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初一 议论文 2字 14人浏览 史林如梦

时光机

冬天还是冬天,我已经长大了,只是,你能不能再慢一点老去?

七岁时,我有着一头浓密长发,却不愿在洗头后老老实实地把它们一丝一缕都吹干。酷暑如此,严冬亦是如此。耳旁嗡嗡不息的轰鸣和头发的阵阵燥热总是让我想要逃离。

那年冬天,我在祖父家度假。“乖宝贝,头发可一定要吹干,小心感冒!药可苦着呢!”我撇撇嘴,走向了拿着吹风机的祖父。他见我妥协,很是高兴,搬了凳子来院里准备给我吹头发。时近黄昏,冬日的夕阳不似夏日那般妖艳,没有一大片一大片的火烧云作为陪衬,在那看上去很温暖的夕阳下,映出了我和祖父的影子,他是那么高大,仿佛可以为我挡住一切。粗糙的手摩挲着我的头皮,我忍住些许的不适,没有像以往那样反抗。“啊!好烫!”我吃痛一呼。影子中的祖父像是被我吓了一跳,随后就把拿着吹风机的手高高举起,另一只手的动作也轻柔。

第二日,祖父便新买了个吹风机,淡蓝色的机身,吹出的风该是温柔的吧,不像原来的那把笨重的金属机器,工作起来轰轰地像是一个大间工厂。

今年冬天,我在祖父家度寒假。十年了,他依旧是平头。他正在用毛巾擦头发——他和幼时的我一样,也不爱吹头发。对此,他总是振振有辞:“我这么短的头发,哪用得着吹!”我将他拉到院子里坐下,请他稍候。我假作严肃:“水气很容易从头顶进入,你这样,很容易得风湿的!要可苦着呢!”祖父哈哈大笑,明知我是胡诌,却也乖乖坐着不动了。没有想到吧,一晃已十年,匆匆又冬天,我和祖父的角色已经互换。我学祖父那样吧手举高,轻柔地拨弄老人灰白的发。所幸有夕阳,再次剪影出了我和祖父。它还记得十年的那对祖孙吗?祖父很安静地坐着,闭着眼,很享受,很乖。

现在,我就是那座可以让祖父依靠,为他挡住一切的大山。

时光啊时光,你在快点吧,让我快快长大可以保护祖父。时光啊时光,你在慢点吧,让祖父不要再变老,等待我长大。

藏起来的爱

在这个正快步走向现代化的城市中,许多家庭都仅仅只是两代人生活在一起,而我们家却是难得的三代同堂。

我有一个视糖如命的爷爷,每一得空总会摸上两块糖过过嘴瘾。家里最常见他做的事,便是依着躺椅在红了半边天的夕阳下,含着微笑嚼着糖,沿着夕阳的光罩从他黑白夹杂的头发恋恋不舍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