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天(教师手记之151)
四年级 其它 2920字 110人浏览 闫雨菲66

我的一天(教师手记之151)

我总是比其他人醒得早,这与我的性格有关,因为不爱睡懒觉,也因为心中总放不下一些事,有什么也老惦着,不能让自己放松,因此天还没亮时我就醒过来了,然后就一直醒到起床为止了。

今天一早,在五点刚过就睡不着了。自己不想去想,但不自觉地又会去想,想的内容无外乎班级、学生、学校工作、自己的事情,甚至为一个学生、一个细节我都会有闪念,有时是一个问题,有时是一件工作。比如学校又要出黑板报了,是两个星期一次,刚刚出好就要擦掉,而学生要认真地出好的话,有时要一个星期,尽管很漂亮,但很费时。于是,我就想他们可以在什么时候出呢?今天要不要出呢?要出的话就得将书架挪开,将那几十张刚贴出来展示的作文纸拿下来。又想到昨天放学时候学生行进的队伍是否自觉了,又想到昨天在讲课时的问题,又想到小荷作文网上要抽时间为大家点评,但在校时间又那么紧张,什么时候呢?总得抽时间的。又想到有个同学在感悟中写道有人喊她外号让她很难过的事,我就想我得记着,同那个同学谈一谈。又想到教室里的环境布置是好了,但学校也有要求要我们能拍下来以备后用,我也想给它留个影,于是就得记得带照相机。又想到明天才艺培训班要开始了,我该讲些什么呢?又想到下个星期或下下个星期要听我的课,我该怎么准备一下呢?虽然我不会去刻意修饰它,但我也得挑战自己吧?又想到最近有很多同学感冒,他们身体不好,上课的接受能力自然受影响。又想到有些学生实在很" 皮" ,很不自觉,总是趁一切可趁之机,我又该如何呢?又想到学生在校时间并不长,可能一转眼又将毕业,我又该如何与他们多沟通、多接触呢?怎样让他们既自觉又活泼呢?眼前同学们看书的热情有了,但看的又似乎较多" 无用" 的书,怎么引导呢?中午他们总在干什么呢?我是不是该呆在教室里不出来,处在他们中间呢?但那样实在太累,人都不想动了。又想到体育课,有点头痛,让我教的二A 二B 是两个小班,人数各26人,但让我同时上两个班,也就是52人的小班,本来像这种小班,一节课在一个班上就够受的了,现在两个班合起来在一堂课上上,而且是体育课,这场面、这纪律真是吓人,嗓子都喊破了都没人理会的,我可是想尽了各种办法,在缺乏体育设备的情况下利用各种各样的游戏让他们来参与活动,可组织工作却是费尽周折。这已不是小班,简直是复式班了,上这样的一堂课,我宁可上一个五十人左右的大班的两堂课,而且还是那样来得轻松。可惜这样的体育课我每星期有三节,本以为上学期结束了这学期总该两个老师来上了,没想到还是我一个人顶着,全校像我这样在一节课上两个班课的也就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是专职的体育教师。我就想这节课又该怎样上了呢?

越睡越累,我就干脆起床了,六点不到,我先做自己的事情,还不忘争分夺秒地看上几眼书。儿子被我在六点半准时叫醒,用最快速度做好各种" 工作" ,并进入" 最可怕" 的早餐阶段,有时他吃得快,有时吃得很慢,我就得像念经一般拼命地催他快吃,但他总有一万种不动嘴巴的样子。没办法,我只得自己吃自己的,赶紧烧好吃好,因为我没有在办公室里吃早餐的习惯,我不愿有那样一种形象,所以我宁可少睡早起也得吃了早餐去上班。

我在儿子吃完早餐的一刹那就已打点好要带的东西,我一般是不会忘记要带的东西的,比如数码相机,比如MP3、U 盘等,往往有些资料要带的。下了楼,准备停当儿子的防风雨穿戴,然后,骑上" 快马" 一路风尘而去。先将他" 放入" 幼儿园,再到校门口签到,一般在7点30分,不送儿子时可在7点左右到校。

赶忙上楼进班级查看,先看学生,读书状况如何,学校要求能齐读,我没这样规定,但要有声音;再看地面,卫生状况如何,并催促值日生快快打扫,遇到看着难过的地方,要再三叮嘱;然后交待给管理的同学应该怎么做,再下三楼到办公室;在下楼过程中,查看我班

包干的楼梯,发现脏的或没打扫的就又得向值日生作说明解释,提出要求。到了办公室,开机、倒水、擦桌子,二十秒钟内完成,拿起教材再细看。五分钟后,再上教室检查,并拍了教室里的几张环境照片,以备今后学校课题之用。

铃声响起,早操。学生排队从四楼下去做操,其间我负责管理,像一匹押解羊群的狼,自己都感到可怕。学生做操,老师看。我也会跟着做一会,但有时人不想动就站在那里,发现学生有做操不好的便忍不住想说上两句,踏步不齐整也想叫一叫口令让大家鼓起士气来。回到教室时已是八点二十分左右,接着晨谈,先请值日班长谈,再由我来讲。一般七八分钟时间内要完成的。学生讲的是简短的故事。我今天是给为班级生物角添彩的同学加分、表扬,再谈到全班各类才艺班的报名情况和明天的活动情况,还有一些学习上要注意的问题。这时音乐铃声连响四五遍,占去一分钟。下课,时间总是不够,因为有预备铃,中间空的只有七八分钟,上下楼梯又要两分钟,喝一口茶,看一眼教科书,然后进入课堂。

第一节往往是语文课,匆忙而又显略匆促,有时晨谈时教育学生的情感还没调整过来,人还处于激愤状态,便上不了课,进入不了情感,要一下子从严肃的指正中出来进入到快乐柔美的文章语言的朗读中是很不协调的。

下课后,回到办公室中,如果是空课,就缓一口气改作业,如果是其它课就投入下一场" 战斗" ,星期一的上午,我接连三节课上下来,到中午吃饭为止往往有点焦头烂额。下午也常常在课的包围中时进时出,一周五天至少20节课,其中有教研课两节,还不包括代课。中午应该是休息的时间,但从来没有休息过。不是改作业,就是备课,不是在教室里指导,就是在办公室工作,有时也开会,有时也去教室看看大家的情况,发现有同学在胡言乱语和推闹打骂还要制止和教育,有同学告诉我一些矜持要及时解决,个别同学有心理上的问题还要及时个别开导,对一些作业拖拉的同学更要打" 持久战" ,直至取得" 最后的胜利" 。当然,中午有空时还要上小荷作文网看看,评评点点,也要上网查点东西。十二点半左右去教室讲作业,有的需要订正,有的需要表扬,有的需要指导方法,还要读一读感悟中的优秀句子,对学生每天一题进行文学和思想的双向熏陶。

到下午一点左右,下午的课程开始。其间有眼保健操,有时班内要我去检查一下才放心,上午也如此。三点半下课做值日,完后是布置作业,讲解要求,再是学生自治的总结、评分和轮换。四点缺五分乘第一趟校车的同学" 乘鹤归去" ,四点钟我又送自己回家的同学从四楼到校门口" 打道回府" ,回来后,四点二十分我又送乘第二趟校车的同学从四楼到上车点并交接。回到办公室,整理一下,四点三十分可回家,但还有些事情要做完才走,如查点资料,改点作业,还有一个在哪里都呆不好的同学要在办公室等家长来接。有时还要去接儿子。每隔一个星期总还要晚值班一次,一直到晚上八点才回家。

回到家里,当然可能先得买菜做饭,不过,我们两人做的基本" 平分秋色" 。饭后,还得将带回来没来得及备的课在家里备好。每晚不论何时都要有半个小时的跑步和写作一篇文章,跑步加洗澡一个小时左右,写文章一到两个小时,再看一会儿书或电视,睡觉又在十一二点,基本上没有十一点以前睡的觉。所以在感觉很累了以后,也会在周六或周日多睡一会儿,但不长。

这是在柯北校区工作的一天吧。

(时200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