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个电话到天堂
初一 散文 1190字 63人浏览 丑就罢了还穷8

奶奶,我回来了。一个小女孩颠儿颠儿地跑进门洞,羊角辫活泼地上下跳着,书包嗒嗒地扇着屁股。

回来了。回应声从屋里飞出来,引出一位慈祥的老人。

这个小姑娘就是三十年前的我,这位老人就是我的奶奶。

奶奶的娘家是个大户人家,富甲一方。我家有三十亩地,也是富户。经媒妁之言,在奶奶十八时被八抬大娇抬进了李家。在我父亲六岁时,热血沸腾的爷爷丢掉教师的工作偷偷地去了战场,奶奶等来的却是爷爷牺牲的消息。她一个人带着我父亲磕磕绊绊地生活,后来终于迎来了孙子孙女一大群。

记忆的长河波浪翻滚溅出浪花朵朵,我采摘着属于我和奶奶的那一朵朵。我经常坐在奶奶的身边听她讲她爷爷庆寿时的壮观场面,当奶奶讲到一笸箩一笸箩地往里抬糕点时,我赶紧地撒娇地摇晃奶奶说;怎么不给我留点儿?奶奶哈哈大笑;也留不到现在呀!我们便笑作一团。

奶奶整天忙着,挪动着没裹好便放开但已畸形的小脚,做饭、洗衣、喂猪、鸡、羊,所有家务活都由奶奶一人承担,还要照看我,外加一个菜园。奶奶从不说累,每天像个旋转而不知停歇不知疲倦的陀螺,从日出转到日落,转遍能转到的每一个角落。

放学回家一进门,我就大声喊奶奶。奶奶早就做好香喷喷的饭菜等我了,偶尔因忙没做熟饭,奶奶便说,哎呀,我掉锅里了。见到饭菜我就像饿狼扑食,奶奶看我的吃相乐个不停。冬天放学后,奶奶就先拉过我搂在怀里攥着我冰凉的小手说;冰凌核子。温暖通过手暖遍我全身。

星期天的早晨,奶奶从不让我早起。睡觉,学了一个星期了,太累,接着睡。在奶奶的逼迫下我便乖乖地合上懒洋洋的惺忪眼再美美地睡上一觉,等太阳已灿烂了很久也已来到床前我才起床。在我洗漱时被褥魔术般整齐了。

外出上学,放假回到家里我也是有功之臣。假期的前几天和后几天,奶奶不让干活也不让去地里,理由是,学习太累,刚回来,要休息;劳动太累,快开学,要休息。母亲也无奈。我只好趁奶奶不注意偷偷地溜到地里。回来后,奶奶的训斥也是我美滋滋的享受。奶奶边说边揭开热气腾腾的锅。

斗转星移,在奶奶阳光般地呵护下,我工作,结婚,生子。而奶奶在阳光地照耀下,满头雪霜,满脸沟壑,满手厚茧。

岁月无情,奶奶躺倒了,躺在孙女买的医用气垫上,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幸福的微笑。奶

奶问怎么没带孩子来?她小不可一人在家。奶奶惯性地关心着一代又一代。

我拿起毛巾想为奶奶擦脸,奶奶说不用你妈天天给我擦,你坐那边。话极轻,没有声带震动,只有气流呼出,断断续续。看着奶奶像晒干的咸萝卜,眼睛灰色浑浊暗淡无光。医生说,没什么大病,太老了,油尽灯枯。操劳一辈字的奶奶力气用尽了,只得躺着。原来奶奶说的力气用了还长是谎言。我攥着那干瘪的刚刚停歇的手,也让我浑身的气力,传到奶奶的身上。

窗外凉凉的秋风无情地拉扯着树上仅有的几片黄叶,叶落了,在空中打个转儿,奶奶驾着风,坐着叶走了。我无力挽留,我的整个内脏化成水流出来,在密密的雨帘中看着奶奶狠心地离我一点儿点儿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