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多雨
初二 散文 2569字 89人浏览 请叫我女神2号

江南是什么?江南是西子湖里的荷花,江南是水乡一望无垠的稻田,江南是青瓦白墙下的宁静,江南也是续续断断的雨丝。江南多雨,从荷月的梅雨到小阳春的冬雨,雨丝如针,如线,在描叙,在倾诉。? 一】又是孟冬,入冬前的温暖犹如阳春。这是江南特有的气质,用阳光温暖往事,用雨丝洗涤心灵。把优雅搬进雨地里的八角亭,斟一壶三月的茶,读书独冥都是恰到好处。童年的无限思念,溪滩那几棵嶙峋的树,那种被称为鸡爪子的果实现在是否已经成熟?四明山上应该入冬了吧!我选择了一个下着细雨的晨,第三次搭车回到童年的四明山。前两次上四明山,第一次是出于中国人传统的礼节,正月给两位舅舅拜年。第二次是出于中国人的孝义,清明给外公外婆扫墓,这一次是出于我个人的童心未泯,因为四明山对我来说是百看不厌。每当心情略起波澜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去找适合自己的港湾。山乡的山岚很浓,淹没了山村的宁静。山崖上的岩壁已经挂上了冰凌儿,成片成排的好像戏文里小姐闺房里珠帘,隐藏着如缎的山川,如画的美人。墨色的竹林,火烧的枫树,以及各种入冬前的黄色,淡黄如鹅绒,蜡黄如玉脂,金黄如稻浪,灰黄如竹心,褐黄如泥土里吐露出来的一盏青灯。山核桃熟了,倔头倔脑在叶片间鼓起头皮;野葡萄熟了,成窜的紫色在灌木丛中吊起胃口;彩球熟了,团团簇簇肉嘟嘟的捧着笑脸,猕猴桃也熟了,在毛茸茸的藤条间垂下有孕的肚子。才蹑手蹑脚的靠近,一羽机警的山雀儿,在你的视线里面匆惶跃起,一声尖叫,直冲山那边的那朵云。水面也成墨色,静的可以看清水底的石头、枯枝枯叶。投入一团香糠,一圈水晕由近到远的散开,水底的鱼迅速聚拢过来,不怀好意的撒下一枚鱼钩,只在瞬刻之间,鱼漂一沉,顺手一提,水面泛起白花。一条金色的鲤鱼在波光里与你较力,鱼竿与鱼线在青山绿水拉起一道弧月般的弓,我赢了,他无辜的眼神被我的五指从他的港湾捞起,他赢了,“嘣”的一声他带走我的兴奋和鱼钩从我的视线里箭一般的逃离。我不喜食鱼,而热衷那份收钩的快乐可以让心情舒展,郁闷散去。行走在一个人的天空里,一个人山林间,毛毛雨丝飘飘洒洒,润着额头的发丝,发香如伊,发香如人。你可以在青山之间种下一些思念,你可以让思念在雨丝的韵律中飞扬。这是一个人的好处,从害怕孤独到享受孤独。回到屋子里里,炭火在堂屋正中跳动着,不温不燥,正好!思念泛滥的时候,看见什么想什么,在火光中,你的视线里面会出现一个浮雕般的面孔,似笑非笑,也随着在炭火在跳跃。他或许不是你的恋人,你却一再强调他是你最爱的 人。醒来,天亮了,灯也依旧亮着。雨停了,梦却没停,生活还需继续。? 二】从大山回来,毫无倦意,躺下睡,睡了醒,猪一般的安逸。屋檐下的一只麻雀,每天在醒来推开房门的时候先跟你打招呼,然后支溜就躲开你未散尽的哀怨跳到街对面的电线上傻乎乎的看着你。窗台上的菊花,比别家的开得晚一些,这个时节才香气袭人。有时候,迟到并不是落伍的,如菊,到了季节,总会开放的。秋天应该告别了,冬天也应该到来了。而大脑的皮层还在怀念夏天的山坡那一席松软的草地,水蓝色天空,星星遍野,忽然一阵风,下一场流星雨,你拉着她的手,想拼命的许愿都来不及。太罗曼蒂克的东西,只能枕在自己的梦。如果你坦然一些,接受阳光赐予你的温度,也愿意去聆听满空飘渺雨丝沉静中的喃喃细语,你会了解风的故事,他会告诉你,人可流浪心别流浪。罂粟长得很好,开始吐绿。每年我都会栽上几棵,只在乎她的美丽。可惜的是,她的花期很短,一恍眼的一天时间,开了就谢。每一个女人都带着让男人瞬间倒下拜服的剧毒,如果你坦然一些,接受她所有的一切,而不排斥缺点,那么缺点也是优点。? 三】在初冬凌晨的四点十分,我竟然醒了。该死的习惯还是让灯还守侯着自己的亮度。推开门,那只麻雀还来不及问候。沁骨的风却立马跑进你的屋子取暖,导致一屋子弥漫着新鲜的空气。窗外还是下着雨。准确的说是下了一夜的雨,思维从雨地里钻出来,发丝湿漉漉的拍打着神经。这个飞絮飘飘的冬季,许多人的选择,窝在家里,啃着瓜子,看着让你哭鼻子又浪费餐巾纸的韩剧。我也喜欢窝在家里,但是太离谱的韩剧我是不看的,如结局不是吃泡菜得了癌症就是车祸。我喜欢听京剧,这也有让身边的朋友匪夷所思,未老先衰或者是提前退休。因为大多数

我这个年龄的人的心目中,京剧属于已经谢幕,高高挂起的东西。熄了屋子里的灯,打开电脑视频。“左手拉住了李左车,右手又把栾布抓~~~!”《淮河营》悠悠荡荡。“三人同把那鬼门关上爬,生死二字且由他。”关于生死二字,也就只剩下这唱词中的且由他。每个人都不会把命看着那么慷慨,如果为了情字去捐命或者什么殉情自杀,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而结局只有一个,成为街头巷尾的新闻而不会成为爱情典史中的榜样和楷模。许多人觉得,走投无路的时候,只有命是自己的,自己有权去处理和选择命的归宿。我觉得这是错误的,关于命的归宿,父母在堂的时候,是属于你的父母的,因为他们把你养大总指望你把他们养老。父母双亡的时候,命是属于孩子的。因为你要把他养大他还指望能够养你到老。这是活着的意义。我也曾看过情景剧一类的片子,在我当兵的时候,也许部队里面唯一可以去观摩女性与爱情的窗口的地方只剩下电视。已经忘记那个片子叫什么名字了,只记得主演叫常盘贵子,很感性也很悲苦的一个爱情故事,我竟然一集不落看完,最后发展到电视房里的人满为患,而且大部分都是刚下连队的新兵,我在其中谈的眉飞色舞,教导员一进门冲着我一顿狠批。:“你瞧你的德性,哪里是干部的样子!”现在想想,这个批评有些冤枉,小日本的政客很可恶,但是日本的女人未必可恶,日本女人演绎下的日本故事只要是情节唯美的,我还是可以接纳的。前些日,我说了一句:“道非道,非常道。”家里的少爷[外甥]马上接口:“老舅,你也知道周星弛说过这句话!”如果文化沦落到这个地步,那才是最悲哀的事情。? 四】窗外的雨儿在晌午滴答了一阵,悄然而止。河对头搭起了戏台,叮铃哐当敲打起来非常的闹热,前些天的雨丝飞扬,招致停演牌高挂了几日。雨停了,生旦净末丑立马会在台上演绎起来,老头老太太们早早摆满了长凳藤椅,直到入夜锣声一响,笔笔直直,恭恭敬敬眯着眼睛,回味和欣赏她们所钟爱的艺术。小孩子们也不安分,围着台脚看着演员梳妆上场,他们不关心台上的

故事情节和演唱的功底,只关心二胡来回扯动的声音和小商贩葱油饼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