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困难中辟路
高一 记叙文 1152字 327人浏览 jliudong

在北川的一座不知名的山坡上,有一个儿子静静地守候在那。坐在山坡上,手抱着膝盖,呆呆得注视者眼前的一切:原本美丽的城市已变得陋迹斑斑,挺拔高耸的房屋垮了一个肩,疲惫不堪地下陷了一层,灰蒙蒙的天空中没有一丝飞鸟掠过的痕迹。而他的父母就在眼前的废墟之中,生死未卜。他知道,那么多天过去了,父母的年纪又那么大,没有生的希望了。可他仍坐着,想多陪陪父母。当记者问他,以后还会常来吗?他回答地很笃定,来,一定来,我还会让我的子女也来!记者曾不止一次的向他递纸巾,他说得很坦然,我没有尽到孝道。是的,回忆起与父母在一起的那段风雨共渡的日子,父亲的严厉,母亲的慈祥,那一句句关切的话语都在耳畔萦绕。我们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想到他们的好,总是在分别时才潸然泪下。面对这位孝子,让我们俯下身,对他深鞠一躬。

2008年5月15日 天气:阴天 心情:极度担心

在去山上的一段公路上,记者遇到了这样一位老人:肩膀上扛着一扁担日用品,皮肤黝黑,因为赶路需要大喘气而没有戴口罩。他说:我还是想回去,到自己家里去。他说得很释然,但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他的家只是废墟的代名词。家,对于他而言,就是生他养他的大山。那里已是一片荒芜,有的只是挥之不去的故乡情。这一路,很艰辛,很遥远,时不时的余震可能会让这个年老体弱的思乡者丧命。记者三番五次的劝说,甚至为他列举了种种危险,但老人很执着。就在这时,迎面过来三个受难者,他们刚去倒塌的屋子里取回最后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而那些让他们视为珍宝的东西仅是腊肉,白酒等一些日常用品。当记者询问他们情况时,他们也很坦然,全家人只剩下他们一个了。我设法从他的表情里找寻些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也许泪已流尽了吧,把那份思念藏在心底是最好的选择。在他们的劝阻下,老人还是执意回“家”。是的,那是一片什么都阻隔不了的故乡情,只有故土才会容纳窘迫的我们,也只是故土在一片狼藉时,仍是我们梦断魂劳,日夜牵挂的地方。面对这位有情意的老人,让我们举起右手,向他致敬。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2008年5月20日 天气:连绵细雨 心情:振奋

已经时隔地震有很多天了,这些天,对于那些受灾的人们是一生中黑色的记忆。我静静地望向窗外,俯瞰我现在所拥有的,鳞次栉比的房屋,宽阔的街道,连草木也在雨的洗礼之后变得更加光鲜亮丽。而他们呢,他们能看见什么,夷为平地的北川县城,笼罩在愁云惨雾中的另一些受难者,还是已逝的亲人留在脑海里的美好记忆……但自然的灾难似乎又摧毁不了什么。人们的意志,往昔的亲情在这一刻会变得更加浓厚。在迷雾中,总有一些人引领我们走出困境,阴霾不仅不能遮挡住他们顽强的身影,还显得愈发愧色。

在最危难的时刻,涌现出的情意最绵长,犹如一刀切下的橙子,汁水拼命往外渗。灾难,压弯得了我们的腰,压不倒我们的意志;灾难,摧毁得了我们的家园,摧毁不了浓浓的情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