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草如果不倒……
初二 记叙文 1175字 130人浏览 zgq张高强

昨夜一夜风雨下的酣畅淋漓,今晨仍未有偃旗息鼓的趋势。于是,道旁随处可见东倒西歪的野草,茫茫然无所依的坍陷在深深浅浅的水洼当中。

我看着那一丛丛瘫坐在地的草,忽然想起,有一句时常叫人提起的话:墙头草,两边倒。这话浅层意思是说长在墙头的草容易得“软骨病”,想要提醒准备保持挺拔身材的草们一定不要长在墙头。而以哲学的眼光来透过现象看本质,这话就是一愤青在指草骂人了。骂那些在官场的人,在权势的风里见风使舵;骂那些在情海里的人,在欲望的风里左右摇摆。

不论是关心草的体态健康的医生还是自己心里不爽拿草当发泄对象的愤青,说倒是说了,骂也是骂了,但是从来不考虑一下这些草的立场。这也不怪他们,换位思考这个道理也只是教我们将心比心,是基于人而言。这面对一堆野草,拿心去换也不知道换什么——除非,你要换位思考的那个对象是当年《流星花园》里那棵长得还挺漂亮的草:杉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总的来说,墙头草是可怜的。如果能够选择,也许它愿意长在一座花园里,一颗大树下,甚至是一个悬崖边,而不是这左右都无所依的墙头。长在花园里,兄弟姐妹众多,没有那么孤单,也没有贵贱的对比;长在大树下,刮风下雨的时候好歹有个依靠,有个谁给它遮风挡雨;即使长在悬崖边,也可以赚得个顽强不屈的美名,虽然同样没了依靠,没了热闹,但是总好过于长在墙头,被路人诟病。

有些草生来就是没有选择的,就像人一样,生在富贵的殿堂还是贫

贱的茅屋,从来不由自己决定。它们一睁开眼,自己的根就扎在了墙头,昼受烈日暴晒,夜遭风吹雨打。大多时候,它们匍匐着,有时候是左边,有时候是右边,看风的心情好坏。可是匍匐并不是它们生命的姿态,是它们为生存放下了姿态。摇摆也不是意志不坚,是操纵命运的手太大而有力,它们免不了这样看似妥协实则顽强的来回奔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些草本来在风雨中也从来没有屈服过,因为它们一开始是站在平地上的。命运弄草,有一天它们其中的一些被肆虐的狂风绑架到了墙头,生命的轨迹从此开始有了变化。它们从此要学会自己低到泥土里,低下去借助墙头那点泥层去扶持自己的卑微的生命。对,卑微的生命,一开始是谁也想活的高贵一些,可是人生不允许每个人都高贵,总的有些人要伏下去,用自己的卑微来衬托别人的高贵。

墙头草就是被命运安排了这种角色,匍匐和摇摆就是他们忠实于自己生命的真实演绎。它们不在乎那些虚名,不惧怕那些流言,不奢求那些美誉。它们只是在做一件任何人都不会觉得苟且的事情:延续生命。

人在这个世界上,虽比那些草要自由一些,可是同样难以抗拒如草一般不得已的命运。路漫漫其修远,我们前行的路上,有些墙头也不得不遭遇。站在墙头,在风雨来临的前夕,你必须的有选择。匍匐,或者摇摆不定——你也可以坚持挺立——我们忘了假设,假如墙头草不倒……或许,生命从此夭折;也或者,如果人生足够美好,生活足够慈悲的,会有一双手会伸过来,把你从一片风雨中解救出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