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作文
初一 记叙文 7101字 541人浏览 力宏在梅边

一起走过的日子

小时候,常随父亲一起去看落日。

和父亲看落日是在一个小小的水塘边,即将落山的太阳光把我们父女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就像院子里父亲亲手种下的两棵一高一矮的白杨。

也许我那时还太小,实在看不出即将落下去的太阳里蕴含着什么奥秘。唯一能够引起我兴趣的是父亲的故事。我紧贴着父亲强健的身躯,坐在被阳光照射了一天的土地上,静静地闻着泥土与阳光的混合芳香。每当这时我便感到一种温暖,一种依靠。衬着斜晖父亲安详地给我讲着故事,满眼是散不去的温柔。

只有在和父亲看落日的时候,父亲才肯摘下它那副厚厚的眼镜,似乎渴望把每一道夕阳的余晖都吸入眼中。这也许是他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刻。父亲竟会像小孩子一样,在地上打几个滚,随后幸福的展开四肢,眯起眼睛,调皮的我会悄悄扯下一根小草,趴到他宽大的胸脯上,趁他不注意,偷偷地把草塞进他的鼻孔里。“啊——嚏——”父亲惊起,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把我一下子举得老高老高„„

那时候,父亲很年轻。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父亲与我的距离远了。彼此间的话语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天南地北,一聊就没完没了。渐渐的,水塘边的斜晖里只立着一个孤单的影子。而院子里那一高一矮的白杨依旧绿在那,小白杨以神奇的速度疯长着。

不久前的下午,我刚写完作业,父亲突然提议说:“陪爸爸去看落日吧!”父亲的话,那样亲切,又是那样意味深长,我无声地答应了,默默地拉住父亲的手,沿着那条童年的小路,来到那个水塘边,在父亲身边坐下。

久违的温暖又一次涌上心头。

“告诉爸,你喜欢这落日吗? ”父亲突然转向我。

他是那样深情的望着我,就像天边的夕阳望着他一样。一缕落日的余晖照在他苍老了许多的脸上,风拂动着他的头发。我的心猛然一颤——父亲不像是几年前那样年轻了。生活的艰辛悄然夺走了他的青春。他老了,在没有我陪伴的日子里不知不觉得老了。

夕阳,你把一天的光明留给了宽阔的大地,而父亲却把一世的爱融进了我的生命里。我终于明白,父亲为何天天来看落日,因为那里蕴含着他的全部追求——奉献!

——这就是父亲与落日的伟大。还有什么需要回答呢?此刻我感到周围是那样的温暖。我想对父亲说:我喜欢这落日,喜欢这斜晖。喜欢阳光的味道,更喜欢依偎在你的身边。

太阳每天都要西沉,然而在我心中,却有一轮红日永远不落,在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里,它都为我照亮前进的每一步征途。

轻轻地迈进青春的门槛

抽穗拔节的痛楚与快乐,羽化成蝶的美丽与忧伤,在记忆的山谷里,勿忘我在静静地开放。 ――代题记

随着一声嘹亮的哭声你来到了人间,然后便是蹒跚前行,到跨入校门,你在一点点地长大成长的道路上总是很艰辛,布满了荆棘,这就需要你有足够的勇气,你应该像雏鹰那样,虽然没有丰满的羽翼,虽然没有老鹰那在高空中任意飞翔的本领,但却有搏击长空的志向和勇气!

你可以不够漂亮,但你应该有足够的自信,你也许不是一颗时恒星,也成不了太阳,但你仍可以是一颗流星,划过空气的候袭一身火焰,哪怕最终熄灭,那也会在天宇间留下一道耀眼的光亮。在成长的道路上,你要记住一句话:“发光不是太阳的专利,当第二天的太阳光照到你的脸上时,你同样也可以散发出光芒!

慢慢长大的你总是那么容易感动,回为了一篇文章而变的忧郁,会为了一部感人的电视剧而潸然泪下,年轻的你有是那么富有想象力,在读了席慕蓉《一棵开花的树》后就对栀子树有了别样的感情,嗅着栀子花那醉人的香气,你会小声地念出那些凄美的诗句,偶尔也会有一颗冰凉的泪滴划过脸庞。

年轻,意味着活力,意味着朝气,可以梳上一个并不标准的马尾辫,反扣上一个鸭舌帽,穿上一件红得发亮的T 恤去打网球。年轻,如火一般的红色,朝气蓬勃。年轻,意味着拼搏。可以在考砸时,扑到朋友怀里大哭一场,然后再擦干泪水,投入到书海当中,大干一番,在下一场考试中“笑傲江湖”。年轻,如橘子般的橙色,让人期待。因为橙色是丰收的色彩呀! 年轻,意味着希望。可以抛开张爱玲那句“出名要趁早啊”,然后干自己所喜爱的事情。看余秋雨所描绘的霜冷长河,寒鸦飞过的凄凉景色;观齐白石所展示的群虾戏游的美妙图案。我们做我们想做的事情,我们快乐并为明天奋斗着。年轻,如绿色般充满希望。

青春给予了你幸福,幸福是你耳边的风,是你身边的空气,每当妈妈给你一个眼神时,爸爸传来一声叮嘱时,奶奶给你一个微笑时,同学给你一个鼓励时……你是否感到幸福?记住把握幸福,把握幸福应该随其自然,因为幸福也是自然的。幸福是一个名词,一个包含甜蜜的名词,把握幸福,如同沐浴春天的风。

带着你的自信,你的勇敢,轻轻地迈进青春的门槛,在你面前的是一汪碧蓝的湖水,一颗小石子激起层层涟漪,同时也映照出你夏日般的微笑

我想握住你的手

真情莫过共握手! ——题记

虚掩的房门“咯吱”一声开了一道缝隙,爸探进半个脑袋向里张望。天刚亮,同房的病友可能正在梦乡。我刚醒,缩着身子用被角半掩着脸。没错,是爸!

红的,一大束康乃馨,我惊呆了。那天,爸穿着一件衬衫,头发很凌乱,清早的雾水打湿了他的发尖,脸上似乎还带着风的痕迹,胡子惹眼地扎在嘴边,看起来比以前沧桑了许多。然而,我禁不住想笑,爸的样子笨拙而滑稽,他那一身装扮与他胸前一大束康乃馨极不相称。我总以为,鲜花该是有着某种浪漫和情调。爸朝我这边走来,我咧着嘴躲在被角里偷偷地笑。“哦,醒了。”爸惊诧的表情让我知道我是多么爱睡懒觉。“嗯,可是老爸,您这花是给我的?”我还是有点狐疑。这一问,爸反倒有点紧张,两只手不停地换着拿花,脸上泛起了红晕,慌乱地点了点头。“昨天还和你妈商量来着,你妈说你喜欢康乃馨。一大早我就到花店拣了几束新鲜的,只是店主将它包装得太鲜艳„„”爸停住了,他可能真的不习惯这种送花的场合。

爸翻遍了抽屉终于找到了一个插花的瓶子,很脏。没等我说话,爸已放下了花一路小跑着出去。我端详着那一大束火红的康乃馨,竟不知怎么已被感动了。我又想起了出事的那天,妈的慌乱,爸的平静。爸背着我急匆匆地爬楼梯,一路上没歇过。伏在爸的肩上,我清清楚楚地看清了他脸上的汗珠。爸的身体很单薄,可背我的时候我分明感到了他的力量。四楼,我不知那长长的楼道有多少阶,也没有目睹爸将我送进急诊室后的气喘吁吁。那绝不是一段好走的路„„

爸捧着花瓶进来了,脸上是憨厚的笑。那一刻,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人说,朴素的爱却是最伟大的。我恍然明白,其实爸从来没有给过我富丽堂皇的爱。我和他的故事没有影片上的轰轰烈烈。我的童年,他的爱是交给了三月里高飞的风筝,黑眼睛的小鲫鱼„„点点滴滴地用温暖包围我长大。

不知何时,爸已插好了康乃馨,一个人憨憨地在排列每朵花的顺序。左边、右边、向上、向下。我静静地凝望他,感受满屋里清晨的祝福。花瓣上,一滴露珠滑落了下来。微妙的情感里,康乃馨也懂得为我流泪。

我渐渐地睡着了,迷迷糊糊有一双手将我的手轻握,我没有睁开眼,然而我的眼泪却终于不争气地流了一满脸。

谁能打开你的窗

一片树叶飘进来,落在你的手边,你嗅了嗅。“有点香,是樟树叶吗?春天来了,怎么还会有落叶?”你问,你知道你的窗外有一棵樟树。

“其实,樟树是常青的,不过到春天的时候它也会逐渐用新叶替换上一年的老叶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懂,你的脸上盛满着对我的羡慕和崇拜。

油菜花开了吧,常听到蜂响。听说油菜花是鹅黄色是那种非常温柔的颜色。你摸摸„„“我把你床头那只毛绒绒的小兔放在你手心,”知道了吗?这就是鹅黄色给人的感觉。“我笑了,因为你笑了,让你的笑是多么难得。

“打开我的窗,让我看一看外面。”我答应着。其实,你的窗本来就开着。你于是做出了望的姿态。“外面有什么?”你问。“有油菜花。”“还有呢?”“有天,有云,有蝴蝶。”我不敢说“蓝天”、“白云”、“彩色的蝴蝶”,因为我没办法向你讲清楚蓝色是什么样子、白色是什么样子、彩色是什么样子。你显然不满意这种单调的答案,喉咙咕噜一下,咽回了想说的话,刚才晴朗的脸又暗了下来。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有一天,我高兴地给你送来一串风铃。我告诉你,这是一串紫色的风铃,紫色是很神秘的颜色,像梦一般。我还对你说,风铃可以让你触摸窗外世界的脉搏搏,紫色可以装饰你的梦。可是,你忽然大哭起来,瘦削的肩膊剧烈的抽动着,“我的梦一片漆黑,全是恶梦!”我落荒而逃,像一个想帮人开窗却打坡了玻璃的孩子。

听说你变得快乐了,我高兴地去看你。你正在读一道盲文诗。“我进学校了,我能看书了!”你一脸的灿烂,你已经把风铃挂到窗上,徐风拂来,风铃奏着轻灵的音乐。

再一次去看你,已是夏天。小楼里凉风习习,你不再留童话公主般的长发了,而是梳成利落的马尾,风铃在窗边跳着舞蹈,音乐弥漫。你没有说话,抿着嘴,递给我一张字条,看一看,我的窗外是什么“,你还是补充了一句。我低头阅读:

如果可以/我要变成天空中的一抹云彩/我把风捎给小窗/让风铃为你歌唱/如果可以/我要变成蔚蓝大海中的一条小鱼/我把海浪推向沙滩/让沙难变成诗行/„„

我的眼里噙满泪水,你的窗户你已经自己打开。”真美!“我第一次不是安慰而是羡慕地看着你,”真的很美,你用心看到的比许多人用眼看到的世界更美

踮起脚尖

踮起脚尖,用恒心守望一份信仰;踮起脚尖,用爱心呵护一轮明月;踮起脚尖,用热心燃烧一季青春。——题记

在很小的年纪里,我便习惯了蹲在门前,守望人归来的身影。在我八岁那年的冬天,我等来的却是父亲冰冷的躯体。于是,我深深地明白,父亲再来回不来了。那些镰刀里绽放的月光,那些馒头里发酵的温暖,随着父亲的离开而永远地消逝了。

从此,我好像是一夜之间懂得,人世间一切是如此无常。生命,是如此脆弱。尘世里的我们如同蜗牛,为着生活和梦想一点一点往上爬。而我只想踮起脚尖,离阳光更近一点。再近一点。

踮起脚尖,为了让生命更有华彩;踮起脚尖,为了让生活充满阳光;踮起脚尖,为了让年华流光溢彩。

生活中有许多的门槛,许多的坎坷,许多的艰辛,需要我们勇敢去迈,去闯,去冲。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只有勇敢踮起脚尖,去跳跃,去奔跑,去闯荡,才能开创更加精彩的未来。

凡高轻轻叩响的手枪,“轰”的一声脆响,生命的红如同他笔下怒放的向日葵般绚烂多姿。李白饮尽万缕月光,吞吐锦绣文章,才高八斗,却豪气冲天地说了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毛泽东踮起脚尖,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人生的豪迈与气魄,尽在弹指一挥间。古今中外,凡能成就一番大事业者,无不是站在生活肩膀之上的巨人。他们踮起脚尖,傲视群雄,越挫越勇。面对生活的激流,面对生命的磨难,他们没有自怨自怜,而是选择了踮起智慧与勇气的双脚,踏实创新,勇往直前。最终,他们劈开了万丈霞光,斩断了万千荆棘,一身风雨,两袖清风,赢得了生命的辉煌与灿烂。

生如夏花般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生活在这滚滚红尘之中,我们要坚持自己的信仰,相信真理,热爱生活,心存感恩。当我们在生命旅途中,遇到沟沟坎坎,亦无需紧张,更不必讶异,要相信,只要我们轻轻踮起脚尖,勇敢跨过去,便能迎来生命的曙光,重获生命的光彩。

凤凰涅槃,蝴蝶破茧。不经历磨难的人生,将始终如同一条在地上翻滚的毛毛虫,永远无法蜕变成丽的蝴蝶。只有经历过痛苦涅槃之后,才能如同高飞的凤凰,舞出生命的奇迹与震撼!

我始终坚信,只要踮起脚尖,便能更加靠近阳光,贴近幸福。

爸爸的脚印

耐不住故乡久违了的思念,终于在一场淅沥的小雨中踏上征途。

到了村口,我下了车。闭上眼,仔细嗅着这早已属于记忆的家的芳香。

雨中的村庄,虽然看来是那样的安详,美丽,但是,脚下泥泞的小路却会为行人留下难以忘却的印象。因为,由泥土组成的路,原本就是坑坑洼洼,有沟有壑,一不小心就会有被石头绊倒的可能,再加上下雨,小路更是雪上加霜。

我眺望着这条水土凝集的小路,它似乎是那样的长,那样的泥泞。

我犹豫着,如果真的置身于这泥土中,漂亮的鞋子就会完全变了模样。

正当我犹犹豫豫不敢向前时,却突然发现前方一方亮亮的突出的泥土。“脚印!”我欣喜的大叫。我找到了希望。

我踩着这一个个脚印走着,我猛的想起了脚印,爸爸的脚印。

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战胜别人,成为焦点,我同样也是。那年的期末考试,我成绩平平,还是没有超过一直在县里名列前茅的表姐,在亲人都大加赞赏,羡慕乃至是嫉妒的目光中,我低着头,逃离了现场。

我不能够容忍自己永远的落在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更不能看着鲜花和掌声一次次为别人鸣响,盛开。“但是事实,不可改变!”我想。

不知何时,爸爸看到了在门口呆立的我。“走,上西山玩去!”我服从命令一样的跟在爸爸身后。也是刚下过雨,崎岖的通向西山的路全被雨水打湿。我走着不,走着,差点被石头绊倒。“爸,不去了,太难走。”我苦着脸说道。“孩子,路都是人走出来的,无论它是多么的崎岖,多么的艰苦,人生不可能总是一路阳光。你要像脚印一样踏踏实实地一直走下去,一直„„来,踩着我的脚印走”

现在,我遥望着自己踏过的脚印,就像一路明晃晃的风铃,一个又一个。

启动记忆的年轮,是一个个坚实的爸爸的脚印,一个个尘封已久的故事。

我的脚印,你一直注视,而你的皱纹,我却难以抹去

时间使记忆开出花

草长莺飞的季节,淙淙流水傍势而下,抚摸过我的脚丫。回头看看她,阳光把温柔慈祥倾斜在她折有皱纹的脸上,银色的白发在光下闪闪发亮。我飞奔过去,溅起一片浪花。她却微笑着摆手,离去。醒来,梦中的记忆和幻觉,让我禁不住泪如雨下。

这位离开的老人,是我的奶奶,在离开我的一年后的今天,我心中的思念,同与她在一起的记忆一样,像泉眼出涌的泉水一样连续不断。记忆是风,挥之不去,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盘旋。

冬天的早晨寒冷,尽管阳光射进院子,却依旧融化不了铁桶内的寒冰。我在堂屋的板凳上,乖乖地等着奶奶把我“放进手心”。六岁的孩童,对于奶奶的信任和依赖,山重海深。我的奶奶,穿着深灰色的大棉袄,慈爱地抚摸过我的脑袋。她的手大而厚,被时间打下了艰辛生活的烙印,一道道,却是她的自豪与骄傲。奶奶说到做到,用红线套住我的耳洞,从此把我放进了她的手心。我快乐时,她知道;我难过时,她亦明了。一根红线,牵住的,是我一生对她的想念和眷恋。

记忆那么多,怎么能被一颗心容纳?时间不紧不慢地走,记忆却在生根、发芽。童年逝去,伴着奶奶年龄的毫不客气地增势。我对她说,您一定会活过一百岁。奶奶哈哈地笑,幸福而满足。说这话的时候,我一拳一拳地捶她的肩、她的腰。我在成长,而她在老去。她的头发之中,白色的发丝压抑着苟残的黑发。我很想将它们拔下,似乎那样,时间就会停下。

当沉重的学业限制了我去探望她的次数的时候,我浑然不知这会使我后悔我的选择。我记得奶奶身体健康,虽然他一生都在劳累和艰辛中度过,然而我的奶奶,是要成为百岁老人的啊!

人类不是时间的主人,时光暂停一秒,我的大脑随着她的离开,一片空白。随后而来的,是无数的记忆。

我的奶奶做刨冰给我解热;我的奶奶说我是她最疼爱的孩子;我的奶奶最爱吃桂圆;我对奶奶说女孩子要自立自强;我的奶奶„„我的奶奶,我一生之中唯一的阿奶,离开了,只剩下记忆。

泪水被擦拭之后,时间履行它的职责,风干心中的痛苦。然而,记忆顽强地生长,即使被时间碾过,却一定要生根发芽。

一刹那,记忆生根发芽,开出美丽的花,无数的花瓣轻轻摇曳,承载着我的思念。时间不会使记忆风化,却让它开出了花。

偶尔停下来,真好

梦境中的列车一直是向前行驶的,摧枯拉朽地碾压过过往的时节,轰轰烈烈,只在天空画下或浓或淡的烟尘,镀上太阳的光辉后仿佛幻想中的精灵遗留的飞行轨迹。我用力把玻璃车窗打开,让窗外的阳光和空气像海水一样涌进来。我看见窗外的野花,她们一闪而过,我探出身子看着她们越发渺小的身影,无限怀恋,可是我不会让列车停下来,从未想过。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人在空旷的街上行走,听到什么东西坠地的声音,却来不及回去拾起,尽管在心里安慰自己那并不重要,可是心里却好像是缺了一块,是无法弥补的深重的遗憾。

我感受着额上的毛巾一点点变凉,问自己是不是只有当身体的零件坏掉了,才有机会停下来喘口气。我躺在小时候妈妈抱着我一起睡过的床上,突然想起自己很久没有这样没日没夜地睡过了。索性闭上眼睛,那时常出现的关于列车的梦境又回到我的脑海里。

是不是只有列车抛锚了,我才可以停下来看一看铁轨边上的野花。梦里的阳光有着珐琅琉璃一般艳丽温柔的色彩,让人无比心安,天空蓝得像是反转过来的大海,我在安静的铁轨边上躺下来,左边是肆意地绚烂着的野花,右边是终于停止了喧嚣的巨大铁皮怪兽。鹅卵石被阳光晒得暖暖的,不知名的花儿舒展着光洁的花瓣,随着风摇摆,所有的快乐和满足都收紧成蔓草间瞬间狭长随后消失的光点。

醒来的时候看见窗外的樟树伴随着细小的声音断筋裂骨般地成长,枯槁的枝头已偏折地探出,延伸出茂盛的枝丫,随后旋转而出大片的叶片,层层遮掩都快要把我淹没了。烧似乎已经退了,可并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温暖的铁轨,野花,阳光,蔓草间的光点,天空,仿佛还就在身边,触手可及。真实与臆想全部扭曲拉长,糅合在一起。室内均匀地调和开一片金黄的表色,宛如蝶翼上那层耀眼的金粉,是一阵刺眼的光华。

我捧起妈妈给我煮好的面条,就坐在床沿大口吃起来,感觉整个人像是被阳光贯穿而过,焕然一新。

背起书包走去学校,正在操场上打排球的同学看到我都很开心,我也开心地加入了他们。

就像是列车在短暂的沉寂后再次陷入奔跑,我的视线在鲜明过滤后的光线中迷离起来,两手拇指与食指分别相抵成框形,把亘古不变的时光悉数保留。

一切都像是没有改变,野花依旧在远处肆意盛放,只是心中的空缺已被悄悄填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