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角的安详
初二 记叙文 1137字 47人浏览 陈喜经济男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我注意到了那一家人。

他们身上带着浓郁的乡村气息。父母皮肤黝黑,一看就是多年劳作的副产品。他们孩子的皮肤却白净许多。那个男士——我们不妨这样称呼他——拎着一个大麻袋,从麻袋的缝隙中,可以隐约看出一床被褥。他还拎着一个小一点的黑包,里面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xx路公交车到了,我和父母上了车。那一家人在站牌旁的人们全上车后,才犹豫地走进来,一幅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公交车的样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请自觉投币一元。”女乘务员高声喊了一遍。那一家人似乎没怎么听懂,倚在门边的栏杆上,没动。一会儿,女乘务员又喊了一遍,一边盯着那一家人。那对夫妻似乎明白了。那位女士缓缓走到乘务员身边,乘务员疑惑地看了她一眼,许久,那位女士操着一口浓重的方言,略显生涩地问:“三个人一元还是一个人一元?”乘务员大概见怪不怪了吧,用略显冷漠的语气回答:“一人一元。”那女士又问:“孩子能免费吗?”“不能。”乘务员回答的干脆。女士这才从怀里某处摸出一沓破旧的钞票,一张一张地数出三张一元纸币,又把剩下的一沓钞票小心地放进怀里,她随后把三张钞票一张一张地放进投币箱中。

不知是珍惜钱财,还是做给乘务员看,表示自己没有逃票的意图。

我们与那一家人在同一站下了车,看样子,那一家人是为了领孩子看病,跟我去的是一家医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到医院时,医院大门还没有开,排队挂号的人却来了不少。

那位母亲走到了不远处的早点铺,略显生涩地问:“粥和烧饼怎么卖?”“粥四元,烧饼两元。”她略微惊诧,看来那土生土长的消费观念被彻底打破了:“不能便宜点?”“不能。”,那位母亲叹了口气,说:“我买一‘个’粥和两个饼。”说着又掏出八元钱付给老板。

那位母亲买回早点后,先把粥递给儿子,轻轻地说:“儿子,喝点吧。”孩子似乎渴了,贪婪地吮吸起来。喝掉三分之一的时候,他松开了嘴:“我不喝啦。”母亲又把粥递给父亲,说:“他爸,你也喝点。”那父亲舔了舔嘴唇,只是摇头:“你喝吧,我不渴。”她又看了看儿子,儿子也只是摇头。母亲又把粥放在一边,拿出烧饼,递给儿子:“咱们一人吃一口。”儿子很听话,咬了一口,把烧饼递给父亲;父亲也咬了一口,递给母亲;母亲也咬了一口,又递给儿子。那两个烧饼,他们吃得格外漫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看完了病,医生说第二天来复查。

第二天我和父母仍然早早到了医院大门口,医院仍没有开门。

在大门旁边,昨天那一家人,在地上铺了一层报纸,报纸上加了一层被子,被子上,那一家人还在睡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父亲躺在右边,母亲躺在左边,母亲的怀里,孩子睡得十分香甜。他们嘴角的那份安详,如此亲切,让人温暖。但他们身下的被子,紧靠着水泥地,却显出一种对他们的冷漠。

命运对每个人的安排是不同的,但他把不同命运的人放在了一起。

我想,幸运的人需要对这些贫困的人,给予更多的帮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