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六年级 说明文 4172字 118人浏览 艾康康的老巢

遗弃

世界在马不停蹄地向前走,却以冷漠的姿态撇下了许多人。

走过初中,远看有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佝偻着身子,俯身把手伸在垃圾桶里掏着什么。阳光如上帝手中金色的刻刀,将老者雕成一座灰色的浮雕。

走进,他的头发花白,发间夹杂着不少头屑,长发凌乱,却也用根破布条扎起,拖在破旧、脏兮兮的棉外套上,像一位跛足的流浪者,孤零零地随他的动作一上一下。他从垃圾桶里伸出手,手中拿着一根啃了一半的鸡腿。他如获至宝的将它放在沾满油污的口袋里,脸上漾开了微笑,像泥尘中开出的一朵花,吸吮着酸苦的汁水。

再伸手,他在垃圾桶里翻动了好久。“哗啦啦”,仿似里头已被他翻了个遍,我驻足看他拿出了什么。谁知他竟一个接一个地翻出塑料袋、纸张和纸盒子,像是要拿去卖钱。最后,他掏出了一个酸酸乳的纸盒,上面还插了一根吸管,弯折的弧度已至极限,却仍没有断,像是一个个经受世间万般打击的人,虽身心俱皮至歇斯底里,却仍坚韧地抵触崩溃。老人把吸管插进嘴里,使劲吸了几下,“呼噜噜”,还未喝尽的牛奶悉数进了他的肚子。他满意地咂咂嘴,仍意犹未尽地摇了摇。

阳光很暖,很明媚,像金色妩媚的郁金香,散发着温柔怡人的芬芳。阳光下,有我在散步,有一对情侣在窃窃私语,有无数人在忙碌地赶上前,也还有一位老人一身脏乱,在垃圾桶旁寻找生存下去的口粮。阳光很暖,却暖不了世界的影子。

老人发现了我,我忙向他一笑,他却警惕地看着我,没有动作,没有表情。我心中升起一股悲凉,快步离开。

街上人来人往,人群熙熙攘攘。商店前门庭若市。一个小女孩拿着一根糖葫芦,咬了几颗,便扔在地上,拉着妈妈赶向前方的棉花糖。

我回身一看,那个老人已移到了另一个垃圾桶旁。他在向前,我们却走的更快。他孤零零地一个人在身后,像被遗弃了一般。

光影交织的世界

前几日,在网上偶然看到一组慰安妇的照片。照片里光线暗淡,一位八十几岁的老太太眯眼对着镜头。脸上的皱纹像百年老树干枯多褶的皮。灰白的头发像一窝脏乱不堪的杂草。

那位老太仅抿着嘴,没有笑容,没有憎恶,一派平静。一直没有人肯娶我。好几年以后,河东村一个丑汉子才要了我„„结婚6年,没生下孩子,丑汉子就不要我了„„看着屏幕上一排排苍白冰冷的文字,我觉得有一张没有眉眼的脸在向我笑着,笑着笑着,声音却哽咽了起来,眼泪从本该有眼的地方流了下来,浑浊的混杂了黑暗往事的泪,眼泪是自己抹去的,不看那些肮脏的人也罢。

走在阳光下的街道上,看到一群穿短裙、长靴的,头发挑染成金色、蓝色的女孩,拔着身姿,像矜贵的公主昂头走过,我的心却一次又一次地走进阳光的背影里。

她们崇尚多子多福,丈夫孩子热炕头,是她们生活和理想的全部。„„她们不停地劳作,不停地生孩子,直到丧失了这种能力。母亲是这样,自己是这样,一辈辈人就这样过来了……她们9岁订婚,十五六岁出嫁……”,如此花样年华,却被西北贫困的黄土一截截掩埋,像一个刚出生到世上的婴儿,不谙世事中便被溺死,西北的女性没收到教育,继而陷入“无知---漠视教育---更贫困”的怪圈,她们的苦难何时有尽头?她们的出路又在何方?

我想象中的好应该是古代仕女般秀美而贞静。她们合当穿一袋草绿色绸衣,拿一把绣

蝶雪扇,着一双镶有珍珠的软鞋,从春日杏花中袅袅而来。可实际中,女子却是一切苦难的直接承受者。战乱、贫困也好,被挟裹在时尚里自虐般地求美也好,女子用纤细而柔韧的身躯承受这一切,可有谁曾问问她们,你们心上的缺口补好了吗?

日本的道歉,她们在有生之年会听到吗?走出黄土走向自由生活的日子她们何时等到?她们何时才能走出那一方阴影,走进祖国为她们创造的光明?

一天

“啪。”一个文件夹被扔在桌上。杨国栋茫然地看向女上司略带薄怒的脸。“杨国栋,你做的这个企划案到底怎么回事?想法老旧也就算了,为什么数据上有这么大出入?”

“没啊,我……我认真核算过的。”杨有点不知所措。

“核算了怎么还出错?你有认真对待工作么?”上司从一堆文件抽出一份递给他,“给我好好工作,公司不需要吃干饭的人! ”

“……好的,我知道了。”走到办公室的杨回头,看到自己的上司在明亮的天光里像线条般干练、简洁。(看看自己的上司那干练、简洁的身影。)“年纪差不多,薪水职务比我高,连办公室都向阳! 哼。”杨不满地嘀咕。

回到家,抽着烟,依在沙发上想着心事。这时,门口发出声音,妻子回来了。

“啪。”妻子把包往沙发上一惯,“抽抽抽,就知道抽烟,早晚抽死你!”

“你回来了(就)不知道先做点饭啊!冷锅冷碗的,让人吃什么啊?!”妻子眉毛一挑,眼角一扬,露出生气的前兆。(显露出很生气的样子)

“我这不是要工作吗……”杨出声想辩解。

“就你工作,我不工作是吧!”妻子把碗碰得发生沉闷的、死人临终时挣扎的声音。(妻子把碗碰得响响的,那声音让人感到沉闷,听在心里,就像是死人临终时挣扎的声音,让人悚然。)

(我这样改,把读者的心挑动起来了,不淡漠了)

“给我接媛媛去,自己的孩子,你说,你接了几回?”

杨如逢大赦,一刻不缓地逃离妻子网般的咒语。(妻子连珠炮般的数落)(咒语一词一用,两人就是敌人了)

“叮铃铃。”走在半路上,杨的手机响了。“妈。”

“儿子啊,最近身体怎样,工作不错吧?”

“……还好,挺顺的……最近还升职了呢……”

“这就好,这就好。儿子啊,媛媛三岁了,小华身体还好吧?”

“……还好。”杨说话间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和小华再抓紧生个儿子吧?你爸在乡下老盼着抱个孙子,趁年轻,你们再生个啊……”

“哎,妈,女儿不挺好的吗,如我们再生一代,对我们来说,负担太大了。”

“你个孩子说什么呢?养儿防老。你们不在上海都买了房子了吗?生个小孩能费啥事儿?”

“妈,你真行……”

“我可给你说啊,老杨家的香火要在这儿断了,你爸可没脸见祖宗。”

“哎,妈……”“嘟嘟。”电话被一下子切断了。

幼托所到了。

杨从老师手里接过白嫩的女儿,牵着往家走。夜凉如水,可星星还不错。

“爸爸,我要骑马马。”女儿拽着食指,撒娇道。

“爸爸腰不好,脖子也疼……”

“不嘛,我要骑,我要骑!”

“…好。乖乖,上来。”杨忽略自己疼痛已久的腰,弯身让女儿骑了上来。虐软软的身体靠着自己,他心中的责任,负担似又多了一份。

“回家早点洗洗睡吧,做个好梦。”杨如此想道。

半生不熟的八宝粥

觥筹交错的盛宴中,起坐喧哗的酒席里,我眼波流转间看到了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兴致蓦地被一股酸楚败了。我意兴阑珊地看向桌上的珍味,心中却似久旱之树渴水般想喝陈婶做的八宝粥。

香气四溢,热气腾腾,红枣膨胀了身子,裂开灿烂的笑。这是我记忆中陈婶做的八宝粥。陈婶到我家来做客,总会给我们带一保温桶甜腻适中的八宝粥,她也总会在我的狼吞虎咽中噙着泪向妈妈抱怨伯伯的种种无理取闹。

伯伯对婶婶不好,我从小就知道。渐渐长大的我,看到陈婶姣好的面容上泪痕始终未退,心中也对陈伯有了不少偏见。

可如今,我不住地为自己的这种想法而羞愧。

“xx ,伯伯来了。”

我走出房门,看到伯伯穿着一身老旧却整洁的大衣,手上提着一个陈婶无数次提来的黄色保温桶,才想起妈妈前一阵子说的陈婶生病的事。

“伯伯,婶婶的病怎么样了?”

“好多了。这不,还弄了粥给你送来。”他仍是年轻时爽朗的笑容,“来,快吃,还热的。”

我端起粥碗,大喝一口,装出一副信息满足的样子。“伯伯,婶婶的粥就是好吃!”“是的咧!”他得意地扬扬眉。

“国华,红方的病,钱还够用么?不够的话,我这边„„”爸爸与伯伯在一旁聊天。 “哎,钱还是够用的。我有不少积蓄,厂里工资也不少。”伯伯的声音轻描淡写。 我本在氤氲的白气中大口大口地吞着八宝粥,听到这话,泪却都没有预兆地流了下来。我将粥碗抱进房间,对着那碗粥怔忪着。

粥是半生不熟的,红枣干瘪的身子像是被岁月侵蚀的枯树,薏仁生硬的口感让伯伯所做的掩饰无所遁形。粥哪是婶婶煮的?这般半生不熟。婶婶的病哪里好得那么快?前日与我通电话时的声音还那么虚弱。工资、积蓄哪里有那么多?钱够用的话,伯伯哪里用得着放下身段去酒店端盘子?可他做的一切让我没有勇气去戳穿这个以爱命名的局。

我打电话给婶婶,她的声音透着一丝甜:“你大伯最近什么都不让我做,对我可好了,要是以前就这样就好了„„”我能想象伯伯软言软语地对躺在床上的婶婶说出让她安心养病的话,能想象他对婶婶温言道:“你歇歇,我来。”然后在厨房里动作生疏地做出一锅粥。

还记得不久前看到的他在酒店端盘子的样子,高大的身子略显佝偻,眼里藏了小心翼翼与疲惫,但是即使佝偻却依然能看到他的尊严与责任感。

婶婶的八宝粥自始至终都是口齿留香、温暖的,可伯伯半生不熟的八宝粥在隆冬里才能品出其中的美味。

我忘了,婶婶一年到头爱吃的都是那碗八宝粥。

多情自古伤别离

Z 将离开,带了一大盒巧克力和一袋海苔给同学吃。她在人群中静静地笑着,风姿清雅,像一朵茎杆纤直的雌菊。她用两指捏起一块巧克力,抿嘴莞尔:“” , 怎么不来吃呀?“我怔怔地向她走近,身后沉重地书包似给这份告别又添千斤重。

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只论缘分,我自己都难以置信,自己对相处不过两个月的Z 会有如此深的喜欢,像一粒被风吹来的种子,在时间深处,不过须臾就长成了参天大树。“Z ,你走了,怎么办?怎么办……”本来和G 说好,不在Z 面前哭,可泪水却像夏季丰沛的雨水,一旦下了,怎么也停不住。我像个傻瓜,像个复读机一样,呆呆地用哽咽的声音重复着这句话,仿似有了这句话,时光便会如往昔般静好,现世便会如想象般安稳。

“呦,班长,你是得多喜欢我啊……”温柔的话语渐不可闻泪眼,朦胧中望去,她的眼也红了。我没有再待下去的勇气,抓起书包,跑出教室。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人生也不过是一场又一场觥筹交错的盛会,可为什么属于我们的时间是如此短暂,如熹微乍现?

已过了一星期,我也终于能够提笔写下这件事。打开电视,看见有老人用杆子在水上写字。字尚未成形,便散了。一个字尚未消形,另一个字却已抢占先机。此刻,在我看来,生命的历程像是写在水上的字,顺流而下,回头再寻之时,总已失去了痕迹,因为无论多么费力地在水上写字,水和字都不能永恒。

爱也是流水上的字,当我们说爱时,爱已流到远处。美丽的爱是水上的诗,平凡的爱是水上的公文,而离别的爱却是流水上飘过的枯叶,落下时,总是无声飘走。

窗外月色如霜,夜凉如水。而万物如水,万事万物皆来自偶然的因缘,在汹涌或平静的流水中,顺溜而下的我们何尝不是水上的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