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青春剪影
初二 散文 3426字 1169人浏览 小杰第一

[作文青春剪影]

生命的车轮匆促碾过我人生旅程的第二十五个春秋,我想为自己留一份文字、留一份纯真、留一份感动、留一份美好、留一份牵念,在以后的岁月里,可以看看、念念、想想,我害怕时间某天会悄悄地告诉我遗忘,遗忘会让我的人生显得那么的苍白与干净,而我却不愿忘记曾经的某个瞬间,因为它改变了我很多很多,作文青春剪影。我想有一天我老了,在夕阳的余晖里,独自一人,手握一杯茶,重温这段文字、重温这段日子、重温这段记忆,历经生活

的磨砺、风雨的洗礼、岁月的沉淀,必会有另一种情怀,我想那会是很美、很美的一段故事。 一岁,我的记忆为零,步入我人生的起跑线。 两岁,我的记忆空白,犹如一张雪白的纸,没有五彩缤纷的色彩和图案。 三岁,我的记忆没有为我保留某些重要的时光,一一被名叫光阴的剑客生生斩断,就像雨后的泊油路那么干净。 四岁,某天,我津津有味的吃着嫂子递给我的香蕉,不巧的是被我妈发现。我笑笑,镇静地说,不是我要的,是嫂子给的。周围的几位嫂嫂开心的笑着,我妈也没说什么。这件事是某个雨天和我妈聊天的时候,我妈把它当成一个笑话告诉我的。记忆显得模糊,或许我早以淡忘,但从我妈的讲述中又似乎可以清晰地看见那个从前的我。那个年代,我到谁家就在谁家吃饭,俗称百家饭养大的孩子。 五岁,某天,阳光温热,无事的我独自在摔泥巴。摔泥巴是我热衷的游戏之一,它可以打发我太多无聊的时光。唯一碰巧的是,我侄女从旁经过。我妈就跟我侄女说,到了秋天,就把我送到她的幼儿园。我侄女是幼儿园的园长,人很好。我记得当时我的心一沉,从此就开始了漫长的艰苦长征。我侄女比我大,是我二哥的女儿,我从来不喊她老师,也不喊她侄女,见面只是笑笑。 六岁,那年,因为年龄问题,我依然在幼儿园继续锻炼,只是教室已经更新。 七岁,那年,我成了一名少先队员,第一次拥有了一条鲜艳的红领巾,我特自豪。后来,我就没感觉了。怀念我的班主任,他很慈祥,很好看,也很温暖,是一个好老师,对学生很负责,字写的漂亮。我很羡慕,我写不出那么漂亮的粉笔字,也写不出那么帅气的钢笔字。 八岁,那年,我生病了。我的病不轻,时常感到痛苦无助,每天喝汤药,喝的我很难过。后来,病好了,我庆幸。那时,我的班主任是一位黑黑的中年人,人很好,爱说爱笑,只是粉笔字写的不好看,但听他的语文课是一件幸福的事。 九岁,那年,我唯一痛恨的人就是我的班主任,他很会欺负人,无论男生、女生,都不会放过,而且什么样的招数都能想的出来,全班仇恨他。庆幸的我,还算没犯什么大错,平安度过。 十岁,那年,我第一次在班里和同学打架,结果被罚站,记忆犹新。 十一岁,那年,我经历了一场变故,今生不会忘记,它告诉我这个世上还是好人多。我感谢那位好心人,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的年龄、他的相貌、他的住址,他的一切我都不知道,可我知道,是他及时拨打了120,使我的亲人得到了及时救助。感谢好心人,谢谢。 十二岁,我离开了陪伴我八年的校园,心有点感伤。怀念我的数学老师,他很严厉,可他一直很尊重我们。他告诉我们,今后无论在哪里,要记住人格是一个人存活于世的根基,是不可以被侮辱和践踏的,而且也不能去侮辱别人的人格、践踏别人的尊严,要懂得尊重和友爱。至今想起他,心生感激。 十三岁,某天晚自习,大伙无事,各自聊起自己的故乡。我们是寄宿生,离家很远,故家在我们的心里就有了一丝牵念。最后的最后,大伙面对面都哭了,一个个都成了泪人,那时候也不觉得丢人。次日,我写了一封书信回家,大致的意思是我想家了,令我没想到休息日那天,父亲来接我了。其实,按我们事先的约定,我还需要再等两个礼拜,父亲才会来接我回家的。那个年代,书信是比较常见的,而现在很少有书信了,怀念,至今还保留一部分书信。 十四岁,某次考试,我发现我严重偏科了,各门成绩不均匀,我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说服自己,心里充满愧疚,中学生作文《作文青春剪影》。怀念我的英语老师,他不高,但很帅气,笑容很温暖,对学生特

别严厉。他就像邻家的大哥,为我们编制梦想和希望,用一颗柔软的心温暖我们稚嫩的心灵。

十五岁,那年,面临毕业。离别的情绪在备战中考的气氛中略显低调,但没有大幅度的滑坡。大伙纷纷在好友的留言录里书写最纯真的、最真挚的、最温馨的祝福语,同时不忘让好友在自己的留言本里留下最质朴的、最深情的一笔。现在的我,偶尔翻翻,心里很感动,庆幸自己有这样一段美好的人生经历。 十六岁,那年,新的地方,新的开始,新的旅途。我的数学老师,是一位刚从师范毕业的小帅哥,不是特帅,但阳光,笑容很温暖,性格挺好。他第一次上课,整个黑板全是他的笔迹,字写的不是特好看。留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他上课时,脸会通红通红的,害羞了。他经常和我们打乒乓球,谁输谁请客,结果每次都是他输,而且球会被他打的好远,害的我们来回跑。他的名言输,也要输的要你们捡球,找找心里平衡。我不明白,他的高中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其实,他在我们眼中,就是特乖巧的孩子。 十七岁,那年,需要选科。那段日子,对于没有经历的我,有点艰难,基本上没有人不犯迷糊的。我就用写纸条抽签、硬币正反等最笨的方法进行自我选择的检验,求个心安理得,结果不是特令我满意。古语船到桥头自然直,面对没有时间再做选择的我,狠狠心,咬咬牙,选择了文科。我后悔啊,我要是选择理科,就不需要后来满脑子全是历史了啊。从此,花费我两年的宝贵时间与其进行殊死搏斗,最后的结局还是不错的,以我的小胜收尾。怀念我的历史老师,他很好,帅气、阳光、稳重,听他讲历史课是一种享受,是一件幸福的事。他像一位长者,小心翼翼地守护着我们远大的梦想,维护我们易碎的心灵。 十八岁,离别再次重演。熟悉的校园、熟悉的教室,还有那未散的气息,充斥着我的鼻息。那满地的书本,那散架的桌椅,那划空而过的纸飞机轻轻地诉说离别的感伤。那晚的毕业晚会,许多的泪水流过我们稚嫩的脸庞,我们高歌、我们欢笑、我们呐喊、我们拥抱,我们道一声:珍重。多年后的今天,我怀念着。 十九岁,那年,迎着九月的桂花香,我离开了家乡。第一次远离我熟悉的故土,带着梦和希望远行,未知的世界令我充满了迷惘和期待。风雨征途,我没有停留。 二十岁,那年,疼爱我的外公,在没有等到我的那一刻,离开了我。我无法原谅我自己,我后悔我没来得及看外公最后一眼,这种痛注定伴随我的一生。那天,表弟对我说,我让爷爷好好的活着,亲眼看着我结婚,可终究没等到啊。年后的那天,下着雪,迟来的我,只有冰冷的心守望着你,一个被雪覆盖的大大的土堆。 二十一岁,那年的中秋节,大伙决定今年的节不回家了,在学校过节。中秋的夜晚,月亮特别的亮,剥夺了星星闪耀的机会,照耀离乡的人。我们围坐一桌,笑谈自己思念的故乡。那些熟悉的歌谣、那些古老的游戏、那些童心的笑语、那些未干的痕迹,还有爸妈的拿手菜,还有好多好多的陈年往事,一一在耳边回荡,稀释了思乡的心。那个夜晚,月亮很好看,很温馨。 二十二岁,我走到了征途的十字路口毕业论文答辩。繁忙的论文写作,很充实,然而几句简短的话却道尽了几年的努力,似乎印证了那句古语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望着我手中的毕业证书,薄薄的一张纸,似乎感觉不到它的重量,而我却为之奋斗了那么多年,坚持了那么多年,为它牺牲了多少,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条路,我走的很艰难。分别在即,离别再次重演,一如当年,心幽幽伤感。因为同一个梦,同一个理想和希望,天南海北的我们走到了一起,今天又因为各自的梦想而即将分别,这或许就是追逐梦想的生活。离别的晚宴,在一个夕阳的黄昏。五个人,四瓶白酒,说说笑笑,谈谈过往、谈谈眼前、谈谈今后,一幕幕的往事又回到眼前,熟悉的宿舍、熟悉的床铺、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歌声、熟悉的气息、熟悉的话语、熟悉的情景诉说昨日点点滴滴的欢笑。那天,熟悉的站台,挥挥手,道声:珍重,一路好走,我们相约有空见一见面。鸣笛脆响,似在低诉离别的伤感。 二十三岁,那年,我工作了。至今,我学会了一个人做饭、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听歌、一个人孤单、一个人悲伤、一个人欢笑,一个人的生活。某天,想起你们,很温暖,如冬日午后的暖阳。 二十五年的生活,酸甜苦辣、悲欢离合,说不尽,道不完。 岁月为我刻下了太多太多的烙印,陪我走过旅程的你们是最重的一道车轮,呐喊逝去的青春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