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最美的时光
初一 其它 1463字 335人浏览 羽月欢娟

每回回梦里,我都会用一种虚拟去碰触那些还隐约投影在心湖的故事片段,打开记忆的窗,遇见与转身,其实都是时间犯下的错,如果,时间可以将忧伤忘记,青春可以将剧集刷新,我们是否还可以再回到当初?一起等过车的站台,那广告女郎,微笑嫣然,隔着光阴,我仍听到了你矜持的心跳,那是我路过的风景中,你雕刻的最美时光。

与燕相遇,实属偶然,而更巧的是,她竟是二十年前我借给她紫色小雨伞的小女孩,更让我吃惊的是,她居然还记得我的名字,那是上次回家,我买好了卧铺车票,还好卧铺车箱并不是很拥挤,我很快就放好了行李,拿出手机准备给家里人打电话。

先生,你好。一位衣着粉红装的女子站在我面前,右手拉着行李箱,面带微笑,我看了看她,明白她的意思。

我打完电话就帮着她将行李放稳在了上铺边上的柜子里。

谢谢你。她对我笑了笑。她不算很漂亮,却十分清秀。

你是上铺吗?我问她。

嗯。

那你就在下铺吧,上铺多有不便。

我真的可以吗?

当然,谁叫我总是乐于助人呢?

是吗?不过我真还没看出来,不过你挺幽默的。看来这躺回家之旅我是不会寂寞了。

也不知为何,我一看见她就凭添了些许好感,正如爱妻所言,我到哪里都有女人缘,但我绝对不是一个花痴的人,我只是对任何人都十分友善与谦和,所以我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快乐。

呵呵。我将包搁在了上铺,准备上去休息,刚刚坐了一个小时的面的,我确实有些累了。 你---你可不可以陪我说会话------

这-------我一时不知所措。

其实我一看见你就认出了你,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1995年6月25号学校放假那一天,我拿好了成绩单准备回家,可天偏偏下起了大雨,而我当时并未带雨具,没办法,我便跑到你的宿舍,当时你住二楼一号房间,是不是?

是啊,然后我就将一把紫色的小雨伞借给了你,对不对?听她这么一说,我还真记起了一些事情,当实的画面又隐约在脑海铺散开来。

------

你---你在想什么呢?她打断了我的思绪。

人生真是奇妙啊,想不到时隔这么多年,我们还能在这里遇见。

嗯,但到如今我都没有将那把漂亮的雨伞还给你。

是吗?这我倒忘了,不过一把伞而已,而且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提它干什么? 它虽然已很陈旧,而我一直保存在我的小箱子里。

你还真是一个细致的女人。那时你还是一个小女孩呢,如今已被岁月磨砺得更加美丽和成熟。

谢谢,但你看上去依然年轻,被幸副滋润的人永远都不会老吧。

是吗?那你的孩子呢?应该也大了吧。

她摇了摇头,我看见她的眼神里忽然划过一道忧伤。

我离异了。

对不起,我多问了。

没关系,你看我现在一个人不是挺好吗?

------

列车到站的时侯,天还没有大亮,一天一夜的旅程太过短暂,而我们说了好多话,我们将整整二十年的时光剪接成一串珍重。我帮燕拉着行李箱一起走出了火车站,其实天空正飘这小雨。临别的时侯,她从箱子里取出了那把紫色的小雨伞递到我手里。

谢谢,谢谢二十年来一直不离不弃的陪伴。

我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是突然觉得心里生出些莫明的温暖与感动。

一种不能被张扬的情感,就让风吹落成一地的挂念,一颗依旧小小躁动不安的心,摇曳在梦里温暖泪滴,静静为你的幸福保驾护航。采一段岁月,穿越时空,守望那一处,仍叫做思念的城,虽然,早已触摸不到,而你来过的真实,已凝聚成天空一抹蓝,往事就当只是一场宿醉,那个清亮的雨季,即使你为我着过红妆,而我只是你光阴古道上的,一个匆匆过客,那些徘徊在心底难言的深情,都渐渐在流年里被搁置成一片空白。

此刻,我心甘情愿地守着我安静的烟火流年,让你住进我的文中,我用一支清淡的笔,写瘦了唐诗宋词,任那些婉约的辞章,在岁月的枝头上翩翩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