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庸俗”
初一 议论文 1930字 153人浏览 whuttxf

其实一开始,想写篇东西,叫庸俗论。可想了想,如果这样叫的话,难免有自辱之嫌,题目就点明自己的论点是个庸俗论,不妥。叫“论庸俗”合适些,尽管不排除鄙人的观点有庸俗之嫌。

凡事都有个庸俗的过程,就像人类对世界的认识一样,庸俗的唯物,庸俗的唯心。用辩证法的观点说,没有庸俗哪有高尚。用对立统一的观点看,两者相互依存,相辅相成。

这个世界上人的等级种类也是很多的,尽管在这个人人呼吁人人平等的时代。我想并不是主观原因,或者说是外因决定,平等这东西并不完全是意识上的概念。事实上有差距就是不平等,尽管你可以把两者看作平等水平。或是遗传决定,或是后天环境造就,人总有庸俗和高尚之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我看来,庸俗之辈方方面面都显示庸俗。当然,说这话并不是说我自己就不属庸俗之列。在这里自我检讨一下,可以说之前我的很多观点看法都很庸俗。对人生的认识,对爱情的把握,对友谊亲情的理解,都不到位。或许这是个必由之路吧,总得从底层的认识开始起步吧。

不过有些人的举止言行总会让你不得不把他归为庸俗的行列。且不说对事物的认识,对基本问题的态度,单从他个人的行为上来看,就有点令人懊恼。打个比方说,一个男的,二十好几了,一天到晚都在为点芝麻蒜皮的事情忙碌。今天我是不是要去弄点什么下饭菜,我要不要去买个打折的东西,能省多少多少钱,等等。平时说话做事对朋友也是,可以为了个橡皮擦翻脸,就因为和他的观点有点不一样,他可以面红耳赤的和你大争一场,而且不赢得最的胜利绝不罢休。除了庸俗我实在想不出其他更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这种圣人。庸俗的圣人,快绝种了吧。稀有动物,值得关爱。

人活着总是该有点存在的意义。有个教授说现在的大学生过的“九三学社”式的生活。每天的日程:早上九点起床,中午休息三点起床,一天只做两件事,吃饭和上厕所。确实,毫无意义的生活。一次和朋友聊天,把“九三学社”误说为“三九学社”。我忙解释道:晚上九点睡觉,下午三点起床,一天只做两件事,吃饭与等待吃饭。强,连厕所都免了。圣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后面提到的圣人其实比前面说的“庸俗的圣人”要圣人得多。至少后者吃得安心,睡得放心,不会每天为点芝麻小事而不得安宁。

庸俗不仅表现在言行举止上。有人说“意识是高尚的源泉”,那意识同样是庸俗的源泉。可以把拙劣粗俗的东西拿到大雅之堂来,意识的作用。毕竟在他们看来,我这都是雅而优,柔而美的东西。讲个笑话吧,说有人吃饭不小心把一粒饭留在下巴上了,最后大家都望着他,说,你的下巴上有粒饭。讲完了。好笑不?这个就是在他们看来雅而优柔而美的笑话。

这到让我想起了高中的时候,关于传奇游戏的事情。每天中午班上总会有那么十几个男同学聚在一起,用生怕女生听不见的音量讨论着游戏是怎么的火爆,如何的过瘾。那个时候,我也以孩子长牙的速度迷上了传世(传奇世界的简称),可我不爱在班上参与大家的讨论。因为他们的讨论除了以引起异性注意的目的之外,毫无它意。每天中午声音最大的是阿残(某男同学的昵称,一开始我们称他“残疾”,后来觉得庸俗了点,美其曰为“阿残”),其实如果阿残声音大点也没什么,大家都体谅他,为了证明自己是班上玩传世的第一高手。可他又个缺陷,这也是他昵称的直接来源,他又点口吃。音量大,大家还可以忍受,可有口吃就难办了,又位女生说:事可忍,孰不可忍。没办法,弄巧成拙。且把他的音量和口吃放一遍,就单单说他每天喊得内容来说,只要是稍微懂点传世的人就知道那又多低级。17的法师开了电,今天电死了个稻草人,明天招降了个毒蜘蛛,后天碰见了个滚刀手,怎么怎么的,老兄,连这个都有说头,你刚从传世诞生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当然,之所以有庸俗的说法,是因为有高尚的存在。那庸俗便是一个相对的概念。用发展的观点说,不排除一段时间后我会觉得我以上的话有庸俗之感。人活着或许就是这么一个过程吧,从庸俗的阶段逐渐发展,逐渐延伸,目的地是个没有尽头的高尚之地。这确实也苦了我们了。中世纪伟大的艺术家哲学家们,他们的意识在那个阶段是多么的超前多么的高尚啊,代表了那个时代最卓越的意识成果。可今天呢,我们说他们对世界的认识是庸俗的,肤浅的,艺术的创造形式是不成熟的。或许这正是马克思的发展观吧。一切旧的事物都将灭亡,新的事物终将代替旧的事物。可是,说到这我就有点迷惑了,一切旧的事物都将被旧的事物所代替,那当然包括了马克思对世界的认识观了。他的认识观是不是在将来给另外某个羊克思或是牛克思的观点所取代呢。不得而知!

牛顿的后半生都把精力放在论证上帝的存在。爱因斯坦后阶段的研究也一无所成。我最崇拜的天才达芬奇对自己的评价是“我没有完成任何一幅的作品”。为什么这么多的天才都不能有个完美的结局呢。时代的局限性,或是人类阶段意识的庸俗性。从某个角度来说,局限性和庸俗性等价。不知道你是否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