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假虎威新说
初一 记叙文 1156字 86人浏览 玛丽奥建建

自从狐假虎威的真相被戳穿以后,狐狸的日子就越来越不好过了。在动物世界处处遭白眼,精神受到重创不说,物质生活也是每况愈下,和其它动物的小康生活根本没法比。且不说狼们打着黑社会的招牌横冲直闯,吃香喝辣、宿花眠柳。就是野猪们,也仗着“二级保护动物”的呵护,快乐地毁坏着庄稼,望着对它们无可奈何的农民哈哈大笑。

狐狸满腹怨气:不就是借老虎的威风显摆了一回,又没有捞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值得你们这些势利眼嘲笑了一回又一回?你狼们无非是仗着尖牙利爪,才能横行霸道。须知你那尖牙利爪是不合法的,老虎早就明令禁止不准你们非法使用。只不过你们仗着财大气粗,收买贿赂,拖虎下水,才形成尾大难调。仗着老虎对你们的特别关照,你们这些中山狼是得志便猖狂,猖狂就升级:从非法使用爪牙,到非法持有管制刀具,搞到现在竟然敢公开拿枪开军车闹事。物极必反,走到这一步也就差不多要玩完了。老虎再护着你们,自家的位子还是最重要的,收拾你们是早晚的事。

发了一通牢骚,回过头来想想自己:这么聪明的狐狸,现在混得连猪都不如。虽说有偷鸡的本领尚可度日,但一是风险大,俗话说没有百日不犯的强盗,一旦被抓,自己这一身皮毛可就要披在别人的身上了;二是偷鸡也太辛苦,起早贪黑的,也只能混个半饱,离小康还远着呢;三是这名声也不好听,一说就是个偷鸡贼,搞得脸上无光。

思来想去,脑子灵光一闪:现在不是提倡创新么,何不将狐假虎威变通一下。既然老虎是靠法律来实现自己的统治,我何不索性将法律这张虎皮披在身上,再混一个正当职业,那不一切事情都解决了?那偷鸡就不叫偷,叫收税;那抢东西不叫抢,叫收费;那打架不叫打,叫肢体接触;如把对方打死了,就叫防卫过当;万一碰见个不张事的楞头青,被光荣了那也是因公牺牲,混个烈士称号不说,还能封妻荫子,光宗耀祖。

至于身份,最好是介于白社会和黑社会之间,就叫灰社会吧。它既有白社会的法律的支持和保护,又有黑社会的手段和威风,什么样的职业能担此重任?狐狸的脑子电光石火般的闪过几种高大威猛的大盖帽的形象,特别是那些砸车掀摊群殴的英雄群体。对了,就选这份差事,什么差事?天机不可泄露!不过,是地球人都知道。

想到这儿,狐狸忍不住失声笑了起来。真不愧是狡猾的狐狸,多好的主意呀,有百利而无一害。唯一遗憾的,是良心上有点不安,管它呢,良心值几个钱一斤?何况现在不是提倡 “不管白狐狸黑狐狸,能抓鸡就是好狐狸”吗!真是天助我也。

事不宜迟,狐狸连夜出动,调动一切关系,使尽狐媚手段,终于如愿以偿。

第二天,市面上出现了一只怪怪的小老虎,虎头用大盖帽紧紧地遮着,眼睛上架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大盖帽上用红笔书写着“城管监察”四个字。小老虎大摇大摆、威风八面。一般动物遇见了它都躲之惟恐不及,小摊小贩更是如见黑白无常。只是小老虎走过之处,隐隐约约的飘出了一股狐臭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