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落,碎了红颜
初二 散文 1298字 17人浏览 eidy1qi

友人曾告诉我:“有缘的人,总是会错过。”生命里让人念念不忘的永远都是你无法得到的东西,包括感情。那些无关风月的单思,那些雪夜里游移的苍凉,又有谁人知?落魄的季节,繁华不再,我想,我们错过的不是时间,而是年龄。我一直远远地站在那里,看多年你老去的容颜,看你渐渐走远。颓败的日子,斟一壶酒,漫着酒香,随记忆走过旧时光,走近从前,去缅怀那曾经的怦然动心。18岁那一年,第一眼,仅是一眼,彻底扰乱了我久居尘世漠然的心湖,涟漪不静,惊慌失措的我,假装着毫无理由的笃定,开始相信这个世界,还是有那么一个你,可以影响着我的喜怒哀乐,可以影响我的人生,渗入我的生活,当记忆被封存,我本以为那些回忆已然成了空白,成了往昔的流离,却在多年之后被开启,我惶恐了。脚步声声,相离的日子总是惊得一地梨花落,纷纷扬扬,于是,弯下腰,拾起一片心伤,让瑟瑟寒风带去我的思念,雪后的日子,温暖的阳光折射入凡尘一隅,本以为心情也会随着柔和起来,也许,只是本以为。有些缘,是散去的缘,有些份,是无来由的离分。我不知道,为何总是为你无法入眠,辗转反侧,总是在爽朗的晌午,朝着阳光的方向呆呆的望着,多想在不经意间想你,然后不经意间看你闯入我的视线,看着你,竟如此心满意足。我沦陷了,我的堡垒因你而崩溃,决堤的是眼泪,还是溢出来的深情,我已经无法辨别。把你写进字里行间,以为可以藏住对你的心绪,却不知,走笔之意,让人越发不能自已。愿有一天:“待得他日落雪倾城,再来,煮雪烹茶,与君共语似水流年。愿有一天,待得来年桃花灼灼,再来马踏郊外,种树桃花,与君笑谈江山如画。愿有一天,待得来年遍野菊花,再来清泉石潭,对饮把盏,与君夜话无双风华。”枯枝,残枝,飘摇的流年,荒芜了彼岸的蒹葭,平仄不出当年的寂寥,若想忘,不能忘,忘不了,太难忘,渗透出的冷,凄美了风霜,更迭出波澜不惊的斑驳守望。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看你,已不再是当初的你,却还是当年的心情。总是在泛白的年华里,让青丝乱缕穿梭出历史的长河,在生生瘦尽的思绪里,将故事里独舞的人,勾勒斑斑,锦年的手帕,擦干了陈旧的泣泪,在一场场戏里戏外的人生里,不知所踪。一个人,在记忆的梗上,祈祷着那些绿肥红瘦的影子。庭院薄凉,一纸飞花,浮华蹁跹,声声湖畔,你已先行了好几步,我追不上你的步伐,我挣脱不了命运的枷锁,我多想与你并肩同行,却被你遗忘在老去的心墙之外。梦里追寻,寻不到,笑看君郎,只剩眺望,映一帘幽梦,折岁月痕纹,只把天涯刻咫尺,只把对影弄回眸,在孑然的默念里皈依沉睡,在飘零的爱慕里找回自己,落花的意,流水的情,你只给了我满目疮痍的心境,在无数次转身中,刻下了你萧条的背影,你可曾这样看过我,为你饱含深情的双眸,可曾在某个闲暇的日子,想起我,可曾这样在那里,静静的等我?不,你没有,你不懂我。多想靠近你,多想了解你,多想我的世界里多了一个你,不是我们遇见的太晚,也不是我们的时间不对,是你早在那里,而我却不在。当初迫切想要长大的我,才发觉如今的我长大了,你却老了,这是何等的凄凉,你走的太快了,我从一开始就跟不上,恨不能同时,该是如此的呐喊吧。冬末,立春,快要过年了,而我,却仍在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