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老房子
初三 散文 2125字 665人浏览 qeiieybp613319

一式白墙黑瓦的房子,一头通到古镇小河的边端,清澈的河水从房子旁蜿蜒流过,泻入远处无尽的止端,一头面向古镇,一条细细的石板路从门前穿过,散发着潮湿的青苔味,门楣、窗框上有雕着古朴图案的雕花,阳光从河边葱郁古树上茂盛枝叶间的罅隙处辉洒下来,碎碎点点,河上不时有一叶小船无声飘过,橹桨声息中,似怕惊醒沉睡在寂静中的年已古稀的老房子。

喜欢古镇,在于喜欢那些历久沧桑依旧孤独存在的老房子,不单单是怀旧,是猎奇,在于透过那些班驳陆离的老房子,一份神秘,一段故事,一抹心伤,一种见证,正在日升日落中不停上演,于流逝的日子中缓缓划过。

几乎每次去古镇都为看那些老房子,那些坐在门前三三俩俩闲聊的老人们,搬一把竹椅或一张长凳,坐在阳光撒下的碎点里,安逸,淡然,从容地写在他们脸上,时光停格在逝去的流年里,他们是伴着老房子一起长大的吧,这里留有他们的欢笑与忧伤,有他们如诗的青春年华,以及褪去浮华的本真,尽管他们的子女或许早已搬进了城里的新居,他们却依然固守在有着属于他们回忆的老房子里,不愿离去。

老房子留下的除了历史与回忆外,还有一份抹之不去的神秘吧,那幽深静谧的通道,那层层攀沿的桥阶,那浸潆在河边的石板,那晒在廊蓬下的花草,说不定伸身拈来就是一段关于后来的故事,那只午后趴在窗台小憩的小黄猫,可曾窥见了主人的秘密?

在一个街角的拐弯处,碰见一个从市区在那租借老房子的老人,他正悠闲地坐在自家门口与游客闲聊,旁边一条小狗乖巧地匍匐在他的脚旁,老人说,这间临河的老房子,里外两间,差不多有四、五十平方吧,每月才三百块房租,他住在这里,已快半年了,身体也感到健朗好多了,每天的日子清闲自在,全无闹市那喧嚣的嘈杂,清净而惬意。“才三百块这么便宜?”惊疑显现在每个游客脸上,看来,在这清水环抱的小镇上,居然如此便宜的租借费,使他们无法相信,如此说来,在这里安度晚年,看水,听景,唠嗑,闲定,日子在河水的滑行中幽静翻过,是再也完美不过的事了。到那时,一切繁复归于平淡,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似乎老房子总与老年人连在一起,是因为相同的怀旧还是相同的历程?是岁月的沉淀还是削去虚荣的华表?这不,同去的W 就说,其实这些老房子可以等到年老时再来观看浏览,寻找往日踪影,留下些记忆在脑海徜徉。干吗要等到年老呢?无语。

对老房子情有独衷,在于小时的似曾相似,小时候跟随父母在农场生活,条件艰苦自不必说,那时日常买的生活用品都须到一个叫凤凰的小镇购买,从我们住的农场到那个小镇有十里路,大人步行要一小时,所以,若没有自行车,那个不便可想而知,况且,我们若要坐船回上海,那个小镇也是必经之路,码头就在离那个小镇不远。

那个叫凤凰的小镇,其实并不像它的名字那么美,充其量也就是相对的“繁华”些,有一些小店面,卖着诸如小商店里的针头细脑,有卖花布的,有卖杂货的,还有一两片小饭馆,连我们平时吃的肉也要去那里买,它在当时我们的生活里,无疑是个生活中心,所以,如果厂里有谁说要去镇上的话,那个兴奋无疑于赶集般,同时还会有人要同去的人帮忙带这带那。

凤凰小镇上的店家都是当地农民开的,也有公家开的类似合作社的商店,不过,所占比例不多,小镇估计也有些年头了,这从镇上那些老房子的妆容就可看出,到处是班驳的墙壁,一派灰色的暗淡,镇上有几座小桥,是石头的,连着镇的两端,镇上都是些来买卖东西的人,碰上熟人大家彼此间会问都买些什么呀,接着是一番谈聊,镇上充斥着当地农民话与上海话间的口音。

每次跟随父母坐船回上海,如若时间有宽裕的话,一般大人会带着在凤凰镇上闲逛一番,看看可有什么新鲜农副产品带回上海,在那没有地方可去没有业余生活的年代,逛逛

小镇也算是件开心的事,虽然镇上的东西有限,毕竟也算是一个热闹的去处。

镇上的老房子,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在大门外还有一个半人高的腰门,似木栅栏般,中间是用木条一条条竖着钉起来的,有的腰门上还挂有一块深色的布帘,据说,是为了阻止蹒跚学步的小孩子不当心摔出门去,另外,大门开启时,只要拦腰关起腰门,就可既防安全又防小孩,岂不一举两得?那里的农民在穿着上也与众不同,妇女的头上都是一律戴着蓝花布包裹着的方布头巾,在脑后绾一个结,腰间系着一块方方的藏青色的类似围裙样的围腰,可以擦手,还是可以御寒,不得而知, 脚穿自纳的步鞋,总体的基调是兰色的。

那是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有时,农民也会在小镇的路旁摆些从自家田里捣鼓出来的农副产品,大多是些老妇人,放在一个竹篮子里,自己就蹲在篮子旁,也不吆喝,有人走过,如果脚有停留,她们就会说些都是自家种的很新鲜之类的话,价钱么也不在乎多少,只要双方谈着满意也就成交了,那时的人,淳朴而又真实。

现在,凤凰小镇已经大变样了吧,听说,农场现在已经准备开发旅游项目了,计划在不远的将来,建成一个具有休闲、海滨、沙滩的旅游场所,还有海底隧道直通市区,免除坐船的颠簸劳顿,这样的话,不知小镇还否保留下来,也不知那些老房子还否健在?

游古镇归去的路上,恰遇一当地老妇人在路边买她自己剥好的蚕豆和一些蔬菜,绿油油的蚕豆装在一个袋子里,透着新鲜,一粒粒个饱汁满色青,瞧,那可是本地蚕豆,吃在嘴里透着嫩酥,是真正的农家绿色,不消说,顺手买了一袋,回转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