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
初二 散文 2字 444人浏览 文档pig

心中一直有着太多的话想说,愈积愈多,现在反而不知该如何表达。想的太多,眷念的太多,它们整日在我的心底盘旋,仿佛在等待着一个可以爆发殆尽的时刻。而我却惯于沉默。我的过往,我的情感,以及我的遥想,它们就像是我体内的另一个世界,它始终清晰地存在着,别人从不知晓,可我熟悉它每一秒每一刻发生着的变化。

如果我的某一段时光变得不再宁静,我的每一日变得焦灼不安,那一定是因为我开始牵挂了。心中有了牵挂,却又固执地不肯放下;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会迷恋上夕阳,我会迷恋上暮归的羊群,我会迷恋上他的笑容。

只是,我对他的牵挂,他不曾知晓或不愿珍惜,我为此而忧伤。我忧伤了,忧伤了,所以我愿手执牧笛,独自,对着夕阳吹奏一支绝世的乐曲;然后,便让那沉默地在暮色中飞翔的大雁把我的忧伤带向遥远的天际,随时光流走,不再回头。

我有太多的话需要说出来,我有太多的情需要安稳下来;就像一粒种子,它愿落地生根,从此孤寂地生长,孤寂地死去,却也不愿在美丽的湖水上飘荡一生。

我单纯地令人吃惊,尽管我想的很多很多。我渴求着一种改变,改变自己与改变外界,可每当我开始改变时,我蓦然惊醒;原来,我并不是像我自己想象的那样,世界也不是如我想象的那般。我有一点欣喜,我有一点落寞,我有一点无措;内心的云海翻腾无法描述。既然无法表述,那也就罢了吧;罢了,罢了,或许这世间的一些人情世故、儿女情长本就无法解说,过于追究只会徒增烦劳。

有人问我为什么想的这么多,有人问我活的累不累,有人问我为什么既单纯又成熟;我说这是因为我敏感多情,这是因为我有点虚荣,这是因为我想固执又无力地以一种愚蠢的方式展现自己的存在。这样的答案,或许是对,或许是错,我自己也不得而知,别人亦不会深究。是啊,这就是我们,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体会,曾在某段岁月里酝酿着一份浓烈的情感,纵然心底有着万分的渴望,可却又偏偏没有办法描摹出它的形态;自己很为此而着急失望。

我还是个流浪的孩子,我喜欢流浪,只不过这个世界的五彩缤纷撩动了我本就奈不住寂寞的心;于是,我也喜欢上了热闹。曾经认为,寂寞是不属于我的,热闹是属于他们的,而愈渐长大后又开始懂得,当自己主动地去争取时,我的世界真的可以既有花开的寂静,又有鸣蝉的躁动。

我在困苦的环境中小心谨慎地成长着,这些年里,只有母亲柔弱的的肩膀可以给我依靠;我没有过多的奢求,我没有过多的欲望,因为我不敢说我懂得生活。我真的不懂生活,我是一张白纸。我只是比大多数人更深爱这恬静的文字,我流浪着的步伐定格在我岁月的沙滩上,一如这似珍珠般美丽的文字,镶嵌在青春的画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