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香甜甜柴火饭
五年级 记叙文 1128字 165人浏览 狮子座taotao22

我对柴火饭始终存有一种深深的眷恋之情,总觉得,柴火才能烧出人间最美的佳肴。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每到做饭的点儿,农家的烟囱里就会飘出袅袅的炊烟,香香甜甜的饭香味也随之飘散出农家的屋檐和院落,飘到大街小巷。那时,农家用的都是土灶、大铁锅。每当我家灶膛里的红火烧起来的时候,火光映红了灶前忙碌的娘的身躯,一阵叮叮当当的锅碗瓢盆交响曲过后,掀开锅盖,随之飘逸出热气蒸腾的饭香味儿。我们兄弟俩也不闲着,早已把碗筷摆到了桌子上。然后按照娘的吩咐,喊上奶奶,叫上爹依次落座,随着娘一声饭来了,汤汤水水、干粮、饭菜就拥挤到饭桌上。尤其冬天,灶和土炕是连一起的,小饭桌支到炕上,一家人团座在热乎乎的热炕头上,饭香、热气和暖暖的心情充满低矮的房间。这种烟熏火燎的特殊饭香味儿,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是无法体会到的。现在日子好了,家家户户都烧上了蜂窝煤,甚至煤气炉、电磁炉,“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境界是越来越难得一遇了,那令我留恋的饭香,再不能飘逸整个村子的农家院落和街巷了。柴火饭,让我想起柴火的故事,也让我明白百姓生活为什么要叫“人间烟火”。邻居二嫂和娘闲聊,絮叨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不知怎么就说到柴火的纠纷。土地刚刚承包到户那些年,她家田里的高粱茬子,婆婆没给刚分家的俩妯娌分均,就引起了不小的纠纷,以至于妯娌俩大大出手,后来,还是我娘给调停才又言归于好的。那是烧饭的柴啊,是刚刚分家的小家庭的烟火,也是日子的红火啊!这天恰巧是星期天,在我回村的路上,道边树木剪下了不少枝桠;这过去人们的宝贝,现在没人稀罕了,我何不搞来烧火做饭?找上一辆排子车,和树木的承包人说上几句好话,我就和娘、妻子一车一车地把这些“宝贝”拉回了家。汗珠儿顺着脸颊流淌,汗水湿透了衣衫,过路的乡里乡亲们跟我开玩笑,说我自作自受,给公家人丢范儿。我的父老乡亲已经无法理解这种乐在其中的感觉了。40年来,我们搬了四次家,每搬一次家,娘总是要请人在偏房里垒上土灶和大锅。现在的灶,比起以前更加漂亮了,灶是用砖垒的,外面还贴了瓷砖。我们把柴火拉回家了,接着就是要给柴火归结个去处。我在院子里吭吭哧哧地劈着柴火,品味着“一担乾柴古渡头,盘缠一日颇优游。归来涧底磨刀斧,又作全家明日谋”的内涵。经过两天的操练,把柴火有序的罗列在墙根底下。我看着劈好的柴垛,仿佛已经看到了通红的灶火,妻子被映得通红的脸膛;仿佛又看到了烟囱中徐徐袅袅的炊烟在房顶上流连;仿佛闻到了溢满院落和街巷的柴火饭的特别香味儿!“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看着灶中噼噼啪啪的柴火,我哼起了这只老歌。不知日渐兴起的农家风格的饭店和旅游生意如何,不知前往消费的人们心情如何;我知道我在自家的灶膛前,瞩望着日子的红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