表的空气更优质一些。地表处只有一个算命的老头坐在路灯下愿者上钩却无人问津,所有人都只求今夜不问前程。银淀桥,桥上桥下拥堵的同桥身一样致密。它的斗拱像一个临时碉堡,无数人和车攻上去,挤下来。伴着歌手们如同变色龙的调式,变一次色,一种调子就出现了,直至拼凑成一首歌。场面威武雄壮。顺着河流的栏杆前进,一个卖老北京冰棍的老人,脚下堆满了冰棍纸,像踩在了一朵杂乱的蓝莲花上——它会一直盛开到明天早上。

沿后海北沿,一路向西,人群逐渐递减,光怪陆离留给了身后的什刹海。可怜她浓妆艳抹,自此流入烟花巷。我实在不忍看如此熟悉的她,只身左挂,进去了甘露胡同。

走过甘露胡同,人流像滔滔江水闪入支流,突然少而缓慢下来。鼓楼西大街的接踵而又浮躁的汽车,更是将南北两面划分出繁华与安静,颇像泰晤士河上的渡轮。自新开胡同一路北上,是夜幕下接近尾声的羞涩。路边洗漱的人们露出倦意,行走的三三两两,从黑暗中挪步而出,消失到另一个黑暗里。几个老北京保持着这样的夏夜,拿着蒲扇坐在胡同口的马扎上,一口京片子说着不着四六的政治与家常,但他们的脸庞上却分明流露着真正的生活。大石桥胡同顶到了西头,竟收束在两个孩子的歌谣声中。抬头看见这轮廓依稀的寺庙,我像一个自作聪明的孩子,想象着如何沿着别人记忆的影子一路顺藤摸瓜,然后编出各种优劣的理由,深入敌后,一探究竟。而一切小聪明都在这苍凉的沉寂前灰飞烟灭。如果残破的山门只讲述历史的苍凉与衰败,那寺里另一种繁忙中的宁静却如同时光和影像的百千回。胡同里的印刷厂在白炽灯的映照下像五十年代的海市蜃楼,映射着曲折多变,四通八达。所有被征用的房子在夜晚里宁静,连还在运着的机器也温柔下来,几个加班的工人穿着白色的跨栏背心在屋子里,像还俗的僧人埋头苦干。我是一只游走在院落与廊上的猫,与另一只黑白相间的打盹的猫相遇,直视了一会,散去。传达室的灯光是柔和的黄,照着所有不应该属于这个年代的沧桑。小八道湾向南,几个打篮球的少年归来,我们各自沉浸在各自的世界,擦肩而过。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兀的一种平静,攫住了我的心。身,只叹什刹海对岸的万千灯火,都抵不过面前的指路灯弥散的昏黄。

一路向北,至家,合眼,沉睡。

醒过来,这看似仅仅是北京,其实也是济南。每个城市都有其浮躁和平静这两面。在其里生活的我们也在两面间不断沉浮。当我看着满目疮痍的繁华时,心中其实是莫名的悲凉。这种繁华是很浮躁的,他面孔狰狞地将光怪陆离留给我们,让我们眩晕,迷茫,会逐渐失去对心灵感受的倾听,而只是去满足物欲的简单享受。我向往着梭罗的瓦尔登湖,那是怎样的一种脱离尘嚣的宁静与自然。社会将不断前行,不断繁华,但我们可以守住内心的平静。心无染着,欲界也成仙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面对眼前这个过分繁华着的生活,我只是想说:平淡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