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记忆深处的眷恋
高一 散文 850字 819人浏览 zeng6891

年轮一个又一个的着,岁月一点一点的流失着……

那是很小很小的时候,我还住在那老式的房子里。那很古老很古老的房子,只有两层,外面是一层粉白的泥浆,屋顶坚挺的耸立着两个“牛角”。那正中间,是一扇高挺的大门,我想,那门或许比那时的我的大腿还粗吧。走进大门,那是一间宽大的客厅,客厅两旁,又依次分别有两扇小门,那门里,便是那小巧的卧房吧。二楼的布置格式基本一样,只不过,在乡下人家,二楼应当还有个供神的神位儿。再说那大门外,是一个不甚宽大的院子,记得更久的时候,那院子总是坑坑洼洼的,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整整齐齐的铺上了水泥。在这“牛”似的房子两旁,同样是两座白色的平房,只不过少了一层而已。右边的平房镶嵌着前门,左边的房子便是后门了。再说那院子前的花草,更是芬芳了。与花草相依相偎的,是它那前方的菜儿们……

那是很小很小的时候,或许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喔喔喔"还未响起,大门下的那盏灯摇摇晃晃的闪着阵阵黑影,那繁琐忙碌的身影穿梭其间,那个应该是我的曾祖母吧,早早的起了,作起了稀饭,奶奶和母亲,婶婶,姑姑们,围了头巾,端出一碗碗飘摇着阵阵热气的粥儿,大口大口的喝着,星星们还未隐去,隐约在天上撒着欢儿……吃完了,便拿起镰刀,也不知干什么去了,只觉得很有一番趣味……岁月一圈一圈的画着圈圈儿,我一天一天的长着个儿,渐渐着慢慢着,才知道那原来是割麦去了……我这才恍然一惊,小时候,很小很小的时候,在那平房上收麦的时候,我总不免问几句:“麦子哪来的呀?”大人们总是笑笑:“你做梦的时候来的呀。”望着那金黄麦穗儿,不禁浮想联翩:有一天麦穗儿都会成了黄金吧!大人们还是笑笑:“是啊,早晚会成黄金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还记得那时的夏天,总要吃一种梨子,它绿绿的,却很有一番滋味,那香甜的果汁,那肥嫩的果肉,还有那甜蜜的事,甜蜜的人儿,甜蜜的民风,质朴的生活,总是在那夏芬中荡漾,散发着迷人的芬芳……

在那嘻嘻哈哈中,童年慢慢的,伴随着一个个春夏秋冬,伴随着那冰淇淋,棒棒糖,葵花籽,糖果酸,一次次哭泣的欢笑,终于流进了记忆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