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吟改写
初一 散文 8字 2379人浏览 宠爱微信团队

游子吟

夜,万籁俱寂。家,灯影舞动。

我坐在母亲的身边,阅览着古人留给我们的文化巨资。我那慈爱的母亲,正借着我这盏煤油小灯的微弱光线,一针一线地为我缝做着衣服。

我叫孟郊,是个诗人,小有名气,但远远比不上李白、杜甫这些名人。前几天,皇帝让我去当一个小官,去的地方离家十分遥远,而皇帝又要我明天必需起程。军令如山,我不敢怠慢。为此,母亲特地为我添补几件衣服。

母亲盘坐在麻席上,一个装着针线、碎布、剪刀的篮子静静地躺在离灯不远的桌面上,旁边还有我为她凉的一碗淡茗,幽幽淡淡的茶香充满了这间窄小的房子。

说我在看书,倒不如说我是用书来掩盖着我对母亲的张望。母亲的一举一动都落在我的眼里:她左手扶着衣服,右手穿针;针在粗布上飞快地穿梭着,一上一下,一穿一拉,一松一紧;不时,她用口吹一下被针刺痛了的手指,又赶快穿起针来„„啊,我的眼睛湿了,不得不用看书来稍作遮挡。但母亲的身影却怎么也离不开我:她虽然已是一个八旬上下的的老妪了,但做起事来一点也不含糊:穿线、缝线、拉线、结线、剪线,每个细小的动作,她都会认真细致去做,争取做得最完美。这一针一线包含着多么伟大的、高尚的、无私的母爱啊!我知道,她把衣服做得这般完美,是怕她远去的儿子很久很久才能归来。

我轻轻地说:“妈妈,茶凉了,喝吧!不要干了。”

“不行,还有几件没补好。”母亲说着,手不停,头也不抬,好象在她的世界里,只有那衣服。我不得不沉默了,静静地看着她„„

她,只是一个平凡的母亲,只是千千万万母亲中平凡的一员。她,代表着所有母亲的心。她真象这黑夜里的月亮。不,她象春天里普照大地的太阳,而我,只不过是大地上的一棵幼嫩的小草。啊,谁说幼小嫩草的心能报答春天里阳光的哺育之恩呢?

想到这里,我诗意大发,迅速拿出笔和纸,龙飞凤舞,一首歌颂这伟大母爱的小诗《游子吟》诞生了。倘若此小诗能有幸给后人读到时,不知到他们能否体会到我此时此刻的感受? 游子吟

孟郊

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

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游子吟

屋外,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刮着,在一间破旧的小屋里,有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正坐在炕上为儿子做出门远游的准备。

慈爱的母亲坐在昏暗的灯光里,为儿子孟郊缝着衣服,她左手拿着针,右手拿着线,慢慢的穿过针眼,打上一个结,便仔细的缝起来。这一针一线之中含着母亲对儿子的牵挂,担心,她担心害怕儿子迟迟不能回家,家中太贫穷了,没有钱去为儿子买绫罗绸缎,有的只是粗衣麻布。

“儿呀!你在外面可要处处小心呐,好好与人相处,时常写信回家,好让娘放心啊!”说完,哽咽了一下,此时,泪珠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孟郊放下书看着慈爱的母亲,深深的点了点头。此时他思绪万千甚至要决定留在家里,陪伴母亲左右,但是他又不能让母亲失望,他必须要扬名于世,以此报答母亲。他想起了小时候上学的不易,母亲的辛劳。

小时候,孟郊家里很贫穷,没钱让他去学堂念书。他心里也明白,体谅母亲的不易,虽

然很想去,但他也不愿向母亲提出,增加母亲的负担。心细的母亲最终还是察觉到了,她为了让儿子早点上学,每天都拼命的织布、做工。最后,母亲拿着一些钱,交给儿子,儿子心里震惊,母亲却只说了一句话:“拿去吧!”孟郊明白这钱来得不易,从此以后就狠命地读书„„

如今,可以出去远游学习了,他心中的那份兴奋,是没有人能体会的他心中对母亲的那份牵挂,也是没有人能理解的。

明日,他就要走了,离开慈爱的母亲,离开这破旧的小屋,离开这生他养他的故土。他心中的不愿是说不出来的,他不能为母亲做些什么,他只能说在外他会时常想念这里,在外好好学习,心中不禁吟一道诗来:

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

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屋外,刺骨的风还在刮着,可这间小屋里,却洋溢着暖暖的春意。

游子吟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孟郊要到外地去考取功名。于是对年迈的母亲说:“母亲,我要去考取功名,挣点俸禄维持我们的生活。这一去,要很长时间,您要保重身体。天冷了,多穿几件衣服!”母亲的热泪夺眶而出,什么也没说,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吃完晚饭,孟郊上床睡了。母亲却拿起那破旧的大衣,点起灰暗的油灯,一针一线地缝呀,缝呀„„微弱的灯光闪烁在苍白的双鬓上,昏花的老眼含着晶莹的泪花。母亲的手被针扎破了,那鲜红血滴在裸露的棉花上,显得格外鲜艳。孟郊用朦胧的睡眼,看到了这一切,流下了滚滚热泪。

早晨,东方的太阳已经升起。母亲彻夜未眠,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孟郊起来,含着泪说:“母亲,我要走了。您对儿子的爱,我永远也报答不了!”说着,跑到母亲面前,紧紧地搂着她„„

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

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孟郊带着对母亲的思念走了。母亲慈祥地目送着他,渐渐消失在茫茫的雪原中。

游子吟

张晓敏

唐朝时,有一个穷困潦倒的落魄书生名叫孟郊,他读书十分用心、认真,但几次参加科举考试都名落孙山,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50岁的孟郊考上了一个小官,欣喜若狂,便日夜兼程赶回家,看着满头银丝的母亲,便想起了上京赶考时,母亲为自己缝制衣服的情景。 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刮着,鹅毛大雪飘落下来,大地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在这个破旧的小屋里,破布遮挡着没有玻璃的窗户,透着微弱的灯光,屋里灯光昏暗,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母亲正为出门远游的孟郊缝补衣服。只见她从筐里拿出针线,左手捏着针,右手拿着线,不时用针理了理白发,然后借着微弱的灯光,熟练地穿进针孔,每一针每一线都缝得十分细致,

生怕出门远行的孟郊在短时间内回不来。母亲看着埋头苦读的孟郊,放下手中的针线,泡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来到孟郊身边,说:“儿啊!出门在外一定要好好地照顾自己,努力学习,可千万别累坏了身子,娘在家等到你的好消息。”孟郊摸着母亲长满老茧的手,不禁感慨万千,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娘,我不会辜负您的期望,你就等着我的喜讯吧!”看着母亲刻满皱纹的脸,他心血来潮,我们正如小草,怎能报答母亲如三月阳光的温暖呢?便写下了这首流芳百世的名诗: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是啊,母爱是春天温暖的阳光;母爱是夏天习习的凉风;母爱是秋天累累的硕果;母爱是熊熊的火焰。

窗外依然寒风凛冽,而屋内却温暖如春。

游子吟

郑一鹏

夜暮降临了,村庄里的人都回自己家休息了,只有孟郊家的灯还亮着,孟闻的母亲正在为即将远出的儿子做准备。

母亲一会儿为儿子装点干粮,一会儿再装点盘缠。母亲看见孟郊的衣服已经破了,就拨亮油灯,拿出针和线,准备缝。

突然,孟郊从屋子里走出来,把母亲手中的针和线抢过来说:“娘,您已经老了,不要再缝了,快回屋睡吧。”说着,就扶母亲进了屋。

夜已经很深了,伸手不见五指。母亲听孟郊屋里没有动静,就把油灯再次点燃,把衣服拿过来,一针一线细细地缝着。母亲看扣子松了,就把它缝得牢牢的,母亲看衣服破了个洞,就小心翼翼地缝得结结实实的,她一不小心,把手扎破了,流了很多很多的血。由于天快亮了,母亲顾不上疼痛,又拿起针线缝了起来。

母亲想:“儿子这次出去,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我得细细地缝,把衣服缝结实了,好让他多穿些时间。”

天亮了,孟郊走出来,发现母亲一夜没睡,当他看到母亲手上的血以及缝好的衣服时,感动得流下了热泪。孟郊心想:“我们儿女好比是小草,永远报答不了阳光的哺育之情,当儿女的也永远报答不了母亲给予的恩情,母爱是多么伟大呀!”

游子吟

孟郊,唐代诗人,出身贫寒,屡次赶考,方中进士。

一次赶考前的夜晚,他和母亲围坐在小炕桌前。昏黄的油灯下,孟郊刻苦读书,母亲在为他缝补衣裳。母亲左手拿针,右手拿线,正在穿针引线。由于人老眼花,半天也没穿好。孟郊抬起头来,“娘,让我来吧!”“不用,不用,快看你的书。”母亲一边说,一边继续穿针引线。忽然,母亲的手指被扎了一下,渗出了鲜血。孟郊夺过母亲手中的针线,一边替她穿好,一边动情地说:“娘,这次去长安,我一定要好好考试,早日考上状元,也好孝敬您老人家。”母亲高兴地说:“好孩子,娘就等着这一天哪!”

孟郊继续埋头读书。娘一边缝补一边说:“孩子,出门在外没人照顾,你一定要学会照顾自己。”孟郊说:“娘放心吧,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说着,又把油灯拨亮了点儿,朝母亲那边推了推。母亲说:“天冷了,娘给你缝了件新棉衣,来,试试看合不合身。”孟郊穿上棉衣,身上顿时感到暖和了许多。母亲说:“好吧,快脱下来让娘给你把纽扣钉上,明天就可以穿着上路了。”

夜已经很深了。母亲说:“孩子,快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赶路哪!”孟郊说:“娘,

您也早点睡吧,为了儿子赶考,你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母亲说:“你这一去,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娘还要给你再准备准备其他东西。”

孟郊的眼睛湿润了。他的眼前,浮现出母亲白天下地劳作,夜晚纺线织布的身影。母亲的白发越来越多,身体越来越消瘦。看着灯下母亲那穿针引线的瘦弱身影,他翻身起床,提笔写下了那发自内心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从此,这脍炙人口的诗句,就一直流传到现在。

灯下那圈温暖——《游子吟》改编

永泰实验小学 六年(4)班 卢宇 指导教师:李秀云

寒冬的夜渐渐深了。夜幕就像一块巨大的黑布将整个世界包裹起来只剩下皎洁的月亮和调皮的星星依旧在天空中闪烁。寒风呼啸冷得人直哆嗦。

一间简陋的茅屋里依旧透着一丝微弱的灯光。是谁?这么晚了还未入睡?是一个学子还在悬梁刺股般地苦读还是一位勤奋的纺织女工依旧在劳作?

只见在微弱的灯光旁坐着一位满头白发的老母和一位秉烛夜读的学子母亲膝上放着一件未做好的衣裳旁边还堆着几件显然是正在为即将远行的儿子缝制衣服。

她一手捏着针一手拿着线将线伸进嘴里舔湿再用大拇指和食指捻得细细的。然后借着微弱的灯光对准针孔穿。第一次失败;第二次依旧失败;第三次还是失败„„可她仍然不放弃。 如此反复了几次她还是没能成功。她开始怀疑:“难道我真的老了吗?难道我连线都穿不来了吗?”寒风从窗缝中疯狂地灌了进来冷得她瑟瑟发抖在一旁读书的儿子见了心疼地说:“娘别缝了快去休息吧。”“没关系娘还不累。”她坚决地摇了摇头。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努力针线似乎也被感动了, 她终于成功了!她欣喜若狂, 脸上笑纹如花!便在线的末端打了个结。开始埋头专心致志地为儿子缝起衣服来,

每一针每一线都缝得那么仔细,似乎要把对儿子浓浓的爱深深的情连同丝线一起缝进衣裳;衣服的每一个角落都缝得严严实实的,生怕儿子久久不归衣服不耐穿而在外受冷受冻„„

天上的月亮凝视着这位慈母,星星们也停止了捉迷藏的游戏,他们都被这感人的画面深深地吸引住了。

窗外,天更冷了!风更狂了!但屋内,却让人倍感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