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搁浅的梦(900字)作文
初一 散文 4396字 672人浏览 天域星空传媒

精选作文:被搁浅的梦(900字) 作文

曾经,花一般美丽的梦想摇曳在我心中,每每看见电视里的主持人在舞台上展示着风采,心中便溢起一股羡慕之意,呆呆的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站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闪耀着光辉呢?而现在,那个梦想,却早已被我搁浅在心中的海边,让它被浪花冲走,伴着大海,随波逐流&& 长大后,我一定要当主持人!这是我在家常对爸爸妈妈说的一句话,每在这时,爸爸妈妈总会笑着对我说,那现在要好好学习啊!日复一日,我发现了自己的另一个长处:写作,于是,我便渐渐遗忘了曾经那个坚持要实现的梦,不停地训练自己的写作能力,不久后,我对爸爸妈妈说:长大后,我一定要当作家!再后来,我迷上了画画,每次看见同学们都能画出那么漂亮的画,我心动了,在空闲时自己在家拼命的画画,然后让爸爸妈妈欣赏我的大作,得意的对他们说,长大后,我一定要当画家。之后,在一次上网时,偶然听到一首很美的歌,心里想,要是自己也能唱出这么美的歌该有多好,于是,不管在做什么,都会不由自主的哼起歌来,那时,我对爸爸妈妈说:长大后,我一定要当歌唱家&&就这样,每当我坚持一个梦想并且坚信自己一定会成功时,我又会放弃了这个梦想,把目光重新投注到另一个梦想上,久了,我却有些迷糊了,我的梦想,到底是什么呢?我反复问自己,问这个世界,没有人能给我答案,因为真正的答案,在我自己身上。我也知道自己要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可我却不愿面对,总是不停地寻求另一个目标,再寻求另一个目标。我也想问自己为什么?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因为我害怕失败,害怕面对困难,害怕遇到了拐角就会走进黑暗。但其实那时我并不知道,也许轻盈的拐个弯,就会发现宝藏。发现属于自己的那片天堂。 最初的梦,总是最真的,但若不坚持,曾经再美好,再纯洁的梦也会被自己当初一点放弃的念头玷污。梦想,总是要追求的,困难总是要面对的,形形色色的世界就像个万花筒,总会有许多新鲜好玩的事情,但只要执着的去走自己该要走的路,做自己该要做的事,总有一天,你的梦想也会实现! 天涯海角,一个小女孩轻轻把自己曾经搁浅的梦拾起,伴着夕阳的余晖,渐渐走出人们的视线&&四年级:susanangel(徐卓)

篇一:被搁浅的梦

被搁浅的梦

天空阴沉着,我的心也很沉重,还在为学习的事担心啊,下学期就升初三了,好好去上补习班吧。

我孤独的站在公路边上等车,凉风从身后树的罅隙中袭来,吹散我的头发,衣角猎猎作响,心里的愁云似乎也被吹散了。我情不自禁的扭过头去,一丝血红突然窜进我的视线,我低头发现在灌木丛中藏着一颗圆圆的通体透亮的血红色果子,我不禁伸手将它捻了出来。起初,我以为它已经腐烂了,捧在手里才发现它毫无蔫烂,透着油亮亮的光泽,红得刺眼。我知道这是公路上观赏树的果子,可这个时候应该早就没了呀! 都被人抢了吃了呀!竟还有如此完整美好的!我微笑着把它放在文具袋里,并把东西都掏出来放在另一个包里,生怕把它压碎了。便高兴地上车了。 站在车窗旁望窗外流动的绿,我想,我和这果子一定有缘,不然我怎能从那么隐蔽的地方找到它呢?它也许是神果,说不定里面还住着一位精灵呢!我是多么希望能看到精灵啊;多么希望能与她谈话啊;多么希望能与她成为好朋友啊„„

回来,因为忙就把它轻轻地放在桌上。再回来时才发现它已经不见了。我太着急了,一想到奶奶刚刚来过这里,她一定把它吃了,我胸中就燃起了蓝色的火焰,气匆匆地跑到刚要点豆的奶奶那儿,我已经进入暴走状态:“你拿了我放在桌上的红果子,是吗?是不是吃了!快把它还给我!!!”奶奶头也没抬,慢悠悠地说道:“嗯,吃了一半,酸得要我老命,还有的丢掉了。”可我已经控制不了了,奶奶丢掉的

不是一颗普通的果子!而是一个爱幻想而又多愁善感的小女孩的梦想啊! 她竟然就这么丢掉了?!怎么可以这样?!我的心似乎快要裂开了,我能听到它被无情撕裂的“嘶啦”声,下一刻,我听不见整个世界的声音,只听见我性灵深处滴滴流血的声音„„

我开始有了报复的念头,于是我刻意破坏奶奶辛辛苦苦种的菜,像个疯子一样东拔西抓,揪住菜叶就狂抓,奶奶被我的举动吓坏了,呆呆的站在那儿不知所措,我开始对奶奶大喊大叫,我本来声音就大,这好,引来全庄人看热闹,我伤心极了,眼泪鼻涕一把抓,全然不顾旁观者愈来愈浓得笑意,更加撕心裂肺地哭泣。我知道他们在笑我,可他们永远不会懂那颗小小的果子在我看来是如何的特殊,对我的意义是如何的重大,对我的来说又是何等重要。我是那般虔诚地鹜求并守护着这份梦想,可是这些无知的人啊,却如此残忍,残忍到连这份梦想的载体都要去摧毁,已经没有任何依托的梦想只能是遥远的梦啊!我知道我不该怪奶奶,她老了,不能让她寒心,可是,为什么我还是控制不住?

我的梦,那么遥远而无法企及的梦,它注定被搁浅吗——在这个哀伤的血红色年代。

个人资料:

姓名:李威 年龄:15 学校:邗江公道中学 班级:八(5) 联系电话:87718053

邮编:225119

篇二:被搁浅的梦 被搁浅的梦

大二下学期的这一段日子,我都是的枯燥地生活着,以至于,当闲来没事,想坐下来真正写点东西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自己已是无事可写,只得无奈的坐在床上,无奈的看着显示屏,无奈的无奈着。。。 这两年的世界,变化的可算是真的够快。两年来,近处说,农大添置了一座楼,泰安新修了两条路,我家里给老弟盖了新院子,我呢,也多了一辆自行车,一台本,一双轮滑;远处说呢,钓鱼岛被小日本计划购买,黄岩岛也被菲律宾这sb 争执着,拉登死了,赖昌星回来了,神九上天了。现在,08级学长学姐也要毕业了。

记得上次坐车去高中老校的时候,看着窗外,一片片树林中,是熟悉又带着迷蒙的乡村,感觉那里,像是很久以前,自己生活的世界。其实,家就在那里。还记得那个上学骑自行车的男孩子,每次骑去学校都争取半小时到达,但是从未实现;还记得他为了能够出高中校门伪造出门证。还记得那时候的周日早上都是跟宿舍哥们排队上网打cs 、“fire in the hole” 依稀,小时我生活的世界,现在想来总是显得有些昏暗。那时候到了傍晚,家家生火做饭,烟筒里冒着一阵阵炊烟。孩子们总是喜欢在家附近,到处玩闹着?? 似乎那个时候,才是一梦境,一场昏暗却温馨的梦。

然而我们现今生活的这个世界,是否,是否多少有点太过目标明确?或者干脆说是势力?而我们这些小盆友却甘愿为之焚身?!虽然现在是大学,但还是依稀嗅到了这个危机信号。其实,单单对于我来说,要求的世界很简单。

我,只是想要一个小小的世界,不会有人破坏的小小时空,无拘无束;只是想要一个小小的世界,能够过着该有的平凡生活;只是想要一个小小的世界,拥有我爱的还有爱我的人。虽是简单的想法,现在觉得有些可笑,活了二十多年,也可笑了二十多年。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命运会如何安排你的未来。你更是不可能摆脱社会这个大熔炉,更是没有,也永远没有你想要的自由。也许,直到? 你真正明白了别人的可笑之处和自己的可笑之处,你才会融入并且适应这个世界。 于是,我总是听到“身不由己”这个词,真的,身不由己。。

也许是因为自己想的不切实际,又或者想的太遥远了,又或者。。。那么,二十年后的自己,究竟又会改变些什么?到那时,真正拥有的,又会是什么?得到的那些,对自己来说,又会不会是自己曾经真正想要的?。。

在生活的压力下,你没有选择,只能适应这个社会环境,无论它变换的多快,多么匪夷所思。就这样,梦被搁浅了很久很久。。

篇三:被搁浅的梦 被搁浅的梦

我们成长的脚步太匆匆,从春夏走向秋冬,从稚嫩走向成熟,一路上洋洋洒洒,却鲜为某个细微的瞬间停留,只为了追求未来那份未知的繁华,不曾想,迷失了多少人,遗失了多少曾经,又搁浅了多少梦??

当郭敬明还在说文学就像一坨屎的时候,当我还搞不懂何谓文学的时候,那亦梦亦幻的文学梦已在我心中萌芽。于是我开始疯狂地看书,各式各样的书,可事实证明我的成绩不会因为我看的书多而上升。父母的苦心劝说,老师的高压政策,让我最终将梦想搁浅在黑暗的箱子里。

原以为上了初中,我就会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名着读本,可是当我看到那只有一间教室大的所谓图书馆时,我的心凉了,只好偶尔到学校旁的杂乱书店买来盗版的书籍,以慰藉我快干枯的心灵。

但现实总是无奈的,在看课外书、玩手机就不能上大学的谬论“威胁”中,我再次动摇了。试问用青春赌明天,谁人输得起。我没有蒋方舟的文学功底,不指望能在高考加分,所以我只能“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以博未来。 我的高中时代同样悲催。封闭式的农村中学,没有硬件也就算了,居然连图书馆也没有!此时的我,崩溃了。按学校的说法:大学是我们的最终目标,考试是我们的最大动力,因此,除了课本上的知识其他的都是浮云,因为高考不考。老师说,欲上大学者,必要清心寡欲,与世隔绝,一心只向高考,勇往直前。 高三,是个令人怀念也很令人心酸的人生阶段,作为中学时代学业水平的最高代表,我们有责任维持学校一直以来的名誉甚至超越曾经的辉煌。因此我们总是心比天高,傲视群雄,却不得不搁浅自己的梦想。我总会时不时回首,时不时感叹,时不时幻想,我那遥远得不可触摸的梦。 尽管文学社给了我一点点的心灵寄托,却依然时而故作多愁般写些无关痛痒的伤感,时而故作潇洒般写些刻骨铭心的故事,明明写着自己的故事,却风轻云淡得如此无关。仿佛自己的随意,犹如太阳随

意地日出日落,天气随意地严寒酷暑。

有时我会想,如此委屈了自己到底成全了谁的梦想。

赫尔伯斯说:“如果真有天堂,那就该是图书馆的模样。”所以我来到了这人人向往的象牙塔,重新开始属于自己的梦想。尽管我不是要当文学家,只是想

安安静静地描述或伤感或快乐的青春;尽管我的笔法不成熟,只是想单纯地我手写我心,但我热爱文学的心依然发热,时间会见证我的决心与努力。重拾罗氏英雄,用笔墨记录我的成长,让墨香渲染我的生活,让文字充实我的大学。

梦想有时会被搁浅,但那都只是暂时的,它不曾离开,也永远不会离开,它只是在等待有一天,你来把它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