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懂茶
初一 散文 1077字 116人浏览 桔子摄影小编

我不懂茶

泡一杯茶, 叶在水中翻飞,渐渐舒展,慢慢沉淀。由原来的小粒变成大叶子,细细尖尖的小枝化成宽阔的叶,上下飞舞,尽情旋转。仿佛初生的婴儿,睁开好奇的眼睛,用小手去触摸这神奇的的世界,尽管它只是在杯里;犹如淘气的精灵,深深浅浅的试探,轻轻巧巧地改变。

我不懂茶,只知茶的味道清香,沁人心脾,闻着好香,品着爽口,仿佛一身的劳倦被洗尽;若身处仙境,舌尖,鼻端,就连全身的毛孔都被清洗干净,自由呼吸,不知那些习武之人在功夫更精进一些时,是否也是这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我不懂茶,却也知茶的好。茶要经过煮、洗、抹、泡、静、投 方才能品,最好能净手焚香,再放一曲古琴曲;一人静气凝神,怡然自得;二人高山流水,知音神往;三五人时或有了不同的乐趣,志同道合的朋友,不用言语,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声叹息,一声轻笑,就能知其意,明其心志了。

我不懂茶,做不到爷爷的“一壶茶便是一下午的宁静”,也品不来“一杯茶也是一世界的祥和”。看着爷爷那闭着眼睛,听着小曲,老神在在的享受劲儿,我也曾学着爷爷的样子,假装享受一番。不过一刻钟,就按捺不住,想要动一动,偷偷动动手指,挪挪脚尖。一人太无聊,就打起爷爷胡子的主意,可手还没到,爷爷朗朗的笑声已传来:‘不错,今天多了两分钟,有进步!’他并不睁眼,我却因那声“不错”又兴致勃勃的坐了回去。就这样反反复复几次,我居然也能安静上一下午,闻着茶香,慢慢长大,慢慢成为一个文静的女孩。 我不懂茶,分不出绿茶、红茶、黑茶,也不知龙井、毛尖和铁观音有何不同 ,更闻不出明前和明后的差别,只知好香。常常拿起爷爷泡的宝贝茶一顿狂饮,喝完还不忘批评一句:“难喝,太苦,不如糖水呢还。”爷爷哭笑不得,摇头道:“你那是牛饮,暴殄天物,不懂欣赏。”可他却从未阻止我“牛饮”他的茶。或许爷爷一直想让我自己品出茶的韵味,但我最终还是辜负了他老人家。

有次渴极,又一次荼毒了爷爷的茶,还未等爷爷开口,已解渴的我豪放地放下茶杯:“爷爷,再好的茶也是要有人喝得,解渴才是第一要务。”爷爷一愣,未曾反驳我,半晌才喃喃道:“是啊,要解渴啊,是我想左了。”

我不懂茶,所以每次只泡几根,闻闻它的清香,淡雅的,安静的。有时只喝几口,有时不喝,就凉了,味道也淡了,心思也淡了,同事看过笑我糟蹋茶 。我笑笑,不想辩解,爷爷也曾这么说过,当时我却说:“爷爷,它们散发出香气,使我醒气凝神,也算物尽其用,没有浪费吧。”爷爷总说我强词夺理的本事一流。忽略那个不懂的词,我权且当是夸奖。现在想来,还只是笑笑,笑着笑着,心热了,眼却湿了,因为听我狡辩的那个老人不在了。 我不懂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