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走过的日子作文
初一 记叙文 2104字 597人浏览 cssonly

你我走过的日子作文(一) 你喜欢茶,走到哪儿,都喜欢拎着茶杯,当你掀开茶盖时,那浓浓的茶香氤氲在空气中,让人心旷神怡。 现在,突然发现你也如茶叶般枯瘦。不见你矫健的身姿,不见你健硕的肌肤,只见你那弯曲的手指,深深地皱纹,秃秃的头顶,那是病魔将你折磨到这个样子,让人看了如此心疼。 你陪我走过的日子是短短的童年,是一次次的误读与简单的包裹,是你无声的爱与我的幼年无知彼此充实。爷爷,到了此刻我才懂得了你,原来你是爱我的。你冷峻古板我却爱笑,你沉默寡言,而无知的我却把你无声的爱误读了,我对你心怀不满,你对我却满怀期待。 你陪我走过的日子是心疼的青春,我也在疼痛中长大,我不会再轻易任性,我怕我习惯了你那温暖的怀抱后,你又突然离去,我会茫然该何去何从。 你陪我走过的日子是种种误会交织的鸿沟,任性的我不知道化解,只是让彼此的误会愈演愈深。在我生日前夕,我打电话回去,问你:“爷爷,我生日你会来吗?”“爷爷可能不会来,再看情况吧!”你的回答给我泼了一瓢冷水。可在生日当天,你病来了,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我的眼眶模糊了,但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怕你也伤心。那天,你送来了许多我最爱吃的东西,当爸妈数落我的时候,你处处维护我,怕我生日过得不开心。当我和你离别时,你不舍地望着我直进入教室才离开,你殊不知,当我转身的那一刻,我已泪流满面。放月假回家,在与奶奶的谈话中,她说:“你这孩子,过生日就过生日,为什么一定要你爷爷去呢?你明知道爷爷有病,还这样瞎折腾他,我不让他去,他偏要去,说孙女过生日,她又想我去,不然她会伤心„„哎,说实话,他是怕再也不能陪你过生日了!”我此刻才明白原来爷爷的身体已经如此糟糕了,年幼的我长大了,爷爷也老了。 原来你我一起走过的日子里不仅仅是一次次彼此的误解,也有爱,也有幸福。 你我走过的日子作文(二) 花儿开了又谢,来年依旧是那么鲜艳;风儿不停地吹,从来都不曾消失;秋千前后摇摆,最终还是回到原点。 地球不停地转动真,日子依旧这样过着,而你已不在我身边。向上天许愿再与你相逢却是奢求,只能回忆你我曾走过的日子。 种花 你是多么喜爱花,即使是一些廉价的花你也会喜欢,把它们当做是自己的最爱。那天我正在楼上看书,你叫我提昂上去很紧急。下楼来却是要把我那盆已奄奄一息的茶菊花给移植到地里。你说如果再不把这盆菊花给移到地里来年就会死。于是我扛着锄头,你捧着花盆走到了屋檐旁的一块空地上。你仔细地端详着寻找一块“风水宝地”。当你选好地方,我用锄头挖了一个坑。你从花盆里小心仔细的取出茶花放在坑里,用手把土盖住,再严严实实地拍打几下。你站起来对着茶花微微一笑。夕阳下你的微笑是多么沁人心脾。 很快一年过去了,你领着我来到茶花旁。这时的茶花开得多么灿烂,()而你也笑得跟花儿一样。我看了也跟着笑起来,不知是因为花儿开得艳丽还是你的快乐使我感到快乐? 抚摸 你的手是那么温暖,那么有安全感。每当你的手轻轻抚摸我的背时就感觉后背暖暖的,整个人都仿佛放松了些。因为有你的关怀,我就感觉世界上什么都是有爱的。 当我感到疲惫时,你的抚摸让我放松、愉悦;当我感到害怕时,你的抚摸让我放心、安全;当我伤心时,你的抚摸让我感到安慰;当我„„ 茶花已不再开放,你也像茶花一样再也不会回到从前那段灿烂、快乐的日子。 你我走过的日子就像太阳一样光芒四射,照耀我整块心田。茶花虽已枯萎,但我的心田已开满了灿烂的茶花。 你我走过的日子作文

(三) 你我走过的日子,看上去很近;你我走过的日子,实际上很远。 还记得小时候,我最期盼的就是放假,因为只要是放假,我就可以去我的外公外婆家。在那里,我没有作业的烦恼,只有每天和小伙伴玩耍的快乐。 我的外公外婆也很希望我来,每次当我一到我的外公外婆家时,他们便会上街去买很多的好菜回来,弄给我吃,总害怕我没吃饱。到了夏天,我的外公外婆就会将家里一床没人用的席梦思搬出来,仔仔细细的擦洗干净,然后就摆在客厅的地板上,给我用来在上面趴着;看电视;滚来滚去;等等,等等。有时候我累了,就会躺在这床席梦思上休息,我的外公外婆就会马上来给我用蒲扇扇风。 可在我的外公外婆,我更喜欢我的外公。 我记得那时,我去我的外公外婆家,吃完

中午饭,我总会去帮我的外公按按腿,顺便也问我的外公一些问题,就这样,我的外公成了我的启蒙老师。 在我的肚子里装满十万个为什么的时候,鲤鱼江电厂已经建好了,碰巧我的外公外婆家就住在鲤鱼江电厂的旁边,我也就最先对电厂的设施开始提问。我的外公总会很细致的帮我解释,就比如说传送带,我的外公就把它的每一个部件都非常细致的讲解清楚。 我的外公外婆家床不够,所以我就会和我的外公睡一个床。夏天的时候,

我的外公总会将风扇很细致的对着我吹;而冬天,我的外公就会大晚上专门起来给我盖被子。 可是现在,我在也无法去问我的外公问题了,他去世了。 现在流给我的只省下记忆,正如开头:你我走过的日子,看上去很近;你我走过的日子,实际上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