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寒三友的意思
初二 记叙文 4608字 1648人浏览 安心移民03

【岁寒三友】的意思

当我们散步在公园小径,或是路过江岸渡口,或是游览在名山大川幽深之处, 我们也许正怡然陶醉于秀丽景色,也许正不堪跋涉而身感疲惫。突然间,有几株劲节挺拔的植物映入眼帘:它们站得笔直端庄,却好似有些害羞地将头垂下,正向我们颔首作揖;当微风轻轻地吹过,那自然上下摇晃的神态,又好似向我们鞠躬致敬。

我们突然感受到:大自然也是如此地眷顾,我们头顶一片蓝天,在大地上共同繁荣,而他们却懂得放下傲慢,和谐相处,对路过的陌生人,也是这么谦卑有礼„„

后来,文字诞生了,作为象形文的「竹」字,也许就是要告诉我们:立身要端直,处事要谦卑。先哲的智慧或许早有预料,我们今天的社会到处充满了激烈的竞争,大自然的生态环境也会遭到破坏,便以「竹」字来劝诫我们:人与人之间,人与大自然之间,都应该彬彬有礼,以和为贵。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竹子还具有无私奉献的精神。对人类来说,竹子几

乎全身是宝。当春风解冻,万物复苏,竹林里就萌发了「雨后春笋」,它们在清新的泥土里被拔出来,奉献给人类的餐桌,成了美味佳肴。

有的竹笋存活下来了,经过几个寒暑春秋,身体长得粗壮结实了,便又奉献给了人类的生活。粗大的可以做建材,修筑成竹楼以便人们安居,做成竹床以便人们安睡,做成竹椅以便于人们休憩;细小的又可以晾衣服,适用的还能做成乐器。若是将竹子进行加工,还能编凉席,做竹筷,织菜篮等,满足了人们日常生活所需。

新鲜的竹叶,被采摘下来,老妈妈包出了清香扑鼻的粽子;而枯落的竹叶,又被勤劳的农家人拾回家,晒干了,用来做柴火。而竹根呢,也是不能废弃的,经过心灵手巧的艺术家的加工,成了美观雅致的竹雕,也许是一个龙头拐杖,也许是一个精美的笔筒„„

竹子无怨无悔,奉献给人类所有的一切,不能不让我们敬佩。什么是大公无私,当我们为一点小名小利,在那里尔虞我诈,你争我夺的时候,面对竹子的奉献,我们真是自惭形秽了。

古人爱竹,许多的文人墨客都为之挥毫吟咏,绘画抒怀,因此也形成了独有的竹文化。人们对竹的嗜好和爱慕,并不完全是因为竹的便利,而是竹子本身所具有的品质。司马迁说:「竹外有节礼,中直虚空。」,也许正是道出了竹之所以为人喜爱的原因吧。

竹中直,我们想到立身行事应该不偏不倚,端正廉直,不昧自己的良心而不自欺,不贪求身外的利益而不欺人。竹虚空,让我们想到修身进学应该要虚心受教,虚己待人,才能得到贵人的指点,四处逢源。虚空也是一种超脱,心底清

净,便能宁静致远。所以白居易有「水能性淡是吾友,竹解心虚即吾师」的真心话语。

竹身劲节挺拔,其实才是它真正魅力所在。它告诉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应该知礼节,在威逼利诱面前应该有气节,在仁义忠信面前应该不污名节,而于伦常大道之间应该守其贞节。古今的仁人志士倾慕竹之有节,发自内心赞叹道:「竹死不改节,花落有余香。」

古人认为竹本是草的一种,也许是因为它的中直、虚空、有节,才使它超然挺拔于其它草类之间,而且凌冬不凋,叫做冬生草。司马光曾感慨竹子顽强的生命力,作《种竹斋》诗云:「雪霜徒自白,柯叶不改绿。」

也正如此,历代翠竹就与松柏、梅花合称为「岁寒三友」。我们生为人,秉承天地合气,与大自然同体枯荣,为人而不如竹乎。竹之意蕴,正是我

们的良师益友。

梅,「独天下而春」,作为传春报喜、吉庆的象征,从古至今一直被中国人视为吉祥之物。「梅具四德,初生为元,是开始之本;开花为亨,意味着通达顺利;结子为利,象征祥和有益;成熟为贞,代表坚定贞洁。」此为梅之「元亨利贞」四德。梅开五瓣,象征五福,即快乐、幸福、长寿、顺利与和平。

冬春之交,仍是严寒肆虐之际,朵朵梅花如疏枝缀玉凌寒绽放,或艳如朝霞,或翠似碧玉。在万物凋零,百花绝迹的苍茫大地上尤为赏心悦目。「不要人夸好艳色,自留清气满乾坤」。梅清雅俊逸的高洁品格深为人们所钟爱。

此花不与群花比,傲立严寒别具惠韵,与兰、竹、菊并称为四君子,疏淡而清芳。自古以来赞颂梅花的诗句,描绘梅花的佳作,不但让喜爱梅的高人逸士们得以一诉衷肠,更留给今人无限的审美愉悦和丰富的遐想。这些经典的篇章,传神而纯粹,细细品之,常常令人难以分辨哪儿是梅花,哪儿又是写花之人。最能展现梅花高洁之韵的,莫过于南宋诗人陆游的《卜算子》了,「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作者以花言

志,以物喻人,纵使饱经风霜却宁坚守一身正气和傲骨,不同流合污,此情此心何以堪?唯有将满腹心事,转付于独步早春,高洁孤傲的解语梅。

而北宋诗人林逋《山园小梅》似乎另得梅趣,一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不露痕迹地将梅花包裹在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的文气氤氲里,为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冷艳清奇的梅花,加上了几笔婉约浪漫的色彩。当年乾隆皇帝弘历下江南时,流连于苏州虎丘定园,想必也是被园林的曲水疏梅感染,即兴挥毫,将一句「疏影

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留在了园林的一块大石上,成为定园里一道特殊而雅致的风景。如今先人已故,我们只能依稀从梅花无言的冷香里,遥想那位君王昔日的风采,和微云淡月下的悠悠梅韵。

于是乎,对于爱梅切切的雅士们,赏梅成为一门独特的艺术。有「四贵四不贵」一说:贵疏不贵繁,贵合不贵开,贵瘦不贵肥,贵老不贵新。梅的枝干以苍劲嶙峋为美,形若游龙,遒劲倔强的枝干,缀以数朵凌寒傲放的淡梅,兼覆一层薄雪,「古梅一树雪精神」,俨然天成一幅水墨大写意。

先人们这份爱梅的情结,赏梅的情趣,为后人流传下来许多经典梅园,为

梅也为梅的知音们,延续着这道美丽的人间佳景,留下了一个个优美的传奇。苏州古城西面的光福梅景堪称一绝,诸峰连绵,重岭迭翠。梅花在邓尉山一带,绵延三十余里,远远望去,梅海凝云,若雪若霞。清初江苏巡抚宋荦感慨此壮观梅景,当即挥毫题下千古绝名「香雪海」,成为甲天下的赏梅胜景。每当冬末春初,梅花便迎寒开放,舒展其幽姿雅韵,阵阵冷香沁人心脾。引来无数的游人雅士徜徉其间探梅咏梅,欣赏其独有的高枝胜韵。所以大自然是最杰出的艺术大师,人间所有杰作的产生,亦无非是妙手偶得于天成。

正因为梅所独具的这些优秀的生命质量,以及旺盛的生命力,庭院、山坡、河堤、悬崖,都有她「俏也不争春」,「清极不知寒」的凛然身影。师法自然,默默屹立在大自然中的这些大师们,无言地向人们传达着本真无华的生命意义,无时无刻不在四季轮转的更迭中,示现着最究竟的化育之道。

「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就不同。」一株清梅,心澄体静。诚愿世间尽得如梅般高洁之士,留得清气满乾坤。

相关事件

缘起苏东坡

北宋神宗元丰二年(一○七九年),大文豪苏东坡遭到权臣排挤,被贬至

黄州(今湖北省黄冈县)。初到黄州时,苏东坡远离亲友,非常苦闷,唯有寄情诗歌,以解烦忧。《卜算子. 黄州定慧院寓居作》正是他当时心情的最好写照:“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捡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稍后,家眷来伴、朋友来访使他的情绪渐渐好转,然而生活上的拮据仍然是很大的问题。为了解决经济困难,苏东坡自己开垦了一片荒地,种植稻、麦、桑、枣等农作物。不久,他又在田边筑起一座小屋,在屋子四壁画上雪花,取名为“雪堂”。苏东坡在院子里种上松、柏、梅、竹等花木。整个寓所被他装扮得素净典雅,十分切合苏

东坡当时的心境。一次,黄州知州徐君猷特意来雪堂看望他,见他的居所冷清萧瑟,便打趣地问他坐卧起居,满眼看见的都是雪,是不是太寂寞,太冷清?苏东坡指着窗外摇拽的花木,爽朗地笑道:“风泉两部乐,松竹三益友。”意思是说,清风吹拂和泉水淙淙的声音就是两曲优美的音乐,枝叶常青的松柏、经历寒冬而不雕谢的竹子和傲雪绽放的梅花,便是相伴严冬最好的朋友。徐君猷见苏东坡在逆境中能以“松、竹、梅”自勉,仍然保持凌霜傲雪的高尚情操,非常感慨,从此对他更加敬仰。

传统寓意图案

《孤本元明杂剧》缺名《渔樵闲话》四:“那松柏翠竹,皆比岁寒君子,到深秋之后,百花皆谢,惟有松、竹、梅花,岁寒三友。”清高宗御制诗三集也曰:“南宋马远有岁寒三友图。所绘松竹梅。三友图在内府。乾隆帝有题诗。”据此,足见宋代已把松、竹、梅作为岁寒三友了。这一图案花纹,明清以来的瓷器、衣料、家具、建筑等应用较多。

三友对联

松柏风度 ,梅竹情操

岁寒三友

格超梅以上,品在竹之间

竹开霜启翠,梅动雪前春

吾爱松柏梅兰友,任尔东西南北风

品若梅花香在骨,人如秋水玉为神

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

学翠竹到老虚心留劲节,敬苍松久经风雨不知寒

松竹梅岁寒三友,桃李杏春暖一家。

心有三爱奇书骏马佳山水,园栽四物翠竹青松白梅兰

岁寒三友

红梅傲雪花千树,青松耐寒叶万年

青松翠柏迎春至,白雪红梅送福来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梅松竹岁寒三友,廉正清为官三要

梅松竹岁寒三友,书画诗翰苑一池

松竹梅岁寒三友 日月星碧空一景

松竹梅岁寒三友,风雅颂文史四精

松竹梅岁寒三友,桃李杏春风一家

松竹梅岁寒三友,忠孝悌为人三要

宁知霜雪后,独见松竹心

梅花铁为骨,绿竹虚作心

风吹竹叶龙摆尾,雨打鸡冠凤卢头

风摇竹影有声画,雨打梅花无字诗

雪里梅花称俊杰,霜中菊蕊是英豪

松花漫天千年药,桐叶满云五色香

松阴一径白云湿,花影半帘红日迟

庙会小吃

一般人谈到岁寒三友皆知为松、竹、梅也。但是早年的京华,每届隆冬,亦有所谓“岁寒三友”,但非松、竹、梅,而指“半空儿”、冻柿子、海棠红”。

所谓“半空儿”,即果仁稀小的花生。那时一般干果行商,趸进大批花生,分别拣择其肥瘠,按货论价。花生果空而不实者,值最低廉,贩商购得,炒得焦熟,以其香甜气味,售诸爱好者,取名“半空儿”。

寒冬小巷,常有小贩身背大麻袋,叫卖“半空儿,多给”。居民恒有爱食此者,儿童因出少许钱可买一大堆,亦喜而购之。小贩虽背大麻包,却并不沉重,简单易卖,很快售罄,满意而去。间亦有狡黠的摊贩,以“半空儿”掺入肥硕花生米中,论堆发售,待顾客购得吃时方知上当。

另一“友”为“冻柿子”。柿为秋熟果品。北京的西山、北山产量最丰。柿子初收上市,小贩叫卖:“赛倭瓜的大柿子——涩了换喇!”及至霜降过后,叫卖改为:“喝了蜜啦——大柿子!”就此两种吆喝声,便可晓得秋柿

与冬柿之不同。柿初熟期,皮厚味涩,须经人工“漤”过,则色红味甘,食之清脆。一遇霜降,柿已熟透,涩味全消,而肉质熟烂,成为蜜汁,所以此时叫卖者以“喝蜜”来形容。到了冬令,经过严寒,柿子汁液冻结,用快刀切成薄片,食之凉澈心脾,且有润燥、利大便之功。当时或有谓能祛除煤气者,不知此言是否科学。

第三友者是“海棠红”。所谓“海棠红”,实是冬天已届全红的海棠。这种海棠经过严寒,冻得很坚实,街头小贩颇多贩卖,买主大多是孩童。此种海棠,手捏把柄,含入口内一咬,冷透牙根。笔者幼时常乐于此道,每与同玩小孩,各持一枚咬之,冰得每人频频挤眼而笑。我们淘气时,就把冻海棠用筷子夹起,接近炉火烤之,海棠冰质渐融;多烤一会,常因海棠皮破而发出吱吱声,然后再放入口中,那种凉不凉、热不热的味道,唯有孩子们才知其中乐趣。由于海棠全身通红,加上一烤,水汁漾出,其色更为鲜红,故称之为“海棠红”。

“半空儿”、“冻柿子”、“海棠红”这三位一体的“岁寒三友”,是北京人的独特享受。有些摊贩专卖此“岁寒三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