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
初一 其它 2823字 474人浏览 修行人生go

一个如同以往的星期五,天旻仍是一片蔚蓝,长啸着的风儿点缀着树的姿态,云朵也在天空中躺着,一片安详的境界。

忽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行年的美梦,他不耐烦的呓道:“喂——谁呀?”只听见电话那头并没有作声,只是狰笑着,笑得近乎于打嗝。行年幻想是一个臃肿的男人——主观臆断罢了。于是,行年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又埋头沉睡。显然,一个人如果有了某种奇遇,便不会安分守己,虽然这称不上奇遇,但也足以不让行年在循规蹈矩的庸碌生活中长此以往。天际已吐白,汽车的警报声便此起彼伏,像是雄鸡打鸣,不过,这聒聒的噪声络绎不绝地钻到行年耳中,这可没有雄赳赳的气势,亦无气昂昂的姿态。无计可施的行年只得懒洋洋地伸个懒腰,打个结结实实的呵欠,慢腾腾地重著旧裳,挥一挥手,告别甜蜜酣醇的小床。洗刷完毕,他的手指与其大脑心照不宣,像往常一样打开了收音机。收音机锈迹斑斑,但内部却丝毫无恙,它无病呻吟了一会儿,“嗞——嗞”,终于在行年的敲几下屈打成招——供出了一条新闻:据本台最新报道,考古溯源研究所所长兼训诂学教授李毕道于昨日破译了一块玄密石碑上的古文字,有了重大的前所未有的发现,堪称世界第一发现……行年觉得这般恭维的话没意思,便心不在焉地吹起口哨来,以打发这无聊的煎熬,终于历时3分40秒后说出了这个令人揪心的发现:今天是地球的大限,地球会因磁场变异而向太阳方向奔去,最终会化为灰烬或与太阳同归于尽。行年听罢,先吃了一惊,继而脸上写满了惊愕,愣了好久,他才想起用手拭去惊讶,灵魂入壳。但是他又笑了,一种讪笑,因为他以为这是万万不可能的,古人怎么会知道“磁场”呢?难道现代人会比古代人驽钝吗?他忘了现代人是有古代远古类人猿进化而来的,但在去弊存利的过程中有些驽钝并没有淘漉尽,反而浑浊了,所以,在高智商的人脑中还潜伏着投机取巧、利令智昏……行年单纯地想着,那悫诚的报导却在大地上蔓延开来,在大人的头脑中灌输着,“科学”的警报在迭起,人们完全把科学猜想与事实画了全等符号。行年觉得这报导是蛊惑人心,便也就没有了兴致。正在这时,又一阵局促不安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行年居然有些害怕,不过在他姐姐的催促下,他只得被迫去接电话,又是一阵狰笑,笑得让人毛骨悚然,跟心中悬起了一块铅石似的,惶恐袭来,行年有些不自在了,便对着听筒吼道:“喂——你是谁呀?快说话呀!”又是“嘟——嘟”声,对方吧电话挂断了。忽然,喧嚣声像打了包似的扔入他的耳朵,撞击着他的鼓膜。行年不由自主地拉开窗帘,探出头去张望。行年一看不要紧,他像是来到了一个异世界。昨天还是寥落的街道上,现在已是万人空巷,人们仿佛一时间集体都疯了,都疯狂了,马蜂群似的拥到街上,把原本就狭窄的街道撑得鼓鼓的,随时都有溢出的危险。人们摩肩接踵的现象全倚托于那则专家报导。现在这个社会,专家越来越多,人口老龄化似乎也使这个社会集体专家化,公民越来越少,好像是一群无知的可怜人。城管闻讯赶来维护正常秩序,可这是徒劳的,收效甚微。人们依旧我行我素,更有甚者居然把一腔怨气撒在这些无辜的城管身上,直打得城管们一佛出世,二佛涅槃。人们能克制住现在的自己只是为了能有未来更显赫或富贵的自己,现在未来就快被那毒辣的骄阳蒸融了,还有什么可以拘束自身呢?人们在商场内挥金如土,淡泊了名利。各个是名牌加身,华丽无比,只是空气中多了些铜臭的怪味,可人也是逐臭之夫,对这臭味儿情有独钟,于是乎,便多了烧杀抢掠之辈,不单是打劫个人财产,还打国家的主意。虽然有些人在名利上淡泊了,但有些人却是活生生的严监生、葛朗台,钱不在手身不死。国家岂肯任由这些恐怖分子四处肆虐,于是点兵镇压,可民怒难范,甚至在这些“人民守护神”中还有倒戈相向的。行年像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人,一位宠辱不惊的守望者。当然,有些像行年一样的守望者还在,这至少不会让行年孑然一身,但“树欲静而风不止”,最终终会有些隐小人堕落。人们的私欲无限膨胀,在熊熊烈火中仍宴而鸩毒,只贪声乐色,仿佛又回到了潘多拉打开魔盒后的黑暗时代,而希望却在尔虞我诈中渐渐湮灭。“狮子般的凶心,狐狸般的狡猾,兔子般的怯懦……”《狂人日记》中的描述仿佛实现了,不,是真实现了。

上午十点,人们在贪图享乐,海灌山吃,犹如要把以前亏损的,不曾享受过的全恶补回来。学校也早以停课,学生在家“冲浪”,有些与知识有宿怨的学生,居然把课本都撕得粉碎,义愤填膺的胸腔才稍稍趋于平缓,书页像头皮屑似的从窗内向外飞去,漂泊在苦海中。电话铃又不期而至,笑得更嘲讽了,好像还有点儿悲哀,行年听得却很坦然,仿佛这只是一个寻常的问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下午三点,街道上、马路上一片狼籍,垃圾桶侧卧在马路中央,井盖被遗弃在绿茵茵的花草丛中,车祸频繁发生,人们早已司空见怪进而熟视无睹了。喇叭声在楼下叫嚣,有些人听得不耐烦了,便把盆栽植物连同破盆子一同摔下十几米的高楼,不知那些车子是否牢固,不,应该是是否买了保险,不过,自从“地球今日灭亡”的消息一传出,保险公司便都卷铺盖走人了,实有与客户老死不相往来之势。而老夫老妻,古有俗语“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还没大难临头,便劳燕分飞了,连离婚协议书都没写,登记都嫌麻烦。行年看到这一幕幕,只是万分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嗟叹道:“猴子变成人需要几百万年,而人再变回畜生只需一句空穴来风的话啊!”人与人之间的猜忌将会是人退化的动力。

日薄西山,天际已泛绛红,傍晚七点。大多数人已感到枵腹从公了,逍遥了一天,诚然有些空虚,酒腻气熏得天空渐暗了下来,人们从空虚也渐渐变得恐慌紧张起来。不安地在家中徘徊,有些人用吼叫来释放压抑于心中的磐石,磐石却纹丝不动,反而愈加坚固了。死神的旌旗在狂风中摇曳,而人类所能做的,只是不停地在胸口画十字架并自语

“阿门”数遍以此来图个全尸!有些心理承受能力差的还自寻短见,其惨状不亚于修炼法轮功后的恶果。行年经历了这不同寻常的一天,看红尘滚滚,笑了,开怀大笑。电话铃声如同鬼魅般挥之不去——又来了!行年接起电话,只道了声“晚安”,电话那头也没了狰笑声,也道了声“晚安”。这电话那头其实并无任何人——一直如此,只是行年的另一种人格罢了。其实,现实生活中你我都在不同的人格中追逐着幻光,殊途而同归。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午夜十二点,清风徐徐,霓虹灯仍在远处闪烁,偶尔传来几声悦耳的“啾啾”,一切是那么恬淡而又不可捉摸。人们艰难地度过了自以为生命中的最后一分钟,北京时间二十四点零一分,地球并无任何蛛丝马迹的异化,只是在二十四时时,一颗较小的石子碰撞了一颗较大的卵石——不过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人们在生的狂欢后又该怎样开始明天的生活呢?物质的末日是可怕的,但精神的末日却是恐怖的。行年注意到了那两颗石子的碰撞,这是卓尔不凡的,其实,古人称天为乾,地为坤,合而为乾坤,即宇宙。而这较小的便是那时所称的“地球”,较大的卵石便是“太阳”,客观存在的大地球成了那时的宇宙。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今天是4月1日,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