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勇于跪倒在自己面前
高一 记叙文 973字 171人浏览 度娘赌不赌

老作家巴金的《随想录》一问世,便引起许多人的深思。这五本薄薄的小册子,被誉为“说真话的大书”。尤其是这位老人在直言者卢梭的像前所做的自我反省,更向每个人提出了一个既严肃又深刻的问题:人们有没有勇气跪倒在自己面前?巴金老人的坦率和真诚也使我第一次注意到,原来在人们意识的深层,埋藏着忏悔的种子。

大概没有一个人能挺直腰板宣布,自己在往昔岁月里始终如一地保持着真实的本色。哪一个人未曾掩饰过自己呢?哪一个民族没有因为愚昧或是盲从而有时破坏了自己的文化呢?哪一个国家没有因为种种原因而一度走了弯路,摧残了自身呢?也许恰恰是因为有了这一切,才产生了勇于忏悔的个人、民族和国家,才有了在做过深沉的忏悔与反思之后的腾飞。

我想,具有“忏悔意识”应该被称为一种英雄精神,把尘埃与虚饰一同拂去,让真灵魂显示它无与伦比的光芒,这难道不值得称道吗?狭义的忏悔是流露心底里的歉疚和羞愧,广义的忏悔是把自身的卑污与纯洁一同出示。忏悔是一种勇气,一种敢于面对自己、面对人生、面对社会的充满了责任的勇气。只有当一个人把推进社会进步作为己任时,他才有可能毫不留情地批判自身;只有当他坦坦荡荡地把胸襟敞开时,他才能算得上一个真正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讲,忏悔者是高尚的,也是坚强的。他没有一丝羞怯,因为真诚和使命感已经成为了他力量的源泉。巴金老人并没有因为揭露自己的丑陋而被人唾弃,卢梭并没有因为坦露出自己曾有过的卑污而留下骂名;鲁迅先生严格地解剖自己,严格地解剖我们的民族,毫不留情地批判国民的劣根性,但他并没因此而为人民痛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当有人问起一个研究比较文化的德国青年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看法时,青年流露出深深的负疚说:“德国对于全人类犯下的罪过,足够整个民族在历史面前忏悔千百年。”这是多么的令人感动呀,这是一种高贵的、优秀的、不同凡响而又无比挚诚的忏悔,是值得人们高声礼赞的。因为这不是在祈求原谅,而是在对历史进行理性的分析,这种分析是一个曲折的扬弃的过程。我相信,当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开始在前进中反省过去,拂拭历史的尘埃,检点自己的污点时,也正是它寻觅到原来不曾发现的珍珠,并从此走向新生与繁荣的时候。

从悲剧与噩梦中走出的人们,现在已越来越清醒,与巴金老人一样做着高贵的灵魂反思。而经历了悲剧的国家,在经过了太多的是是非非、曲曲折折之后,也渐渐步人正轨,引导着国民奔向光亮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