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记忆 作文
初三 记叙文 6589字 8612人浏览 大雪61

城市记忆

这是一座大都市。

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是这座城市的写照。一座座高楼大厦耸立在马路两旁,亭亭玉立,柏油路两旁,矗立着苍翠欲滴的树木,宽敞的道路上空架着立交桥,蜿蜒盘旋,汽车穿梭其中。大马路上,红灯亮时,城市得以有一刻的沉寂,绿灯一亮,立即打破了先前的寂静,又忙碌起来,继续奏响城市进行曲。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没有白天的喧嚣,这座城市时不时会回想起以前,回想起它披上华丽之前的原本面貌„„

几年前的城市,是一个贫穷落后的边陲小村庄。在那里,砖瓦房一座挨着一座,屋前是大片大片的稻田,稻穗在风中摇曳。

清晨,太阳还没升起来,天空中披着薄如蝉翼的雾,朦胧之中点缀着几点疏星。一群早起的鸟儿已在枝头上唱着婉转的曲子。好几户人家的烟囱上空炊烟袅袅,与半空中的雾萦绕在一起。

田间,已是一片忙碌的景象。人们在忙着给农作物浇水、施肥,沉睡了一夜的稻苗,此刻张开大嘴,贪婪地吮吸着养分,稻杆吸收了养分之后挺得更直了,满足地在风里摇摆。

雨天的田野稻苗就更畅快了。豆大的雨打在稻苗身上,稻苗尽情享受这场甘霖,尽情吸收养分,痛痛快快地享受大自然的滋润。

然而,雨天的道路就不那么容易走了。因为不是柏油路,路面经过雨水的冲刷后变得松软,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车子经过,溅起一片泥花,并且,还一路颠簸不停,人们出行极不方便。

当大雨停止了它的倾泻,太阳这才拨开云朵,放射出万丈光芒,这时候,田野出现了人们忙碌的身影。身影影影绰绰,在田间跳跃。杂草长了,要及时清理,养分少了,要及时施加,一点也不能马虎。阳光越来越强烈,田野里农作的人们汗流浃背,额头上布满了汗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晶莹剔透。人们并不顾得上这些,用手背在额头上一抹,就又继续忙碌起来。直到傍晚时分,人们这才完成农活,迎着夕阳,带着几分疲惫,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

时光飞逝,昔日的小村庄褪去矮矮的砖瓦房,褪去泥泞的乡间小道,披上华丽的外衣,高楼雨后春笋般一座座耸立在城市的土地上,空气中弥漫着城市的气息。

过去那个小村庄已成为这座城市的记忆,而那段贫穷落后的岁月,城市将永远记住,永远„„

城市记忆

每当夜深人静之时,这座城市没有了白天的那般喧嚣,我常常会回想起从前,回想起它披上华丽的外衣之前那古朴的原貌„„

多年前的上海,还是处在“弄堂时代”。在那里,石库门房一座挨着一座,“五香茶叶蛋,薏米莲子羹„„” 这是在老上海弄堂里日常都可以听到的叫卖声,也是老上海的弄堂留给人们的最深印象 „„

弄堂之所以会被老上海人所喜爱和留恋,主要是由于它具有浓烈的人情味。在这里有着亲密的邻里关系,几户人家合住的石库门对门而建,自然形成了绵延的弄堂,邻里之间可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

还记得长辈们常常提起的弄堂生活。在悠闲的下午,人们总手拿蒲扇,拖着藤椅,三三两两地倚门而坐,大家在一起拉家常,谈山海经。或者有一小群老人聚在一起,打牌,下棋,搓麻将,其乐融融。而小孩子们则玩着现在的孩子根本不可能去玩的弄堂游戏。

弄堂里的人还很乐于助人,雨天帮着收衣服,晴天帮着晒被子。邻居间偶尔发生了口角,便会引来其他邻居的劝阻。就在这狭小的空间内,人与人不仅靠得很近,而且心灵之间没有隔阂,便自然地形成了独特的上海弄堂文化。

如今,随着上海世博会的召开,城市的新规划使上海又发生了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与发展。现在的城市写照便是这般景象: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座座高楼大厦矗立在马路两旁;柏油路旁,伫立着青翠的树木;宽敞的道路上空架着立交桥,蜿蜒曲折;一条条隧道在地底盘旋,地铁在其中穿梭。马路上,红灯亮时,城市便有一刻难得的沉寂,绿灯一亮,立即打破了先前的寂静,又再一次忙碌起来,继续奏响这城市进行曲。多少年曾住在石库门的人们住进了两室一厅、三室两厅,空间宽敞了,生活方便了,却少了许多从前的乐趣,以前那融洽的邻里情感也随着这一扇扇坚固的防盗门和冰冷的钢筋水泥被无情地隔开,渐渐地从人们的脑海中远去„„

“Better city , better life”,我多么希望伴随着上海世博会的,不仅有黄浦江畔灯火璀璨的宏伟建筑,而且还能有在上海许多条弄堂里,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缓缓地摇着扇子,舒心地微笑,过着其乐融融慢节拍生活„„

每当夜深人静之时,这座城市没有了白天的那般喧嚣,我常常会回想起从前,回想起它披上华丽的外衣之前那古朴的原貌„„

多年前的上海,还是处在“弄堂时代”。在那里,石库门房一座挨着一座,“五香茶叶蛋,薏米莲子羹„„” 这是在老上海弄堂里日常都可以听到的叫卖声,也是老上海的弄堂留给人们的最深印象 „„

弄堂之所以会被老上海人所喜爱和留恋,主要是由于它具有浓烈的人情味。在这里有着亲密的邻里关系,几户人家合住的石库门对门而建,自然形成了绵延的弄堂,邻里之间可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

还记得长辈们常常提起的弄堂生活。在悠闲的下午,人们总手拿蒲扇,拖着藤椅,三三两两地倚门而坐,大家在一起拉家常,谈山海经。或者有一小群老人聚在一起,打牌,下棋,搓麻将,其乐融融。而小孩子们则玩着现在的孩子根本不可能去玩的弄堂游戏。

弄堂里的人还很乐于助人,雨天帮着收衣服,晴天帮着晒被子。邻居间偶尔发生了口角,便会引来其他邻居的劝阻。就在这狭小的空间内,人与人不仅靠得很近,而且心灵之间没有隔阂,便自然地形成了独特的上海弄堂文化。

如今,随着上海世博会的召开,城市的新规划使上海又发生了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与发展。现在的城市写照便是这般景象: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座座高楼大厦矗立在马路两旁;柏油路旁,伫立着青翠的树木;宽敞的道路上空架着立交桥,蜿蜒曲折;一条条隧道在地底盘

旋,地铁在其中穿梭。马路上,红灯亮时,城市便有一刻难得的沉寂,绿灯一亮,立即打破了先前的寂静,又再一次忙碌起来,继续奏响这城市进行曲。多少年曾住在石库门的人们住进了两室一厅、三室两厅,空间宽敞了,生活方便了,却少了许多从前的乐趣,以前那融洽的邻里情感也随着这一扇扇坚固的防盗门和冰冷的钢筋水泥被无情地隔开,渐渐地从人们的脑海中远去„„

“Better city , better life”,我多么希望伴随着上海世博会的,不仅有黄浦江畔灯火璀璨的宏伟建筑,而且还能有在上海许多条弄堂里,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缓缓地摇着扇子,舒心地微笑,过着其乐融融慢节拍生活„„

上海的城市记忆

两千多年前的亚里士多德曾说过这么一句话:“人们为了生活来到城市,为了生活的更好留在城市”。然而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上海世博会的主题也恰恰正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不仅是一个巧合,更代表了人类对城市亘古不变的希冀与期待。

城市,是时间流逝所留下的痕迹,是人类文明进步的见证,同时也是人们安居乐业的美好家园。上海作为一座海滨之城,骄傲地挺立于中国最具现代特征和现代意义的城市队伍之中。上海高水准的城市公共设施以及高速发展的社会经济使得每一个人引以为傲。如今,上海正在努力建成国际化大都市,并为2010年的“世博会”规划市政建设,届时上海定会以精神焕发的面貌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佳宾,自豪地展示中国城市现代化的美好前景。而为了达成这一宏伟美好的目标,一座座钢筋水泥构建的混凝土建筑拔地而起,对应的,一片又一片故旧建筑凄然倒下。

这些令人骄傲的城市记忆也许在开发商急功近利的眼中一文不值,但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些城市记忆串联着珍贵的历史文化精神。德国思想家雅斯贝尔斯说:“从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到自己,就好像站在时间的一点,惊奇地注视着过去和未来,对过去我们看得越清晰,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就愈多。”这对于上海的发展也同样如此,铅色的高楼大厦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不可能长久,而一座城市的文化记忆却是永恒的。那些看似窄小破旧的弄堂,墙壁斑驳的旧式建筑,无一不是一部具体真实的人类文化与城市发展轨迹的记录簿。历史和文化才是一座城市长盛不衰的魅力与个性。在这些老屋老街的背后所隐含着的民俗民风,独特历史构成了上海的底蕴和内涵,这些历经岁月沧桑却依然风光依旧的古建筑,浑身上下洋溢着的是一种无法替代的文化气质。

历史建筑和历史景观在城市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它们是历史的见证。越是现代化的社会,越会将自己的传统和历史文化奉若神明。因为正是由于它们的存在,城市的发展才具有了历史的延续性和连贯性,生活在城市之中的市民才能拥有同一份记忆,才能让情感联系得更为紧密。

易中天说,中国没有哪座城市比广州、上海和香港这些商埠更像一个大商场了。的确,除去购物城、名牌街、写字楼、银行、商场、超市等,上海还会剩下什么?如果我们仅有的这些城市记忆也消失了的话,外来观光者对上海当地的历史及文化传统还能有什么体会呢? 城市,自古以来便担当着使生活更为美好的重任,她身上所承载着的是几代人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与向往。诚然,从金贸大厦,东方明珠,陆家嘴金融中心等等宏伟建筑的拔地而起到现在的轻轨,磁悬浮列车等先进交通工具的出现,这些都无疑证明了城市对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所做出的卓越贡献。然而,这还只是停留在物质文明的层面上,真正美好的生活同样也包括精神世界的丰富。而从这个角度来说,每一个城市记忆都是建设精神家园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只有让我们共同来保护这些珍贵的记忆,才能真正实现“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宏伟目标。

上海的城市记忆

在中国许多城市中,上海无疑是个异类,各国公民在这里汇聚,各种思想在这里碰撞,上海就像一个身穿旗袍的舞女,摩登而不失优雅,踏着时代的节拍,一次又一次华丽地转身,但古韵却不曾消失。

在我看来,上海最美丽的风景不是外滩那争奇斗艳的外国博览会,也不是陆家嘴那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石库门,才是最美的风景,她是城市生活的完美诠释。

风叩着黑漆大门上的铜门环,一盏昏黄的灯在厢房的窗柃上摇曳,顽皮的孩子老杨松木楼梯板上蹦跳,只呀有声。弄堂远处飘来悠远的“桂花赤豆汤——甜酒酿”的吆喝,这是石库门的风景。是久远但永远不会被忘怀的声音。

上海石库门不同于北京四合院的“土”,她的出现是那个“华洋杂处”的上海城市生活的一个写照。从她的建筑样式上就可以看出这是一种“中西合璧”文化的混合体。门和房间,天井的布局时中国传统建筑的格局,但二楼的窗户与门头的石刻门券却透露出西式洋房的装饰风格,石库门在诞生之初,是整幢出售的,要买得起,需有些“身价”,从四十年代开始,每幢石库门差不多是四方杂处,“七十二家房客”,上海人亲切地把其称为“弄堂”,散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这些弄堂犹如其形状——“品”字形,折射出岁月的变迁与城市人的生活百态。

前楼客堂左右的厢房与亭子门构成了石库门最基本的元素,这种特殊的房屋结构形成并造就了老上海人的生活方式与相互关系,孕育了无数老上海人的童年,各家各户似是一个大家庭,互相关照,守护。隔墙有耳,楼上楼下只要一声招呼,左邻右舍得人马上会过去帮忙,这家小囡病了,隔壁阿婆`代为照料,那家阿姨包了馄饨,定会每家送碗尝鲜。那是何等的温馨啊!

石库门之所以美好,是因为邻里之间热烈,融洽,她那带给人的宁静温馨的生活方式是农村的人所羡慕的,城市,之所以会让生活美好,是因为人与人之间交流紧密,人是社会性动物,需要交流,需要一份融洽的人际关系。正如奥涅格所说:“人,正如树枝与树干连结在一起一样,脱离树干的树枝很快就会枯死。”石库门,作为上海这座城市的一部分,正是充当了这样的载体。石库门的出现,让城市真正地使生活变得美好。

两千多年前的亚里士多德曾说过这么一句话:“人们为了生活来到城市,为了生活的更好留在城市”。两千年后的今天,上海世界博览会的主题应征了这句话:“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难道是巧合吗?这不仅仅是巧合,还代表了人类对城市永恒不变的希望与期待

城市,是时间老人留下的脚印,是见证人类文明的进步,也是丰衣足食的美好回忆和家园。上海作为一座时尚之都,一座海滨之城,骄傲地引领着中国乃至世界的现代特征和现代意义的队伍之中。上海高标准的公共设施于现代化的经济让每一个生活在上海的市民引以为傲。如今。上海正在努力地成为现代化大都市,并以2010年世博会的成功方向努力规划城市的建设,上海世博会已开幕两个月多了,上海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件事物都以容光焕发的新面貌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海外游客,给他们看上海最好的一面,自豪的展示上海未来的美好前景。而为了实现这一愿望,一座座钢筋水泥的大楼拔地而起,是一座座拥有美好回忆的旧居不堪重负,终于倒下了。

过去的美好回忆在被金钱所蒙蔽了双眼的人中变得一文不值,但是,对于生活在这水生火热之中的城市中,这些美好的回忆,是用再多的金钱也换不回来的无价之宝,这些记忆就如一串串珍珠贝壳穿起的项链,紧紧相连,缺一不可。曾经德国思想家雅斯贝尔斯说过“从历史

中我们可以看到自己,就好像站在时间的一点,惊奇地注视着过去和未来,对过去我们看得越清晰,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就愈多。”

没错,上海的现代发展正是如此,银色的高楼大厦带来的效益并不长久,而一座城市的历史文化记忆却是永久的。别看那些狭隘有破旧的小弄堂,破烂不堪,墙面斑驳的旧建筑,哪一个不是具有真实的历史文化与城市发展的代表啊!一座城市魅力与个性的展现往往体现在他的历史和文化之中。在这些历经岁月沧桑却依然风光依旧的古建筑中,全身上下洋溢着的是一种无可取代的优雅与文化的气质。

这些古老又不失文雅的建筑在历史建筑和历史景观在城市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因为这是历史的见证,是什么是现代化的社会呢?越是现代化的社会,越会将自己的传统和历史文化奉若神明。因为正是由于它们的存在,城市的发展才具有了历史的紧密和它的延续,才能让现代与历史有了情感而联系得更为紧密。

在中国的许多优越的现代化城市中,上海不以为一个另类,各种各样的人聚集在这里,各色各样的思想在这里交汇,上海就如一个时尚的摩登女郎,时尚而不失优雅的性格,让她一次次华丽的转身,踏着时尚的节拍,有一份难以抗拒的温柔和风情。

升为一个地地道道的上海人,在我的眼中,最美的风景就是上海的老房子,夜晚,弄堂口,七八岁的小孩玩起了弄堂游戏,抓豆子儿,跳房子,滚铁环,打弹子„„玩的是不亦乐乎,大人们搬个椅子,坐在弄堂口乘风凉,聊聊家常,看着自己的孩子们玩耍嬉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快乐。回到家后,楼上楼下只要一声招呼,左邻右舍的人马上会过去帮忙,这家小囡病了,隔壁阿婆代为照料,那家阿姨包了馄饨,定会每家送碗尝鲜。那是何等的温馨啊!如此和睦的邻里情景,也许只能在电影中看到了吧!

看着津津有味的看着《七十二家房客》,全家人笑的捂着肚子,流着眼泪,这笑多么纯真,多么快乐啊!这里面的情景和老上海多像啊,好喜欢这样的老上海啊!

记忆,因为它有完整的生命历史。从胚胎、童年、兴旺的青年到成熟的今天——这个丰富、多磨而独特的过程全都默默地记忆在它巨大的城市里。一代代人创造了它之后纷纷离去,却把记忆留在了城市中。

我想要寻找我心灵深处的那个上海,那个最美丽,最神秘的上海。那个记忆深处的上海

城市和人一样,也有记忆,因为它有完整的生命历史。从胚胎、童年、兴旺的青年到成熟的今天——这个丰富、多磨而独特的过程全都默默地记忆在它巨大的城市肌体里。一代代人创造了它之后纷纷离去,却把记忆留在了城市中。承载这些记忆的既有物质的遗产,也有口头的非物质遗产。城市的最大的物质性遗产是一座座建筑物,还有成片的历史街区、遗址、老街、老字号、名人故居等等。地名也是一种遗产。它们纵向地记忆着城市的史脉与传衍,横向地展示着它宽广而深厚的阅历,并在这纵横之间交织出每个城市独有的个性和身份。我们总说要打造城市的“名片”,其实最响亮和夺目的“名片”就是城市历史人文的特征

记忆犹如一张泛黄的照片,记载着过去的点点滴滴。

——题记

这是一座大都市。

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是这座城市的写照。一座座高楼大厦耸立在马路两旁,亭亭玉立,柏油路两旁,矗立着苍翠欲滴的树木,宽敞的道路上空架着立交桥,蜿蜒盘旋,汽车穿梭其中。大马路上,红灯亮时,城市得以有一刻的沉寂,绿灯一亮,立即打破了先前的寂静,又忙碌起来,继续奏响城市进行曲。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没有白天的喧嚣,这座城市时不时会回想起以前,回想起它披上华丽之前的原本面貌„„

几年前的城市,是一个贫穷落后的边陲小村庄。在那里,砖瓦房一座挨着一座,屋前是大片大片的稻田,稻穗在风中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