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原谅我
五年级 记叙文 2365字 550人浏览 逯洋22

在中國的中西部地區,有一座美麗的山城--重慶。那裡山巒起伏,依山磅水,河水清澈見底,樹木繁茂蔥郁。在這座城市的南方有一個充滿祥和氣息的山村,人家戶雖然不多,但人們的生活還是過的比較充實。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囪煙筒中不時的冒出一縷縷青煙,更為此時的氛圍增添了幾分寧靜,安祥。兄弟們,集合了! 一個聲音打破了早上的寂靜,這個聲音來自於一個七八歲大的兒童--田小葦,他在這個村莊的地位可不一般,因為他是這群人的老大,說白了就是孩子王,這群小孩的領袖。他們的生活過的也比較充實,唯一不足的就是他們都是一群留守兒童,雙親或者是單親都外出打工,很難回家一次,所以他們的世界裡就少了父母的疼愛,呵護,骨子裡多了一鼓玩鬧於不羈。爭由於他們的嬉笑聲給這個村子裡的老人帶去了心靈上的充實。而田小葦就是其中的一位。自他三歲起,為了生計他父母就把他交給爺爺養育照顧,也是從他懂事起就記不起父母的模樣,因為他父母自從外出後就一直沒回過家,所以漸漸的他已習慣了沒有雙親在身邊的生活。鋒子,走,我們到後山掏鳥窩去。老大,要不要梯子啊,樹高爬不上去啊! 笨蛋,你不會不代表窩不會,知道不?就算要梯子,你扛地動嗎,人都沒竹竿高,還是得了吧你! 老大說得是,就按你說的辦吧。恩,走。小葦和鋒子說走就走,隨著他們的腳步聲,他們很快就來到了後山,他們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那一系列的行為,那叫一個仔細,如果將來加已培訓,肯定會是一名出色的偵察兵。老大,我發現了一個鳥窩,快來看啊。鋒子抬頭一邊盯著前面一棵樹,一邊叫喚著小葦。知道了,馬上就來,我靠,不會吧?那麼高,敢情那些小鳥欺負我不會爬樹,是吧,那就讓你瞧瞧俺的厲害. 呸,呸田小葦發完腦騷過後就朝自己的一雙小手上吐了兩口口水,搓了兩下,然後抱著樹就往上蹬,其靈活程度不下於那些猴子,幾下就爬到了鳥窩旁。他慢慢地探出腦袋,往鳥巢裡一看,蛋沒發現一個,倒是發現了兩只幼小地小鳥,看模樣,破殼也就幾天,不會飛,只會一直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看著窩裡一直啼叫不停的小鳥,小葦的心裡就莫名其妙的生出了想媽媽的念頭,小葦甩了甩腦袋,終究不忍欺負小鳥,就抱著樹干滑了下來。鳥窩裡沒蛋啊,唉,倒霉! 今天又沒什麼收獲,走,我們去其它地方逛逛。哦。就這樣,田小葦帶著沉重的心走出了樹林。到了下午的時候,他始終覺得心裡堵得慌,他知道他放不下那些小鳥,於是他就回到那棵大樹旁,聽見幼鳥還債啼叫,於是他就爬上樹,來到鳥窩旁,看見小鳥還在叫喚。心裡就莫名得心痛。覺得這兩只小鳥和自己一樣都是孤兒,被父母拋棄了。鳥兒,鳥兒,別害怕,我來照顧你吧! 他小心翼翼的拿起小鳥,將它們放入早已准備好的袋子中,綁在腰上,拉了兩下,確認綁緊了就慢慢地滑下了樹,將它們帶回了家,藏了起來,然後又跑到田野間捉蟲子喂小鳥。看到小鳥吃飽後,他就有一種自豪感:我救了它們。就這樣整整忙了一天。晚上在喂過小鳥最後一次蟲子後就上床睡覺了。隨著一聲雞鳴,弟二天已經悄然來到,晨曦照在大地上,所有的一切都已明朗,黑暗也隨著陽光的照射而消失。啊,又是晴朗的一天,吃過了早飯後,又去找那幫小子玩打地主。田小葦掙開庸懶的雙眼,喃喃自語道。他很快起床做好飯,就等著爺爺回來吃飯了。小葦,飯做好了。隨著放農具聲音的傳來,田小葦知道爺爺回來。恩,做好了,快來吃吧。好呢,等我洗個手啊。在吃過晚飯之後,爺爺照樣下地干活,而田小葦就干著千篇一律的事,收拾好碗筷過後就鎖上門找同伴玩去了。這些事情他本不該做,可不做又不行,奶奶死得早,爺爺又要做農活,實在沒辦法,他就操勞起了這些家務事,誰讓他家裡就這麼兩個人呢。不行,為什麼你每次都演農民頭兒,你倒好,上次帶領農民追著我打,害人家摔了一跤。是我說了算還是你說了算?誰讓你長那麼胖,你不演誰演?難道讓我演,你看過有哪個地主長得像我一樣壯得?我看你就是一頭諸,笨死了。是,是,是,就照老大說的,好了吧。不過每次都人那麼多人服飾我,還挺好的,呵呵! 找死啊,開演了! 隨著大鬧聲,一段打地主的插曲就演上了。隨著游戲的開始,進行,結束,時間也在慢慢的流逝著,不知不覺時間就已經到了中午1點多鐘,大家都覺得肚子裡空蕩蕩的。老大,我快餓死了,我要回家吃飯了。胖子認不住

饑餓,就首先告繞了。恩,也是,我也該回去做飯了,不然爺爺會挨餓的,解散。哦,耶。田小葦的話已出口,大家都如大赦般四散回家。田小葦回到家中,就往廚房跑,帶上火柴,拿了一把引火柴,正准備抽出一只火柴擦然,他渾身就如遭受晴天霹靂般顫抖著,因為在他眼皮底下地豁然是2只渾身發著抖地奄奄一息的小鳥(當初他怕爺爺不准他養小鳥,就把小鳥藏在柴堆裡) 。田小葦急了,於是他急忙沖出廚房,直奔田野,到處找蟲子。因為他知道,小鳥快餓死了。當他捉到一些蟲子的時候,就急忙往回趕,他希望還來得急,來得急趕回去救小鳥的命,他一邊跑一邊祈禱著:你們要撐住,我就快趕回去了,你們一定要撐住啊! 當他趕回去的時候,看到的只是兩具冷冰冰的屍體,沒有一點生氣,沒有一絲體溫,晚了,一切都來不及了。這時,田小葦的臉龐淌下了兩行熱淚,他恨自己的粗心,恨自己的不負責。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自己為什麼那麼健忘,它們才到這個世界沒幾天,連飛都還沒學會,就這樣死了。都怪我,要不是我把你們忘了,你們也不會死,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田小葦痛哭著,他恨自己的無能,他托起兩只小鳥的屍體,走向後山,找了個地方,就把小鳥給埋了,磕了幾個頭,已表示對小鳥地懺悔。後來他上學,也從書面上知道了那時的兩只小鳥不是被拋棄了,而是它們的父母都外出補蟲,給它們充饑。知道了這個知識之後,田小葦就更加的有負罪感。本來一切都不該發生的事情就被自己一攪活,就發生了不幸的事。之後,他

從不趕傷害動物,連魚都不敢殺,或許就是對自己當初的一種贖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