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学作文,可以奔驰
初一 散文 4398字 193人浏览 AC麦兰

初学作文, 可以奔驰 谢招敏

[策略] 宋代大文学家欧阳修说:“作文之本,初欲奔驰”。到了明代,又一个很有造诣的文人谢枋得又说:“凡学文,初欲胆大。”我们的课题研究也提倡:开始学习写作时,要撒得开,就像大草原上骑马一样,毫无拘束,大胆驰骋。一、“奔走进大自然”就是走近作文的殿堂。 二、驰骋在知识的田野上去收获“五谷杂粮”。 三、“东奔西跑的游戏”是一段可以入文的刚发生的生活。四、作文方法的世界里可以“跨越国界”。

[策略阐释]

小学生初学作文,被许多家长、老师甚至专家视为大问题,如临深渊,如遇大敌。长者如斯,小学生更是谨小慎微,如履薄冰,裹足不前,畏之如虎了。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超过半数的小学生恐惧作文,而目前这个保守估计的数据还在呈下滑趋势。为什么家长购买众多《作文选》、教师传授的写作方法、专家声嘶力竭呼吁的所谓作文教学新理念均无法驱散这种弥漫于中华大地、几乎根深蒂固于学生心中的恐惧感呢?

作为一个长年工作于教育一线、天天与作文教学打交道的语文教师,我思考过这个问题,并且为此进行了一些有益的尝试。在我执教的多个教学班中,超过90%的学生喜爱作文。尤其最新的一个班级学生,我从三年级带起,如今已是五年级,更是人人爱作文,个个会作文。曾发生过一周末未上作文课,学生“罢课”以示抗议的感人一幕。那么,我对初学作文者,做了什么?势单力微的我能够为改变作文教学现状做点什么吗?

我不知道,也不敢奢望。但我能够改变自己,改变我的学生。如果有更多的教师愿意随我揭竿而起,举行文坛起义,那就来吧!我的做法很简单,那就是――初学作文,可以“奔驰”。

一、“奔走进大自然”就是走近作文的殿堂。

我反对把作文看得高深莫测,反对作文方法第一位的高谈阔论。比方法重要的因素多的是呢!许多家长会问我一个问题:孩子学作文,什么最重要?当然不是“方法”。是“读书”?不是!也可以说是!“读”对于“写”的重要性当然毋庸置疑。但我希望孩子们首先要读的书是一本天书,书的名字叫《大自然》。 谁说不是?!我们携手孩子奔跑吧,不需要一部豪华“奔驰”车,双脚踏地,奔走如飞的感觉才最重要。然后随便站在一个山口,山道两边,不是两页斜斜的山坡吗?是啊,两座山峰便是一本硕大无比的翻开的书。而环顾山川河海,天书比比皆是,每一棵花树,每一朵浪花都是一段秘语,写在天地之间,等待我们的孩子去解读它。

自从我倡议学生初学作文最重要的是“走进大自然”之后,我的学生喜形于色,高呼万岁。此后的每一个周末,他们对家长软磨硬蹭,搬出圣旨――“我们的谢老师说了,学好作文最重要的是去旅游,你不想让我学好作文吗?”于是家门打开了,“鸟笼”洞开了,孩子们随家长游山玩水:就近爬万安山、登三叠井、游雪峰寺,远的到平潭、进厦门、走武夷山……许多家长一开始不理解我们的做法,勉强为之,后来对我称奇,说与孩子心贴近了,关系密切了,而孩子写作文真的不怕了。

是呀,怎么会怕呢?奔走中,孩子们目光远了,身体壮了,心儿醉了,作文自然就会了。你别看一篇游记,几则日记,上面还有许多错别字。那又怎样,他们的思路畅达,思想新奇,才是大自然最慷慨的赐予,而这些都是初学作文者最需要的“维生素”。

二、驰骋在知识的田野上去收获“五谷杂粮”。

读了大自然,真的要引领初学作文的学生去读读写满知识的书籍了。古人云“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吟诗作诗如此,作文当然也是一样。问题是,家长们从来就没少买《小学生优秀习作》、《人物描写一百例》、《金奖作文大全》一类的教辅书籍给孩子们读呀!孩子们又何尝认真读过呢?这些可怜的书籍大抵也逃不过被孩子们翻两三页就束之高阁的命运,也自然就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

我的看法是,家长、教师们,为什么只让孩子们看《作文选》呢?你们真的认为这些与我们孩子同龄的天才少年的大作有多大的价值吗?这些“作文选”在正式出版之前,是否经过家长、教师甚至于编辑的修改,它还是孩子们原作的面目吗?你们愿意相信这些四平八稳、老气横秋、没有童趣的作品,就一定胜过你们孩子笔下语病虽多却天真浪漫的“涂鸦”吗?而只要我们引导得当,假我们的孩子以时日,写出上乘之作,超越《作文选》应不成问题。

当然,也不是说《作文选》不能看,可以少看些。鲁迅先生就反对“只叮在一处采花酿蜜,所得非常有限”的读书方法。要知道,在知识的田野上,除却这一片花儿,还有五谷杂粮呀。我们都知道五谷杂粮对人类生存发展的重要性,却不曾意识到知识的田野上也有稻、稷、粱、麦、豆的存在,它们对孩子的学习、写作有着重要的作用。给初学作文的孩子们看的书,最好是经过时间磨洗,仍然光辉夺目的。《水浒传》、《西游记》、《十万个为什么》、《格林童话》这些名著、童话等古今中外优秀儿童作品,就是道选。此外,林林总总的大作小书、报刊杂志也都应涉猎。有的家长对孩子沉迷于一些连环画、漫画作品如《乌龙院》等十分担忧,其实只须告诉孩子们比《乌龙院》更好的还有《机器猫》、《名侦探柯南》等等就够了。而就我自己而论,三年级就翻箱倒柜读了老爸存书《红楼梦》、《聊斋志异》之类,自觉利大于弊。相信我们孩子从书籍中得到的精神食粮,会帮助他们了解生活,了解社会,提高他们对文章和写作的认识,因为“书中自有点金术”嘛。

三、“东奔西跑的游戏”是一段可以入文的刚发生的生活。

既然读书可以让学生感悟生活,为作文提供素材,那么初学作文的学生似乎应该无忧了,因为至少不会言之无物,笔下会有生活了。但家长、老师们,我们不要忘了,我们面对的是孩子,不是那些能够容易体验生活、轻易落笔成文的大人。根据孩子的年龄特征,我们在作文课堂上给他们提供一段刚发生的生活――写作游戏――也许是一个不错的让初学作文者有话可写的好方法。

我们都知道我们是这样教孩子学习走路的。如果孩子已经能够站立了(就好像孩子已经能够掌握较多的字、词一样),做父母的教他们学习走路的时机就已经成熟了(就好像孩子已经能够独立学习作文了)。在那样情况下,我们往往会把一件有趣的玩具放在他扶着的床沿不远的地方(好比在写作之前玩一个写作游

戏),孩子看到了心爱的玩具,脑子只想拿那个玩具,脚下便不知不觉地迈开了他来到人间的最先几步(好比孩子的初学写下的几篇作文)。

那就从玩游戏开始学写作文吧。我们都知道爱玩是人的天性。让孩子边玩边学边写,第一篇作文就写游戏,就写“东奔西跑的游戏”,前几篇都写游戏(玩疯了的游戏)又如何?游戏是刚刚发生的一段生活,而且就发生在课堂上(那个让学生相当恐惧的严肃课堂上),那是让他们兴奋的事件。而我们知道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写作游戏对初学作文者来说更显功德无量了。他们只须把还历历在目的几分钟前的生活如实写下,几乎不费吹灰之力,而这就是作文,孩子们何乐不为呢?

当孩子们会写游戏,大约离写生活――真正的生活不远了。当他们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其实也像游戏一样,只不过发生在学校、家庭、社会这些更大的课堂里,那么一切容易多了,包括作文。

四、作文方法的世界里可以“跨越国界”。

看,我们谈了“自然”谈“读书”,谈了“读书”谈“游戏”,几乎把“写作方法”抛在脑后,写作方法对初学作文者难道真的那么不重要吗?

现在就说说方法吧。其实,学作文还是有章可循的。但“作文有法,教无定法”。我们真的没必要把作文方法视为至高无上的法宝。试想,一个孩子的作文语法规范,文从字顺,却毫无新意,思想平平,你会喜欢吗?我倒宁愿我们的学生感情丰富、思维敏捷、想象力强,而一时文字还表达不太准确,因为那是学习习惯和练习时间的问题,是小问题。

当然,小问题也是问题,还是要解决的,它也是初学作文的小学生的要跨过的障碍。我们还是要向小学生们讲如何用词造句、怎么标点断章、怎样构段谋篇,而至于抬高跌重、断处皆续、前呼后应等写作技巧,抑或比喻、夸张、排比、对比、拟人、反问等修辞手法讲不讲,至今没有定论。人教版教师用书称,不要出现“比喻”一类术语,怕学生听不懂,殊不知新世纪学生阅历丰富、神通广大,早就懂了。他们从教辅读物、大人言谈,甚至互联网上得到的,有时真的比课堂上得到的要多要深。在作文方法的世界里设下许多“国界”:这些方法是低年级的,那些方法适合中年级,而所谓深奥方法则留待高年级,更有如“比喻”之类遮遮掩掩,“犹抱瑟琶半遮面”。其实作文方法的世界里真的可以不设防,让学

生超越“国界”大行动,效果会更好。我们千万不要低估了孩子们的巨大潜力,哪怕他们只是初学。

举一个例子,我在我的班上对初学作文的小学生讲作文方法,就从来不分“国界边防”。从三年级到六年级都是如此。我不但教给孩子们小学教科书中出现(只是出现,不许讲术语)的六种修辞方法――比喻、夸张、拟人、排比、反问、设问,还多讲了30种,它们是――对比、顶针、象征、反语、双关、反复、对偶、婉言、引用、层递、呼告、通感、衬托、复说、倒装、错综、仿拟、舛互、拟物、回文、插说、拈连、借代、类叠、离析、示现、抑扬、移就、互文、共用……我用生动的写作故事、有趣的典型例句、幽默的应用比赛,让学生在笑声中掌握这些看似“难于上青天”,本该“一辈子才学得完”的高级写作方法。起初家长吓一大跳,许多人颇有微辞,但学生喜欢,而且一段时间之后,他们的作文中就能学以致用,文彩飞扬了。孩子们说(引自他们的作文)――“修辞36方法,就如哪吒的三头六臂,长在了我们身上”(拟人);“世界上有一件事,比玩耍更让人快乐,那就是玩作文”(婉言);“我们不是爱写作文,是非常爱写作文”(拈连)……福州钱塘小学青年骨干教师梁玲在我班借班上公开课时,余威阳同学说:“天涯何处是我家”(仿拟);在我校五年级抽考作文《我的心愿》中,黄晨硕同学描述了自己一天的自由生活之后称“一天的心情: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引用)……

不要再举例了,再举就是有“掉包袱”的嫌疑了。我只是想告诉家长、老师们:我们不要很重视作文方法的传授,因为还有比方法更重要的;我们既然还是有必要给孩子们讲写作方法,那就不要低估孩子们的学习欲望与真实潜力。作文方法的世界里真的不要有“国界”,让孩子们“奔驰”在自由的国度之间,畅游作文大世界吧!

宋代大文学家欧阳修说:“作文之本,初欲奔驰”。到了明代,又一个很有造诣的文人谢枋得又说:“凡学文,初欲胆大。”他们都在提倡,开始学习写作

时,要撒得开,就像大草原上骑马一样,毫无拘束,大胆驰骋。遗憾的是千百年来,直至今日,我们的小学生初学作文时还是谨小慎微、畏缩不前。就让我们为人师者、为人父母一起来再次聆听古训,然后借鉴本文的些许做法,告诉自己和初学作文的孩子们:初学作文,可以奔驰!只有奔驰,才有更广阔的大地;只有奔驰,才有更深远的天空;只有奔驰,才有更动人的篇章!

(本文发表于《福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