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认识新朋友的作文
五年级 记叙文 2202字 2397人浏览 棉大碗

写认识新朋友的作文 风琴白衣的无敌夏天 穿淑女装的女张飞 我就没见过那么嚣张的女孩。头上的马尾辫一甩,脚就落到了高个男生的脚面上,手也没闲着,一把扯住那男生的领口。男生着实被这个女张飞给吓住了,嘴里连连说“好男不跟女斗”,却一把把女孩推了小来。到底是女生,雷声大,雨点小,男生一推,一片叶子一样飞了出来。我跑上前,扶了一把女孩,女孩一个趔趄还是倒在了地上。几个男生吹着哨子跑掉了。女孩眼泪汪汪地站起来,白色的连衣裙被青草弄脏了一大块。 我从背包里拿出纸巾递给她,她却瞪了我一眼,说:“充什么好人,刚才干什么去了?” 我笑而不语。女孩恼羞成怒,恶狠狠地瞪我:“像你这种胆小鬼,也就会给女孩递递纸巾。以后见人打架,躲开点,小心溅到血。” 我瞅了她三秒钟,说:“傻瓜才动拳头,我是以德服人,不像某人穿着淑女装,像个猛张飞„„” 女孩居然抿着嘴笑了起来,嘴角如一弯新月。女孩走到操场边的看台上,背起手风琴,甩着马尾辫,像跳动的音符一样走了。 我吹了声口哨,跳上单车。车子飞过女孩身边时,我说:“女侠,留个名吧!”女孩抛给我一个卫生眼球,说:“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我一愣:“我啥时知道的?难不成你跟林心如一样有名?” “你说我像猛张飞呀?” 俄滴神啊,她真的叫张飞呀? 走到哪里都是一朵乌云 再次见到张飞,是在学校大礼堂的排练厅。她背着风琴,穿着月白的纯棉白衬衫,配小格子短裙,清新得像一滴露珠。可是,这印象只停留了两秒钟,这丫头就像爆竹一样炸开了:“凭什么他们就可以选择彩排顺序啊?我们都等了两个小时了,我们班的莫晓莫连中午饭都没吃,吊针都没打„„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嘛!” 宣传部长的脸涨成了茄子皮,支支吾吾地说:“你别火,我去跟我们班同学说,让你们先彩排。” “不必了,轮到我们,让我们上就可以了。”张飞的小脸绷得跟一张弓似的。我低头笑了,转身对身边的男生说:“张飞这丫头还真有两下子,宣传部长早该有人教训教训了,官不大,僚不小。” 男生歪着头问:“谁是张飞?” “刚才发飙的女生啊,她不叫张飞吗?” 男生瞪了我一眼,说:“人家叫许白衣!” “许白衣,这么婉约的名字怎么能跟这个走到哪都是一片乌云的女孩联系上呢?” 我的话音未落,就看到身边的男生冲我挤眉弄眼。我转头一看,妈呀!张飞,不,许白衣眼睛瞪得灯泡一样站在我背后:“你说谁是乌云?” “我„„谁说你是乌云啦?你是一朵白云,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我挠了挠脑袋,随即伸出手:“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帅哥洛河。” 许白衣点点头:“嗯,是很帅,比蟋蟀帅。” 树叶唱一曲《东风破》 许白衣跟在我后面解释那次操场上的打架事件,她说:“那几个男生仗着自己个子大,向小同学要钱,恰好让本姑娘看见,你说这种事管还是不管?” “管啊,当然要管。” “那你说我是乌云?”许白衣站在一株丁香树下,眼里满是委屈。 “我是故意说你是乌云的,不然你那么嚣张能注意到我吗?” “切,骗谁啊?你知道那话我会听到?” 我嘿嘿笑:“只许你骗我你叫张飞,就不许我骗骗你?打平了。” 阳光透过丁香树的缝隙,斑斑驳驳地落到许白衣的身上,落在她肩上风琴的白色键子上。我揪了一片丁香叶,放在唇边吹了一曲《东风破》。许白衣扬扬头,说:“胆小鬼就不必来铁血豪情了吧?” 这丫头把我给看扁了呀,路过学校的读报栏时,我故意往里瞅了又瞅,许白衣火呼小叫:“洛河,那个公车上抓小偷的同学长得很像你啊,你看你看,都是一样的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我差点晕过去:“许白衣,你再好好看看,那个人星眸皓齿,玉树临风,远看像张学友,近看像刘德华,可不就是眼前的„„” “陈子寒!”许白衣同学两眼放光,远处校草陈子寒投进了一个三分篮。我长叹一声,无敌的许白衣,就不能成全一下我的虚荣心吗? 白衣的风琴会跳舞 总是在校园里碰到背着风琴穿着很淑女的许白衣,她的脸上轻漾着无所畏惧的快乐。我的目光追随而去,然后假装在甬路的某一端遇上,漫不经心地打个招呼。偶尔遇到白衣打抱不平,会跑过去劝几句,教育她要以德服人。许白衣不再辩解,而是调皮地吐吐舌头,把棘手的事交给我来处理。而我,乐颠颠地为她收尾。 暑假,我约许白衣游湖。我们静静地坐在湖边,我

说:“白衣,这个夏天,因为你的出现,多了许多快乐,就像这湖面扔了石子,有了涟漪„„” 白衣把手里的草叶扔进湖水里。“洛河,我也一样,因为你,我学着用另外的方式处理问题,但是,我们的生活还是要像这平静的湖面一样,我们还不能让自己的心乱了~„” 我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的猛张飞,她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说话机关枪一样一扫„片的许白衣吗?白衣摸了一下脸:“怎么了?” 我说:“你是不是有孪生姐妹啊?今天怎么这么不像你呢?” 许白衣的嘴撇到耳根子后面去了,继而说:“其实我早就知道读报栏里的人是你,我还知道你单独去找厂那几个爱欺负小同学的男生„„” 原来粗线条的许白衣也有那么细致的一面,就像,她不光会据理力争,还会拉手风琴。我笑了,说:“白衣,为了庆祝我们认识的这个无敌的夏天,给我弹首曲子吧!” 白衣站起来,抖了抖白色的公主裙,手指在风琴上快乐地跳起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