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荷
初一 散文 3718字 206人浏览 jz980115

支持原创,鄙视剽窃

十九岁半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我已在这个世界上虚度了十九年的光阴!十九年间,机缘巧合和,缘缘分分我遇到了许多有才华、有个性的人,他们的行为言语给了我太深的印象及欢笑,于是,我要用我这支笨拙的笔将他们一一描述下来,以表达对他们的尊敬。我听说,写人就得从事开始,那就从那一年讲起吧·····

公元2010年。夏。中午,骄阳如火。

西苑路浓密的树荫下走着一位青年。此人约二十岁,中等身高,体格匀称,手拿一本古香古色的书,从指缝中隐约可见封面《围城》两个大字。这是一本好书 !我曾经怀着崇敬的心情拜读过。钱钟书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深层次的、耐人寻味的幽默,一向是我所追求的。可它就像一个自负的少女,追了多年,一直没追到。于是,就有人劝我说,幽默是天生的,学不来,也不能怪你的。乍听起来,颇有几分道理。也就跟着安慰自己,身体素质是天生的,打不好球,也不能怪我的;智力是天生的,学习不好,也不能怪我的。因为这样那样的借口,我仍不幽默,仍欠缺对文字的驾驭能力,仍在落后!再说那位青年的身影在一座大门前停了下来,他抬头向上看了看。顺着他的目光我们能看到雄伟壮阔的大门上“河南科技大学”六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河科大?青年走进了传说中的河科大!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股对他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河科大,一直是我心中洁白无瑕的神圣之地。第一次看到她破旧简陋的教室,拥挤不堪的饭堂,上下铺的寝室,已经暗下决心,这就是我要的大学,只有在最艰苦的地方才能磨砺出最优秀的人才!

只有最艰苦的环境,才能磨砺出最优秀的人才!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很明显,成就大事业的人就要是我了,由此可见我当时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这样想着,思绪带我回到了高三,那一段峥嵘的岁月······ 高三班主任柯西问我:你的理想学校是哪?

河科大。我回答。

他拍拍我的肩膀,我对他深深的点点头。

后来,我把“河科大”三个字写到白纸上,贴在床头,以提醒我努力学习。这样做得到的却是室友们的鄙视。我有一个绰号叫“七”,因为入班考试考到了第七名,前十名了呵,当然不是全班第七名,那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也不是全校第七名,而是全寝室第七名,当时寝室共住八人。第八名是刚从外校转来的,没有参加考试,各门功课都是零分。

已经到了第七名,进步的时候到了。于是在开学那天选择一个特别的座位——倒数第一排,中间右侧隔一人靠走廊,以期成绩有所提高。倒数第一排是一个清静的去处,没有人打扰。如果你能把鼾声排出耳外的话,绝对再听不到任何别的噪声了,甚至连老师讲课的声音都被前面支棱着的耳朵吸收殆尽了。我在最后一排呆了整整一年,中间只有左右平移过几次,也就是最后一排的人左左右右的对调,人员几乎没有变动过,全是熟悉的面孔。只有一人从最后一排走了出去,他是我的偶像。偶像走出去的原因是这样的:学期中间有人转走了,前面的座位中间一下子空出一大片,老师看着缺口很不爽,就让他填补了,多幸运的人。 偶像叫马腾,没走出去的时侯,坐在我的左手边,右手边坐着一个叫霍坡的。霍坡的名字很奇怪,在我家那片有个地方叫霍坡,而他与地名同名。我曾经问过他听说过霍坡这个地方没有,他只说听说过霍坡这个人!霍坡此人“年十七,好美姬”, 闲时只谈论女孩这一个话题;马腾是一个热衷篮球运动的热血青年,说的话题只有一个篮球;我身为一个十八岁的热衷于篮球运动的热血青年,每天谈论的话题只有两个:女孩和篮球。他俩是没有共同语言的,我与他俩却都谈得来:与马腾谈美国职业男篮,与霍坡说说班里的女生。

下一棵树,以代表他们的爱情啊就像那树一样茁壮成长,浓荫遮蔽这方大地。他说这件事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那天他叫我跟他一块去学校找棵小树,难道就是做这样用的?如果他女友知道在河边种的树苗是怎么来的,可能就不和他一起去种树了,我这样想。哎,那棵树命运多舛,刚从学校移走种在小河边不久,政府就进行土地规划,决定扩张河道。命苦的小树伴随着推土机隆隆的轰鸣声,夭折了,也许垫河堤了,也许被水流冲走了,他们看不到它长大了,象征着天长地久的精神支柱倒塌了。不过不要迷信,他们的关系现在依旧很好。

坐在外边的文波有个兄弟叫文澜,也是在这个班,因为他俩的兄弟关系,他们被班主任调到一个第一排一个倒数第一排,永远不能见面。文波有一件很丢人的事,被他说来说去:

“我在会考的时候,抄了别人的。”

“没事,会考没啥影响,大家都抄了的。”

“哎,我抄了别人的化学。”

“那也没啥。”

“我是个理科生,给我抄的那个人是文科生!”

“······”

文波很单纯,从下面这件事上就能看得出来。在我生日那天,他送了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生日礼物。那天早自习的时候,他对我说,今天你生日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问。去年的这个时候,你送我一个棒棒糖,忘了吗?经我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的。接着他递给我一个包,包里鼓鼓的,似乎还有东西在动。打开包,看见一只纯白的小猫,那猫是那么小,我用一只手就能完全拿住,它还没睁开眼睛,甜甜的睡着,它以为自己还在妈妈的身边呢。我家的猫下崽了,今天满月,送一个给你。我以为我很有个性,相对于他,我的行为太正常了,太没创意了。

坐在我前面的是一位女生,我们称之为“大庆”。大庆的脸老是出油,油汪汪的整天,用多少吸油纸都不能去油。大庆有一个记日记的好习惯,而且是写在加密笔记本里的,这引起了我偷看的好奇心。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自习,后排男生只费了少许的力气就把密码破译了,并偷偷看了里面的内容。字迹很是清秀,写的东西却杂乱无章,唯有一篇白话《静女》可看:“静女”你总是这样叫我,你说,要我在城的角楼等你,可我怎么能一下出现呢? 邶城城外的空地上又有孩子在放风筝了。还记得那一天你教我放风筝吗?你欢快地奔跑着,风筝飞得高高的,那天晚上,我们坐在城墙上。你一直吹着我送给你的萧,我一直静静地听,

你一直吹到天亮,我一直听到天亮 邶城的风温柔的吹过,还记得那个飘满柳絮的湖边······白话《静女》以一个女子的口吻述说了对男友的思念,字字含情,句句渗泪,我们能看出年少的作者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一部分·····我们从不知道,默默无闻的作者内心是如此细腻与多情,大庆太有才。

坐在大庆旁边的是人,也是以第七名身份进入班级的,她才是班级第七名呢。中午的时候,我睡觉,因为有很多作业要做,又不知道要做哪一门,也知道就算一中午不睡也做不完任何一门课,就心安理得的睡了。她也有午休的习惯,只是她实在没作业可做了,不睡觉没事干了。差别就是这样出现的。每当我有不会的题目,就去找她,她三两下做出来,然后把写着做题步骤草稿纸扔回来。很奇怪是我问的题目没水平,还是她已达到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地步,任何题目都不在话下了?很迷惑。有时看不懂解题步骤,去问她,她就不耐烦的说:不解释,不解释。不解释成了她的口头禅。因为她的不解释,“不解释女郎”的帽子就理所当然的戴在了她的头上。在我一直的印象中,好学生不漂亮,漂亮的学生学习就不会好,可她颠覆了我的观念,既漂亮又学习好,这样的女生才最具有杀伤力!

上半学期转来一个朱姓男生,他的自我介绍彻彻底底的让我感受了中国文字的博大精深。那天他大步走上讲台,清清嗓子:我姓朱,叫葛明······你可以想象一下当时课堂上的气氛,同学们的反应,这里不再多写,想象一下吧。因为他中间才来的已然没座位了,就坐在了最后一排的走廊上。有一回他问我,你很了解一高吗。我回答,在这三年了。他接着问,你知道三楼厕所有多少蹲位吗?关于这个问题,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不想回答!他却很高兴我不知道,兴奋地告诉我说,是十四个,虽然我才来没几天,我就知道,你却不知道······朱葛明只在这个可爱的班级里呆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又转走了。转走前一天,他送给美丽的英语课代表一个双节棍,直到现在我也搞不明白送给女生双节棍是什么意思。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在最后不得不提到另一位伟大的女孩子,憧憬,她身高七尺(汉尺)有余,形貌昳丽,如风拂玉树,雪裹琼苞,兼之生性清冷,实当得起“冷浸溶溶月”的形容,且知书达理,有思想有才华,美貌与智慧并存。如果把全世界的美分成十分的话,憧憬独占八分,张含韵占一份,天下除外的女人仅占一份。就算拿全世界所有美好的字眼来都不能形容其之万一!之所以写她那么多好话,是因为她极有可能看到这篇日志并加以评论!

说一件有意义的事吧。那天作文课,闲得无聊,后排那伙人就想出了说一句文学作品里自己觉得最经典的一句话的事,

剑封说:“犯我女友者,人神共怒,虽远必诛!”这话很炫,可是,却不是哪个名著里的,我们就要他再说一句:碧瑶,我回来了!(出自《诛仙》)

文波:“勒夏特列是一位精力旺盛的科学家。”(出自《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化学教科书(必修)》)

大庆:“不是你变老了,是我的过儿长大了。”(出自《神雕侠侣》十六年后,杨过万念俱灰跳下断肠崖去找他的姑姑,在绝情谷发现了一个人迹住处,窥镜自视,发现鬓角斑白,不禁感慨自己老了。这时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龙女富有磁性的声音说了上述那句话)

不解释女郎也回过头:“应该加上琼瑶的那句: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夏雨荷?

呵呵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