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个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初三 散文 4308字 115人浏览 智库彬彬

秋天落叶的时节总会让人产生一丝丝伤感。 我躲在屋子里,一个人任由那窗外的落叶飘然落下,午后的暖阳微热的从窗户照射进来,热乎乎的。一个人卧在床头,随手拿来一本古典诗词,津津有味的细爵起来,独自享受这惬意的午后时光。 然而时光却是十分寂静,在我的印象中,整个秋天落叶的气息总是影响着我的心情。深情失落,独自闭门,安然自若着,光着小脚丫,蜷缩在床头听着悲伤的情歌,看着那些个伤感的爱情故事,疯狂似的浏览着,然后沉醉于他们的世界,在他们的爱恨纠缠里驻足,并掉尽着眼泪。有时候也喜欢写着一些所谓的伤感文字,我喜欢文字,将自己的心情抒写出来,一本一本的写,只有这样才能平静内心深处一颗不安的心。也许,只有在这空空的屋子里,一个人独自面对时,才能深刻体现自己存在的价值,可是没有人知道,我是多么的孤单。我也不会向任何人提起。这里其实就是一座地狱,居住着邪恶的恶鬼,她看着我的孤单,我的寂寞,我的自弃。 我是一个有着自闭症的男孩,长相一般,性格孤僻、内向,不爱言谈,朋友也不多,大多也和他们不相往来,我甚至在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样的男孩。在同学的印象中我就是那种独来独往,一个人匆匆忙忙的那种,这大概也就是他们感到我很是奇怪的原因吧,我也不知道是否会有人关注过我,或者曾经试图来了解我的内心。也就是这种的琢磨不透让我在中考之后得了一个很不光彩的绰号怪兽。记得那时候,老师在我们刚考完试的一次班会上给我写下学期评估时的一句调侃语;性情难以捉摸,古怪难猜,此为兽也。从此之后我的名声大噪起来,我感到很是悲哀,我甚至在想班主任老师怎么会给我写下这么一个评语,难道初中三年我就是这么一无是处,难道再也没有别的词语用来搭配我的性格以及我的学习情况,难道老师您就是这样调侃学生的吗? 我不敢再想,所有的这一切都只会让我更加伤心,这一绰号却被叫了三年,从高一到高考,从伤春到悲秋。 这的确被称得上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少年时光。 然而时光的飞逝却冲淡不了友谊的情,那个时候,我总是一个人匆匆忙忙的往返在学校食堂和教室以及宿舍之间,这种三点一线的平淡生活对于我来说算是填充了不必要的孤独以及寂寞后的那种空虚。我并不是一无是处,上帝明知道我性格孤僻难猜却是学习很好,值得欣慰的是怪兽这一称号并非他们所言的那样只是一个贬义词。某些时候怪兽指的是勤奋好学的哪一类,就比如说有一次在地理老师的提问课堂上,在同学没有回答上问题的时候,老师指着我的鼻子说道;这道题还是由怪兽同学来回答吧,当然我是按照老师的要求回答的准确无误。 那是一个深秋的时节,没有盛夏时的那种焦躁炎热,亦没有隆冬时节的严寒难耐。 一叶知秋,便是清凉,本该是添衣加暖的时候,她却依然穿着时尚前卫的t 恤,小短裤。把少女那刚刚发育起来的优美的身段,完美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多多少少已经让班里的小男生们蠢蠢欲动了。然而她却孤高自赏,对谁都不予理睬,依然是我行我素。 她叫林夕,高二的时候转进我所在的班级。那个时候,她表情淡漠,下课后总是一个人出去,再也不见她的影子的那种,好像是对班级的事情漠不关心一样,然而就是她的颜值出众引来好多同学对其的好感,关心他的人越来越多了起来。 那个时候同学对于她的关心最多也就是猜测而已,许多人根本都不知道她是怎样的一个人,甚至每到下课后都来不急去和她说话,她便早早的走出了教室。有一段时间他被看到和校外的男人走在一起,也就是那个时候,关于她的传说才变得多了起来,说什么的都有。我向来是对与别人的事情漠不关心的,她的一切以及的她的存在对于我来说完全是个未知,我想我没有必要知道别人的一切。 记得那天傍晚时分,我们都在教室里自习,窗外的天空出现了难能可贵的晚霞,十分美丽,同学都在争先恐后的挤出教室,欣赏着难的的美景,独有她却没有出去。走近了我的身旁,然后轻轻的敲了我一下说道;怪兽。 然后她又笑着说;你干嘛叫怪兽,这个名字听起来,,, 我被她突然间得问的问题吓了一跳,本想着该怎么回答她呢,却一时间又回答不出来,正低头不语中。 只见她又说道;我们一起聊聊吧。 我一脸枉然;你有事吗? 她说道;别急,我们只是聊聊,仅此而已。 我再次冰冷的回答道;那就看我们有没有共同的话题了。 然后我偷偷的看了她一眼,只见她口里默默的念叨着怪兽两字,明显感觉到有点儿失望的样子,这就更加让我不安了起来,之后她默默的从我身边走

过,她那温柔的声音让我多了一丝丝的慌乱,内心的不安让我的脸渐渐的热辣起来,从小到大,还从未又过女生这样的接近过我,和我搭讪。 下自习后,我却独自一人坐在教室里发呆,没有人在乎我的举动,甚至就像没有人关心我的存在一样,这个时候我偷偷的看了林夕一眼,只见她的眼睛向我这边扫射了一下,就快速的走出教室,不知了去向。我在暗想她会去哪里呢,她和别的女生不一样的地方在哪里呢,她为何会转我们的班级,难道是,,,。算了,想她干嘛,难道和我有关系吗,我心里面暗暗发誓,她的事情我将不会再去过问。 想了你一整夜,再也想不起你的脸 你是一种感觉,写在夏夜的晚风里面 青春是挽不回的水,转眼消失在指尖 这是五月天《天疯狂世界》里的歌词,当我听着这首歌的时候,早已经是接近寒风瑟瑟的深秋了,天空中稍有的那一轮斜阳沐浴着我的脸,略显得温热了许多,在这难能可贵的和熙日光里,我和她并肩的行走在学校的路上。这条路上,并算不上什么寂静,有过一时的欢笑,也有过些许的不快,我不知道曾经在这条道路上走过多少回了,也就见惯了马路上的色色行人以及往返在了学校与回家路上的学生。 然而和她走在一起算是头一回吧,那个时候的她一身牛仔,依旧是很时髦的那种,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犹如瀑布,整齐有型,闪动着长长的睫毛,总是看不到那隐藏在长发下的表情。我却刻意的走在一边,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我带着乳白色的耳机,深情专注的走着,脑子里不知在想着什么,算是发呆的那种吧,总之我感觉和她保持一点儿少有的距离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怪兽。她大声喊道。 什么?我被她忽然的问候弄得一头雾水,随即拔掉耳机,深情专注的望着她;干嘛? 她说;过两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想请你,,,。 哦。我默默的嗯了一句,感觉到发出的声音连自己也很难听清,之后便无语了。她似乎是在等待我之后的话语,可是老半天不见我应声,失望的说了一句;那算了。然后就快步的从我眼前走过,像是在和我赌气一般。 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呢,我也不知道对于眼前这个女生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但是隐隐约约总能让我产生一丝的敬意,算了先答应她吧。我不由得加快了步伐,走上前去说道;我去。那好,我等你,等我信息。她丢下了这么一句就走了。 可是她并没有大步的前去,而是几步之后,却又返了回来,然后伸出右手将我的左手拉了起来,捏在手里。我习惯性的试图缩回自己的手,却被她牢牢地抓住。羞得我一时不知道怎样才好,你放开,你这是干什么。我羞涩的说道;这样不好吧。 这有什么,我喜欢你呗。她还是那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见我愚钝加呆痴的表情,他向我使了个搞怪的眼色,随即吐出一句;快走吧,要迟到了。然后她使劲拉着我的手一路小跑着奔向学校。 快走到学校的时候,我们放慢了脚步,我也使劲的把我的手从她的手心中抽了出来,我怕是被人看见,看见别人说我们怎么怎么之类的话语,也就是我的小心翼翼,惹怒了她吧,林夕撂下一句;你是男人嘛?就走进了校园。许久,我都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后面有几个同学大声的叫着我怪兽要上课了,我才加快了步伐直奔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整个一节课,我都不知道老师在讲着什么,回味着刚才她所说过的那句。你是男人嘛? 这的确算是一句敲醒着我的话。 我开始适应着有她在一起的日子,也许我一直很少有朋友的原因就是对于同学太过于疏远,亦没有和他们好好的交流,也好、像我这种性格孤僻,内向型的人天生是不会被人有所关注的。 那天下午,我和往常一样下课早早的来到校园的操场背书,她却慢悠悠的向我走来,不坏好意的投来邪恶的目光,我一脸枉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明知道她是自己来看我的,并从卷在手里的书中取出一个小小的地瓜,亲手给我奉上,诺,给你。我看了看她,心里一下子变得暖暖的起来,此次之后,每当课外的操场还是途径学校的马路上,有我在的时候定会有她的影子。 我开始寻找一种感觉,那种因为整天试图和她在一起的感觉,然而她像是有意要躲着我的样子,明明是彼此之间最真诚的那种,却不知道为什么总被我搞的不成样子,明明相距很近却感觉相隔万里,明明很想和她说话,却又怕哎,可怜我注定只是孤单的一个人。 记得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天阴沉沉的,林夕刚过完自己十八岁生日的第二天,我应邀来到我们常去的怡园,早早的看见她独自一个人坐在亭边的台阶上,上身一件灰色的外套,下身穿着紧身的牛仔,神态自若,目视远方。我偷偷的来到她的身边,并坐了下来,

结果好长时间都没有被她发现。我试着在她眼前晃荡,可是她还是无动于衷,好像我不曾来过一样,我有点儿不满的说;你算是什么个意思,这么冷的天,你叫我来我正准备起身回去,却被她拉住说;怪兽就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我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她不语,像是在低头沉思。许久、之后深情失落的抬头望着我,眼泪不由得流了下来。 你是知道的,我喜欢你的。她说 这我知道呀。我尴尬。 可是我,我要走了。她哽咽着回答我;明天早上的飞机。. 为啥? 我惊讶。 之前给你说过的,叔叔在这边有生意,我和妈妈跟着他四处奔波,我们没有固定的生活地点,所以她说完,松了一口气,像是在放弃了一个包袱一样,释然、缓和。我轻轻的点头;那么你还会回来吗? 看着她忧郁的样子,我就知道很可能我们将不再有见面的机会了。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继续沉默,她眼泪旺旺的看着我,依偎在我身旁,从午后到到黄昏,然后再到城市的灯火通明 你终究还是走了,义无反顾,留给我的只是那些个无法忘记的记忆。林夕呀林夕,多少年,多少月,依旧是回忆起你的影子,我不知道何时才能把你忘记,但我知道某年某月某日,你走近了我的生过,是你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灵魂,让我的生活从此变得多彩起来,可是你终究还是离我而去。 我不知道接下来的生活又是怎样度过的,可能是有些记忆只会被尘封在了流年岁月里,我开始试图把你忘记,却发现记忆里的那些曾经的碎片在怎么也不会凋零,甚至有些时候试着去酗酒以麻醉自己,可是酒醒后却还是那般的忘不掉。岁月悠悠,生活不易,开始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早已大学毕业,即将步入社会开始一段谋生之路,可是那些年少的时光早已经过去,我也将不再蹉跎,只是某些时候,记忆将我拉回曾经的那时,黄昏的某个时刻,你依偎在我的身旁,就这样我们静静的,静静的感受到对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