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性写作课件 王家新6
初二 其它 1393字 259人浏览 黑素群体

1 昨日我从清晨开始等待

亚森尼·塔可夫斯基

昨日我从清晨开始等待,

他们知道你不会来,他们猜。

你可记得那天有多可爱?

假日!我不需要外套。

今天你来,而它变成

阴霾、沉闷的一天,

雨下不停,而且有点晚,

枝桠冷缩,雨珠滴不完。

言语抚慰不了,手帕揩拭不掉。

安德烈·塔可夫斯基《雕刻时光》

南唐李璟的名句是“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在互文性理论看来,正是从文学之中产生了文学,从诗歌之中产生了诗歌(比如从唐诗中产生了宋词),从作家之中产生了作家,从诗人之中产生了诗人。一部文学史,无非是文学本身的某种血液循环,是神话的永恒回归。

江西诗派鼻祖黄庭坚《答洪驹父书》:“自作语最难,老杜作诗,退之作文,无一字无来处,盖后人读书少,故谓韩、杜自作此语耳。古之能为文章者,真能陶冶万物,虽取古人之陈言入于翰墨,如灵丹一粒,点铁成金也”。

2

最后一夜和第一日的献诗

今夜你的黑头发

是岩石上寂寞的黑夜

牧羊人用雪白的羊群

填满飞机场周围的黑暗

黑夜比我更早睡去

黑夜是神的伤口

你是我的伤口

羊群和花朵也是岩石的伤口

雪山 用大雪填满飞机场周围的黑暗

雪山女神吃的是野兽穿的是鲜花

今夜 九十九座雪山高出天堂

使我彻夜难眠

1989.1

黑夜从大地上升起

遮住了光明的天空

丰收后荒凉的大地

黑夜从你内部上升

“秋天深了,神的家中鹰在集合/神的故乡鹰在言语/秋天深了,王在写诗/在这个世界上秋天深了/该得到的尚未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3 叶芝在一首诗中这样描述他心目中艺术的最高境界:“随音乐摇曳的身体啊,明亮的眼神,我们怎能区分舞蹈和跳舞人?”海子的死正是这样:舞者与舞蹈最终融为一体。

帕斯捷尔纳克的自传性作品《安全保护证》,帕斯捷尔纳克在回忆他的少年时代时,曾动情地说:“不管以后我们还能活几十年,都无法填满这座飞机库”, “少年时代是我们一生的一部分,然而它却胜过了整体”。

观察乌鸫的十三种方式

1

周围,二十座雪山

唯一动弹的

是乌鸫的一双眼睛。

2

我有三种想法

就象一棵树

上面蹦跳着三只乌鸫

3

乌鸫在秋风中盘旋。

那不是哑剧中的一个细节吗?

4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是一个整体。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和一只乌鸫也是一个整体。

5

我不知道更爱什么,

是回肠荡气呢

4 还是藏而不露,

是乌鸫的婉转啼鸣

还是它的袅袅余音。

9

当乌鸫飞出视野时,

它便成为

无数圆圈之一的边缘了。

12

河水在流淌。

乌鸫必定是在飞翔。

13

整个下午如同黄昏。

雪在降落

它还要继续下,继续下。

乌鸫

栖息在雪杉枝上。

(李文俊 译)

沃莱斯·史蒂文斯(1879——1955),1923年 出版第一本诗集《风琴》,但曲高和寡,只售出一百本,他本人的职业是律师,三十年代起任一家保险公司付董事长。这种身份与他的诗恰成鲜明对比。他力图接近一种更为纯粹的艺术,用他的话来说“朝向最高虚构”。他的诗具有哲学的意味,最擅长用隐喻,因为“现实是我们通过隐喻来逃避的一种老生常谈”。今天他已被公认为美国二十世纪最重要、最具有持久艺术影响的诗歌大师之一。

“没有知识的混乱,就不会有诗人的诞生”(卡内缔)

博尔赫斯在谈到19世纪英国作家爱德华·菲茨杰拉尔德翻译波斯古典名著《曼底克·阿尔塔伊尔》时曾感慨地讲:“一切合作都带有神秘性。英国人和波斯

5 人的合作更是如此,因为两个截然不同,如生在同一时代也许会视同陌路,但是死亡、变迁和时间促使一个人了解另一个,使两人合成一个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