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无阻
初一 其它 1415字 81人浏览 一颗新种子

早上一觉醒来,凌晨的雷电交加、狂风暴雨似乎在我梦里发作,头昏昏沉沉,窗户外一丝的凉风浸到我,戴上眼镜,看到窗外的地面已经干了,那么大的雨这么快就被风一扫而空,不由让我想起了曾经呆过的北京的风。

5月武汉的天气,几次风雨几次晒,今天的天气,除了风在笑,其他什么雷神电母雨婆婆都走了。降了温度,感觉透心凉,因为我在喝雪碧。换了件长袖,塞了几口早餐,发现吃不完,只能又扒了几口吃完后,背上包,向公司出发。 到站下车,掏手机看时间,同时感觉兜里除了手机和公交卡,没别的物件了。得找银行取点钱零花,否则我中午就要陪着风一起傻笑了!边走边从包里拿出银行卡,抬头看到前方正好是和银行卡匹配的银行,银行名还和警察有关,让我存的放心,取的安心,花的疼心……不想太多,二话不说,赶快抹进银行,毕竟上班时间快到了。

取到钱,卡都归位放好,刚准备出银行大门,发现外面很多人在跑,莫非有抢劫银行的?仔细看才发现是下雨了。不巧出门没带伞,把刚取的一百元钞票顶头上挡雨当然也不现实,以为老天见钱眼开而停雨吗?也许,金额太少……没办法,只能孤单的站在银行门口避一避雨。3秒内,我瞬间不孤单了,周围挤满了猝不及防没带伞的人,我一下子被热情洋溢的人民群众包围,与民同乐。雨如泼下来一样,风看到也大笑起来,眼前的地面逐渐被大大的雨珠侵占,这是不是我刚才想贿赂老天的钱,激怒了天老爷,似乎要惩罚我,对我伸出拒绝的手,正气凛然的说:请你尊重我!

我瞥了一眼右手旁,发现一位穿深蓝色长布褂子的老婆婆,驼点背,瘪着嘴,可能是掉牙的缘故,眼睛微微眯着,走的不快,但走的还算稳,左手提了个大布包,试图往我们避雨的人群前贴进来,又顺便慢慢朝我移动过来,我赶紧移开一块地方让她站,心想:天气这么不好,老人家要注意哦。老婆婆抬头看了看我,动了动嘴,却没做声,顿了顿,然后低头对我说:你这喝完了吧?我早上没喝完的雪碧,一直拿着,她问起来,我也顺势仰头喝完剩下的,再把雪碧瓶子递给她,她一边拿着放到布包里,口里一边似乎喃喃的说:也不留一口……反正表情奇怪,我也没听清楚,她向我左边走去。

去过银行的人知道,一般银行都有一个方便轮椅客户通行的坡道,上面也有遮雨的部分,老婆婆这时不知道看到前面有什么,试图直接顺这坡道走下去,不过坡道上已经覆盖了由风吹上来的雨,比较湿滑,又有坡度,她走一步发现并不太好走,退上来后,再扶着右手的铁栏加快步伐走下去。人站满了,我看不到老婆婆去干嘛,我一直朝她走的方向盯着看,旁边的人估计以为我也想去回收旧瓶子,反正我就是目不转睛的样子。过了一会,老婆婆出现在我视线内,右手多了一块泡沫板,她缓缓的举过头顶,可以当伞用,咦?奇怪,刚才我怎么没发现!她举着泡沫板继续向前行,但是刮起的大风,把泡沫板吹得左右摇晃,老人毕竟力气有限,不会儿,她就放下泡沫板,冒着风雨朝着一个垃圾桶走去,时不时觉得风雨实在太大,她又试图举一会,就这样步履蹒跚的前行,我忽然想起了已经过世的奶奶,我的视线模糊了,这风也太大了吧,雨都吹到我眼睛里了。我没哭。老婆婆把每个垃圾桶当成她的每个驿站,收获与失望并存,而有时碰到我这样的潜在客户,她还是能把握住,只不过,我怎么和垃圾桶的地位并存了呢?

雨小了,我朝着老婆婆走的方向看去,她的背影也缩成芝麻点,越来越远,都过半小时了,按理背影应该消失了啊,怎么一直还在我眼前?哦,原来眼镜片上粘了一点小尘埃,我取下眼镜擦了擦,当我再戴上时发现——雨停了。

风雨无阻10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