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的灯盏
高三 其它 800字 493人浏览 七月式温暖

回故乡的时候,我像往常一样去探望那位一直让我崇敬的百岁老人。亲人们告诉我,不久前老人已平静地走了。老人是我故乡宅院的邻居。我自幼就知道隔壁住着一位年龄很大的老奶奶。她家没有院墙,只有两间极普通的土坯房,那两扇透了很大缝隙的大门也几乎总是虚掩着。老奶奶满头白发,脸上布满了皱纹,一个人住在那间房子里,从来不见有亲戚来探望她。老奶奶究竟有多大年龄,连我母亲也说不准。我从记事起,就见她已是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太太了。我几乎每天放学都是先去老奶奶的家里玩上一阵子。老奶奶总是不停地纺线,而后就织成布,她的床头上堆满了布匹。她有了空闲就做男人穿的布鞋,她做的鞋子都挂在墙上,有几百双了。无论春秋冬夏,她家的门从来不关,偶尔出门也不落锁,总是虚掩着。房子里另外还有一张大床总是铺得整整齐齐,像是要等待谁来住,可是又从未见她家里有人来过。我把心中的疑问告诉了母亲,母亲说她在等她的儿子回来。我更加不解,她有儿子,怎么从未见回来过呢?母亲说她也没有见过,都几十年了,恐怕早就死了。可老奶奶就是不相信。后来我才知道,老奶奶只有一个儿子。老奶奶婚后两年丧夫,唯一的儿子17岁时在村头被抓壮丁的给抓走了。老奶奶坚定不移地相信自己的儿子还活着,早晚会回到她身边。这成了她活下去的支撑和希望。很多的乡邻劝她找个人家改嫁了重新开始生活,但她却拒绝了,她坚持把给她的救济款都存着,她要说等儿子回来盖新房。我后来考上了外地的大学,在临别的时候,我去看望老奶奶,依然身体硬朗的老奶奶嘱咐我的唯一一件事,是到了外面替她找儿子。乡亲们把这句话当作笑谈,而我却格外重视。我知道,这件事对老奶奶而言,是最大的事情,也是唯一的心愿。如今,老人平静地走了,留给我们的是一个令人动容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