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初一 散文 4197字 155人浏览 四人行系列

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

那一年,我高考以一分之差名落孙山。没有抱怨,没有遗憾,我走了,去一个陌生的国度。去寻找我心中梦寐以求的拾荒梦。独自一个人,来到了深圳罗湖,第一次我感受到了迷茫,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夹在这座都市峡谷,我听到了心在哭泣的声音,那么荒芜,那么苍凉。有时候我多想就这样回去,可是就这样放弃心中的梦,我愿意就这样舍弃吗?

应聘了一家又一家的酒吧,遭到了一次又一次无情的拒绝。终于,我遇到了一家广西开的休闲会所,他们给了我一次机会。看了我的表演后,同意试用一个月。

酒吧的内部是圆弧形的,很大,有一个高起的舞台,就是我们乐队唱歌的地方。刚开始我跟不上他们的节拍,太快了。时间久了就有了默契,后来也就有了掌声和欢呼。

中间是一个方形的舞池,我看到,人们在那里疯狂地扭动腰肢,迷失了生活,也迷失了未来。而我心中有的,只有麻木,寂静的夜也透着无边的苍凉。

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酒吧生活,一种灯红酒绿的生活……

深夜两点,是下班的时间。在会所正面的左侧,有一对中年夫妇在那里经营一个小摊子。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孩。我总喜欢在下班的时候去他们那里吃夜宵。时间久了就和他们熟了。有时候,我会抱着他们的小孩玩,很开心。也有时候,当他们很忙很忙的时候,我会帮着他们收拾收拾桌面。在我离开的时候,他们每次都会送给我一个鸡蛋。

也只有在这里,我才会找到被这座城市冷落的温謦。

其实我多想像他们一样啊。平平凡凡地过日子,尘世间再多的纷扰也不必去理会。

在回去的路上,总会看到这样的画面:闪烁的霓虹灯下,一对对相互依偎的恋人在呢喃着甜蜜的话语。而我,只能永远都是一个人默默地行走。忽然我又想起了心中的那个她,那个我们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她。忽然间,一种惆怅充塞在胸口,霓虹灯也悄然地迷茫。

日子似乎就在日复一日地流淌,而我却觉察不到,身边随时潜伏的危险。终于有一天,出事了……

那天,舞池中间发生了争执,两方的人动了手。顿时本来就乱糟糟的舞池更乱了。歌唱台这里,阿荣,我们乐队的贝斯手,被一只啤酒瓶砸中了前额,流血不止。我们蹲下察看他的伤口时,越来越多的人跳到舞台上了,我和帆扶着阿荣迅速往后台撤,然而我的后背还是着实结结实实地挨了几棍。痛!差一点,我就趴在低上了。现场,依然乱成一片。

经过不止一次次这样的动乱,我才明白,酒吧这种地方并不属于我,我真的好想,好想痛哭一场,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巨大落差,把我扔进了无尽的深渊。一个人即使满腹才华,又有何用?保护不了自己一切都无从说起。 我想起了许巍的那首歌里面的那句话: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

似乎下定了要走的决心。这座城市,终究不是我的安身之地。不管沧海桑田的变迁,我永远都只是个过客,一个潦倒落魄的流浪者。

快到过年了,我也该走了。还记得走的那一天,我们乐队的四人一起用慢节奏合唱了朴树的那首《那些花儿》,算是为我们能在茫茫人海相识的一种缘分的告别吧: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走吧,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明天呢,会在哪里?

那段美好的时光

童年,是那蔚蓝的大海,广阔无边,让好似鱼儿的我们,在其中自在闲游、追逐打闹,享受碧蓝色海水带来的沐浴; 童年,也是芬芳的草地,充盈着青草独特的清香,让犹如小鹿的我们,在草上自由奔跑,欢快嬉戏,品味翠绿草地给予的美草;童年,更是变化多端的天空,奇妙无穷,让仿佛鸟

儿的我们,电打风吹,日晒雨淋,忍受磨难,同时让我们更加坚强;童年……

小时候,奶奶把我寄住在乡下一段时间,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我们的生活可丰富哩!像躲猫猫、抓鱼、捉蝴蝶等等,都是每一天中不可缺少的,可是,我最怀念的,还是那一次掏鸟窝。

那天,表哥叫了一些伙伴,顺便叫上我,一起去掏鸟窝。我一听,乐便屁颠屁颠地跟着表哥出发了。来到大树下,表哥像小偷似的警惕地望了望鸟窝。看鸟妈妈在不在,看后,他又绕着大树观察看了一下,找到了一个有利于上去和下来的方位,便开始掏起鸟窝了。表哥让我拿鸟蛋,自己则和朋友们上了树,表哥他们越干越快,我手上的鸟蛋也越来越多,一颗、两颗、

三颗……我一边接鸟蛋,一边看着表哥。表哥犹如一只猴子,时而爬上,时而滑下,时而双手齐抓树干,用力一跳,便跃到了另一根树干上,敏捷极了;他又好似一条蛇迅速而又准确,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到了一颗鸟蛋……

突然,表哥头一抬,不想竟撞到了一个硕大的马蜂窝,顿时,马蜂“呼呜——”一声全跑出来了。表哥见状,以闪电般的速度跳下树,拉起我的手,飞快地跑回家,边跑边喊:“马蜂来啦,大家快跑到我家去!”伙伴们一听到表哥的叫喊,立刻下了树,飞奔向表哥。我们跑在路上,身后的马蜂紧追不舍,耳边不时传来那愤怒的“嗡嗡”声,我们只顾着跑,连鸟蛋掉了几颗也置之不理。 到了表哥家,大家一拥而上,快速进了门,并把门关上,留下那“嗡嗡”叫的凶悍的马蜂,大家都长长地吁了口气。我的心还是不能平静,心“怦怦怦”地直跳,刚才的一幕幕仍在我脑海中回荡……

过了许久,马蜂终于散开了,我们又偷偷溜进厨房,趁姑姑睡觉时把鸟蛋拿去煮。那一个个鸟蛋在水里不停地翻滚着,似乎在庆祝我们掏鸟窝的成功,祝贺我们“险象环生”。蛋煮好了,大家一边朝鸟蛋吹气,一边剥蛋壳,很快便可以吃了。我们“狼吞虎咽”一下子把蛋吃了个精光,我在其中尝出了淡淡的甜味。由于大家吃太快,一些残余的蛋黄粘在了嘴角边,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可与表哥共度的那段时光,将会成为我最美好的回忆。

那段美好的时光

六月的时候我们都还初三。那年我们习惯了在天朦胧的时候起床、习惯了带着惺松的睡眼洗脸、刷牙、习惯了懒懒的…

边走着边咒骂着可恶的教育制度并计算着距离星期天的时间;…走到教室本该晨读的,却在老师查过人时匆匆忙忙的去趟厕所,回来再趴在桌子上睡会回笼觉……课上满脑子的睡意直想让自己在铃声响起的那一刻睡去,把书堆的高高地,假装低着头看书,却在头放在书上的一刹那安然睡去。即使是冬天,也感觉睡觉是温暖的。醒来后,看着中考的倒计时,无奈的用冷水洗把脸;看看课程表,语文,数学、英语、政治;就是没有自己喜欢的体育;计划着在语文课看会小说、计划着在英语课上可以不听那肥猪的课美美的大睡一觉;我们都还初三。

喜欢在桌上写满自己的青春誓言、喜欢在墙上写下自己的无奈、喜欢在下课铃声响起的那一刻悄然睡去、喜欢在吃饭的时间里去操场投两把篮球、喜欢午睡时塞上耳机听几首喜欢的歌再睡去、…看看自己好久没看的杂志、报纸、喜欢站在阳台上望着楼下走过的男生,女生,并大肆的点评一番、喜欢一群朋友在一起起哄一番,发泄一下自己青春的无奈、喜欢在教室的后排小声的叽叽喳喳着;我们都还很初三。

害怕着每一次的考试,却又期待着每一次考试,害怕成绩的宣布,却又期待着成绩的宣布,假装不关心自己的成绩,却在没人的时候把墙上的成绩排名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默默的走开…心想下次考试如果再不进步,我就不再努力了。可自己不管进步退步,努力的汗水却从来没有停止流过;我们

都还很初三~

一转眼我们离别了初三的苦日子,一切的习惯变得那么的不习惯。以为自己的青春在初三结束的那一刻得到释放,以为自己迎来了人生的又一春。可我们却又常常想起初三的日子,想回到初三的教室看看自己留下的汗渍,想回到初中的教室看看写满作业的黑板,想回去看看我们后墙贴的红心;想回到初三教室听听黑板下的青春誓言是否绕梁不舍离去,想见见一起从黑色六月走过的朋友们,想见见上课不忍心将你从睡梦中吵醒的同桌,想见见那充满我们欢声笑语的校园……

现在在家里挥霍着自己的青春,回想起初三的日子,总是有种想流泪的冲动,逝去的初三岁月,永远是我们心中关于青春的最美好回忆。那个谁……记得哦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再送你一句吧——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以往生命的辜负……初中,想想不免有些苦涩,苦涩的不是经历那几年的生活,而是不再拥有那样的生活。曾经的同学,曾经的老师,曾经的校园都已渐渐远去,仅留下那份不太完美的记忆。

有时真的好怀念,真的很想你们,你们还好吗?最亲爱的朋友们、。各自散落天涯,但请别忘了我们的家…我们回家相聚,在家等着…再一起去看我们的曾经,回忆那温暖的感觉……

那段美好的时光

漫步在绿荫道,显得是那么的惬意。春天了,春风来了。远望大沂河边,孩子们在放风筝,五彩缤纷的点缀着蔚蓝的天空。猛然间,我好像回忆起了

什么。啊,就是那美好的童年时光啊!

从小就生在乡下的我,对一切事物充满着好奇心。家乡没有城市里的高楼大厦,而是矮小的房屋; 没有宽敞平坦的柏油路而是泥泞肮脏的羊肠小道。就是这自然环境哺育了我。影响我童年的有两件大事:一是放风筝,二是爬山。

我喜欢爬山,但是,这儿的山却并不是很高,与我们很相宜。于是,便三五个成群,削木为器,以备不测。骑着我们自称的„神马”,狂奔在田野上。从村口出来,选定了一座山头,直奔而去。爬山通常是夏天去的,因为我喜欢站在一望无际的山头,让狂烈的风吹动我的衣衫,吹拂我的颜面。我会对着山那边呐喊:啊--

有一次,伙伴们在一起玩,玩着玩着就烦了。去哪呢?

„我们去爬山。”大家便拍手叫好。嘻嘻哈哈准备了不少东西,出发了。我们像一群快乐的小鹿,蹦啊,跳啊。田野里,麦子黄了,金子一般。风一吹,浮动了起来,如同一片金色的海洋。我们哼着童谣慢慢走着,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山脚下。顺着一条有砾石的小路,我们开始了旅行。小路两旁有很多杂草,我们披荆斩棘,好不容易打出一条小道来,顺着它,慢悠悠的往上爬。我忽然高兴地唱起了歌剧

<刘三姐>中的歌:„唱山歌来,山歌好比春江水哎……”伴着我们的是在那崎岖的路边松柏,它们直挺在那,好像是一排排的士兵,日夜陪伴着它们赖以生存的大山。在历尽千辛万苦之后,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山顶,那是一个很美的地方。

站在山顶俯视,“哇,好高呦。我们的小村庄,房子好小呦。”我不禁赞叹,赞叹登高看到的美景,肚子又在咕咕叫了。摘一些不知名的野果,爬到树杈上,把一颗颗果子摘下。我们盘坐在草丛里,仅仅有味地吃着。嘴角边满是果肉,像一个大花脸。你看我,我看他,都笑了。夕阳撒在身上,归巢的鸟儿向我们招手--该回去了。于是,踏着夕阳的余晖,我们恋恋不舍地下了山。

„哈哈哈!”一阵笑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原来,是一群孩子在玩耍。从他们的身上,我看到了我童年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