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感觉(四)
初一 散文 1311字 74人浏览 天蝎偏执狂时代

大年三十,我宅在南昌的家里。没能回向塘的老家与父母团聚,心中有憾,心中偏疼!爆竹声声辞旧岁,总把新桃换旧符。各处的炮仗声声入耳,门上的对联副副迎新。在昌,虽然没有放炮与贴符的习惯,但我还是被热闹、喜庆、团圆的年味所笼罩。内心温烫着,心存牵挂!所想到的一句话是子欲养而亲不在。

翌日,也就是大年初一。我早早地起床,想回老家。早晨的马路上,以往的熙熙攘攘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稀稀落落。大抵还是人们处在团圆的喜庆余味中了吧,都舒适地养尊处优了,不肯轻易外出。我如是地想。不过,高耸错落的层楼却被几缕轻雾笼罩。也着实令我内心有些紧!待到公交站台处,有好事者告之:浓雾锁国道,向塘方向的公交车暂停开。弄得我惆怅满怀,心灰意冷,并神情沮丧地打道回府。

倚窗,仰望雾气中的天空,翘首以待新年的第一缕阳光透雾而出。时不时地,小弟迎春打电话过来寻问我处在的方位。然而,我们早已处惯了一处相思,两处牵挂的岁月,所以内心世界倒也显得有几分平静。

待到我回到老家时,已是中午12:00左右了。

老远就望见父母站在门前,脸上洋溢着久违的盼子早归的笑容。只是,父亲比以往清瘦多了。母亲的头顶多添了些许银丝。而无一例外的是:她们俩的额头都平添了几缕鱼尾纹。看得让我心疼!还是心疼!不知不觉,竟有颗颗泪珠盈眶。

妈,这几百块钱给您压压年吧。我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红钞票,往母亲手里塞。 不要,不要。你留着吧,回来就好!母亲又向我强塞了回来。

是啊,来了就好!来了比什么都好!钱,你自个留着。父亲也搭腔道。

感着爸妈的高兴劲,我竟无语。爸爸一个劲地叫我坐下,母亲则精神百倍地下厨房了。不一会儿,为我盛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并说:来,趁热的吃一碗,这是用自家养的鸭子煲的汤。

这时,八岁的小方语从外面玩着跑了进来。脸上露着颗颗汗珠,向我大声地兴奋地叫道:爸爸。于是,我们父女俩紧紧地拥抱了。

崽崽啊,在公公婆婆这里玩得开心吧?我高兴地道。

开心,开心!小方语一个劲地点头道。

那等下跟爸爸回南昌的家,好吗?我笑着道。

不,不回去,就到公公婆婆这里。说着,小方语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并急急地把我推开,一溜烟似地跑了。弄得爸妈哄堂大笑。

想来,小方语在上学期期末考试前还是一个满脸愁容的小家伙。有一次,她不吃饭了。

妻惊奇地问她原委,她却默不作声,还一个劲地说不想吃就是不想吃嘛。弄得我也疑惑了,还以为是什么伤及了她的胃。后来,外甥女佳佳告诉我与妻,说是小方语很紧张。担心自己期末考试考不好,两门课程都没有考上95分以上的话,寒假期间就要写好多的作业。这让我触动很大,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学生,竟然会让学习压力弄得紧张,进而厌食。这不是我所想要的。我想要的,是小方语快快乐乐地成长。亦如今天,她天真活泼而乖巧。

吃完中饭,父亲与我又去了前村的大舅家里串了串门。回来时,已是下午16:00左右了。我只好马不停蹄地又踏上了回昌的路途,走时,母亲为我准备了好多自家菜园里种的菜。

就这样,我算是在匆匆忙忙中度过了一个温馨的年。坐在回昌的车中,我若有所思。人活着,是为了什么?过年,又是过什么?

想及父母额头的皱纹,念及小方语的天真烂漫,不知不觉当中,自己的腰板一下子硬挺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