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过后,从头再来
初三 散文 4字 200人浏览 贝羊羊2

每一次次的勇敢都得不到应有的回应,香烟陶醉着茂盛的胡须,啤酒浇灌着无边的游荡。春花秋月,终能休于何时。亭台栏杆,谁在弄琴抚弹。曾今青梅竹马,过路流光。如今天各一方,沦为笑谈。风在笑,笑我年少多痴,笑我因爱难恨。马路上人流浮动,车来车往,怀想众里寻她千百度,时至今宵,谁能在为我抚琴一曲?

立于天桥之上,俯瞰大地,幽暗的路灯在朦胧夜色的笼罩中透着几分忧伤。是在买醉这个混乱的世界还是在同情我这个无所事事的善感少年?街上的路人行色匆匆,好像有着忙不完的繁琐。没人注意到我,小到自己都可以被我忽略,被我忘记。风在吹,在挑衅,拨弄着我的发根。没来得及留意,我的头发都快触肩了。可笑的是,现在没有人再来管我的头发是长是短,是美是乱。空旷,空虚,空伤怀。无情,无恋,无风月。多美的月光却透不穿眼前的这一层暗影,不知这悬天的明媚是在为谁凭吊。

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能让我牵肠挂肚的,除了你的英容笑貌,别无其他。为了你,我成了无情的化身,冷酷的使者。也许只有在这夜半无人,茫茫的空旷地带才能流露那仅存的温情。我忘了去谈恋爱,忘了去奉献这个世界。总喜欢躲在阴暗的角落,独自疗伤。这种没理由的想念,我却如此的去勉强,知道身边的美好渐渐远去,我才如梦初醒。就像这脚下的十字路口,有时候就需要我们挥泪斩情丝,做出正确的选择。眼下,只有那红绿灯在有条不紊的轮班制日,将世界管理的如此协调。我笑了,有点泛苦。为什么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呢?我随手将易拉罐儿往身后一扔,理了下衣角,潇洒地向桥下走去。

如果说人生是一望无垠的泥潭,眼前的路口便是这充满荆刺的一次挑战,只有勇敢的人才能遍体鳞伤却仍能笑到最后。我们期待身后总会发生美丽的故事,是因为我们还相信自己的人生,现实来得太干脆,我的残缺只是由于过分的去追求完美。哪怕是一次擦肩,一次对视,我总会误认为它会演变成美丽的爱情。终于我为自己的一厢情愿买了单,为自己的无知欠下了笔笔的情债。自此,我踏上了这条还债之旅,义无反顾。

老板,给我剪个帅气的短发,阳光一点儿走进理发店我憨笑的对理发师说道。

此时的情愫就像这店面的广告一样一切从头开始,看着长乱的颓废慢慢滑过肩膀,遗落满地。我欣慰的笑着,感到了无比的轻松。落下了,落下了,一切的一切都宣告结束了。古有割袍断义,今日我断发绝恨,一旦灵魂得到了释放,思想就会漫天的流淌。不会再奢求,不会再害怕,不会再为这流水的无情而黯然心伤,不会再对身边环绕的幸福熟视无睹,不会再为这漫长的人生路而惶惶不可终日。希冀,这路口的前方总有为我待放的美好。

春风吹一把,人生何处不潇洒。

秋风给点力,人生何处不得意。

今夜痛饮高歌,酣畅淋漓。

清风缓缓来袭,好不煽情,花好月圆,我放肆的谈笑。

流年静静远逝,几多难堪,物是人非,我纵情的high 歌。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自此,人生,骄傲地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