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沉,心未沦
高一 其它 1153字 49人浏览 90後放縱青年

夜深沉,心未沦

夜深沉,心未沦

1

曹操为父屠城,大举进攻徐州。我喜欢这样的曹操,把个人的情感发挥到极致。星夜点兵,一路杀去。管它历史如何?

我有时也会想,去做一次快意的曹操。身披重剑,做一次与声誉有关的决斗。我喜欢普希金那种优雅的死法,死在决斗的刀剑之下,情人面前。

海子与普希金相比,他显然是软弱了太多。他不敢去拿起手中的剑,他唯有去面对呼啸而来的车辙。

我之所以不敢去决斗,是还不想在明天死去。至少在见到你之前,是这样的。

四月的日子,一转身就是的春雨。

我不是曹操,唯有怯懦下去。在一个雨夜,慢慢熄灭自己心中的星火。 或许,终究有一天你会在某个夜晚,跑来告诉我:咱们不去学曹操,更不必去做普希金。咱们去守着一片湖,中间有个小岛,我们管它叫倾心岛,岛上有桃花,有你我;有冬虫夏草,有诗书酒茶。

那天夜晚,必定是某个星座的流星雨大爆发。

2

掀开窗帘,外面的天已经明了。街道被清洁工打扫的干净而洗练。 昨夜又下雨了。

我又梦见何叔了,上次梦见他好像是三个月前了。

他死了,半年前就死了。他与我毫无关系,只是曾经住在一个病房之中。而那时,我是那么的厌恶他。

对于一个外人的死去,我却如此耿耿与怀。

据说他死在一个夜晚,因为误食大量的药物。我不信,何叔那么那么的聪明,他怎么会误食呢?

那个夜晚,他真的死了。

我试图若无其事。

每天依旧骑着起了锈的凤凰自行车穿过城市的街道,走进学校;然后听课,聊天说笑;回家吃饭、睡觉。

忘了那一天,我一个人在回家的路上,给哭了。

毕竟他死了,很少有人为他伤心。他的父母早已去世,没有兄弟,更没有儿女;据说,他的媳妇,一个月之后就改嫁了。

我就哭吧,算你的一个侄子吧!

何叔,夜里你别哭,我也不哭。

3

他们告诉我:2007年4月25日凌晨有流星雨出现;狮子座的。

可是,我却不知道他们是谁。

我以前从来没有看流星雨的习惯,更不相信那些所谓的荒诞的传说。 2006年10月27日我入住河北省六院。

我进去的那一刻,就开始考虑我何时才能出来,我能否出来。那一夜我第一次失眠,对着窗子外面的星空发呆。

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人告诉我,那一夜有流星雨出现。我当然不知道是那个星座,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些流星。

那天夜里,我看得多少有些赏心悦目。

从那以后,我就告诉护士,如果哪天夜里有流星雨一定要告诉我。 护士说:小小年纪,就这么浪漫啊!哎,现在的孩子啊!

我只笑不语。这与浪漫无关。

那些生死边缘的日子里,我开始喜欢上夜空中的流星。不仅是我,是我们。我们一个楼层的病友在我的呼吁下,每当有流星夜晚都会守着窗子,等待、庆祝。

似乎那是一种胜利,与世无争的胜利;流星划过的时候,我们一齐欢呼尖叫。

那些日子里,流星。与爱情无关,与浪漫无关,与她无关。

我想,今夜。狮子座的流星雨一定是绚烂十分。 毕竟我们都好了,包括在世界那边的何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