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 爱 同 行
初三 散文 1420字 268人浏览 盛夏不言殇

与 爱 同 行

文/郭伟

这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听,是谁,在寂静的夜里,踏着轻盈的步履,巡回在长长的走廊?看,是谁,着一袭白衣,迎着晨光,穿梭在白色的病房,在举家欢庆团圆的时刻,又是谁,默默地忙碌在工作岗位上,是的,是她们!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护士! 护士,这绝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单词,是一个与爱相连的称谓,是一个远离死亡,点燃生命之光的名字。

曾几何时,在医院消毒水的气味中,我们舍弃了花前月下的浪漫,奋战在护理一线;曾几何时,在爱人的期待和孩子的埋怨中把时间奉献给了一个个伤痛病人。

记得那是在一个农忙时节的下午,快下班了,急诊来了一名服食有机磷的农妇,被几个人急急忙忙的抬着冲进来,生命垂危。大家毫不犹豫的留下来,一场紧急的抢救随之展开。量血压,插胃管,建立静脉通道,洗胃,静推...... 和医生有条不紊的配合着,整整忙碌了两个多小时。可是,病人由于服毒时间过长,还是离开了人世。家属激动的冲上来,责怪声,谩骂声,粗鲁的拉扯,狠狠的推搡,„„其实大家都是加班加点,饿着肚子,一身的疲惫,但是面对家属们的不理智行为,我们选择了沉默、谅解。

诗人说,既然选择了远方,就注定风雨兼程,而我说,既然选择了这身洁白,就要全心守护这片生命的蓝天。青春在病床边悄悄逝去,理想在现实中熠熠闪光。把微笑写在脸上 ,把辛酸埋在心底,把燕

尾顶在发梢,把圣洁永挂胸间。

哦,或许您会说,你们真伟大。不,其实我们一点儿也不伟大,我们真的很平凡。我们是普通的女性,在家里是女儿、是妻子、是母亲,面对琐事,也会心烦,面对伤痛,也会心酸。

那是一个初冬的深夜,一阵急促的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有急诊手术,速来医院”,挂断电话,望着梦中露出笑颜的儿子,我心有不忍。老公出差在外,只有我们娘俩,我一走,家里就只有三岁的孩子,可那边是一条活生生等待抢救的生命啊!我咬咬牙,狠狠心,冲进夜色里。

病人是一名儿童,被疼痛折磨的身体缩成一团,眼里满是痛苦的泪水,就那样一眨不眨的望着我,顿时,同情之心、爱怜之情油然而生。这是一名急性坏疽性阑尾炎的患者,手术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孩子终于脱险了,家人激动的流着眼泪,不停的说着“谢谢”。

想起独自在家的儿子,我顾不得与家属寒暄,飞奔回家。打开门的刹那,看到光着脚丫,满脸泪痕,蜷缩在沙发上的儿子,抱着他小小的身子,满是心酸。儿子看到是我,哭着大声的控诉,你是坏妈妈,你是坏妈妈,你凭什么把我一个人丢下„„搂着痛哭的儿子,我不禁流下泪来……….

是啊,作为母亲,我们何尝不想时时陪伴在孩子身边;作为妻子,我们何尝不想为丈夫准备三餐;作为女儿,我们又何尝不想承欢父母膝下。可是,自从选择了护理工作那天,我们就知道面临的将是什么---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每当看到生命脱离了死亡的魔掌,每当看到病痛在慢慢的消弭,每当看到笑容重新回到病人脸上,疲劳顿时化为力量,苦并快乐着,一种自豪与满足让我们挺直了人生的脊梁。

爱在左,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得穿花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有泪可挥,却不觉悲凉。听,这正是我们心灵的许愿,这正是我们内心最真实的独白。

我们踏着南丁格尔的足迹一路走来,用热心和赤诚向世人展示着天使的风采,我们用耐心、细心、责任心融化成一颗颗滚烫的爱心,为患者撑起一片希望的天空,我们挥动着美丽的翅膀,伴月而行,成就一个时代的信念:不变的是我们的追求! ---与生命同行,与爱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