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之境
初一 散文 1556字 30人浏览 旭日小慧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永存的话题,有谁敢说现在的生就一定不是毁灭呢,人生的斗转变数就好像是那参天老树的一圈圈年轮一般,轮回旋转。看完《心中的红蜡烛》这部话剧之后,心中有许多的感触,在时针转动的两个轮回的时光里,演员们将人性的正与斜都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将人们不敢直面的社会问题明明白白的摆在舞台上,真正的达到了艺术来源于生活又返回去影响生活的目的。(一)精巧之演绎,完美之触人在整个话剧中有几处的表演深深触动了我的内心。那几个扮演痴呆病人的老人们的表演就好像真正在养老院的老爷爷老奶奶们,记得那一次学校组织我们去养老院表演节目,但那些老人们懵懵懂懂的表情深深的触痛了我们,这一次演员们的表现十分的到位。果然就像蒋艺术家所说的一样,艺术来源于生活,艺术家们都有一双善于捕捉细节的眼睛。当晚宁出了车祸之后,舞台渐渐调出了幽暗的红光,那一刻的我只有一个直观的感受阴间。这一点上是艺术的具体表现手法,但究其文化的内涵我认为这是与我们中华的传统紧密相连的,受悠长的观念影响我认为在中国的土地上死去的人就是去了阴间,所以在这一点的处理上我觉得很符合国人的思维惯性。最后一个感情的迸发点也非常震撼人心。当白苏理解了父亲长根的良苦用心后,带着深深的自责去求得父亲的原谅,换来的只是一句我不认识你。之后,他内心的悲伤不由的溢出,情难自已。演员跪趴在地上的表演更是冲击了我们的心房。接着细细品味作品,更有一种扣人心弦的滋味。(二)称爱之无私,评爱亦私存虽然从话剧的名字看起来这是一个主要讲父母一辈的爱情深厚的故事,但实际上这其中包含了好几种不同的情感。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长根和晚宁那如细水长流一般的爱情。白裙子,蓝发带,好看。这是长根的病情彻底发作之后常常讲的一句话,他有一个小房子,里面远离了一直都很平静,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住了进来,再也恢复不到往日的宁静。只有把一个融入血液之中,才不会因为忘记那个名字,那个相貌,那一个个的符号而感到迷茫无措。长根会在记忆里出现紊乱的时候记得不断往家里买蜡烛,就害怕晚宁会害怕。他会在无措出门的时候坐在街边的小凳子上点亮一盏红烛,只为照亮晚宁来时的路,也照亮了两人不变的深情。而晚宁在长根生病时的不离不弃便是对这份纯真感情的最好回报。不得不说,长根与晚宁的感情是这段剧最感动我的。让我仿佛能够想到几十年之后爸爸妈妈一起相守相依的画面。美好,温暖。还有一道感情线很明显。那就是严父与倔强的儿子之间的亲情。一开剧我们就知道父子俩的关系不好,总是在争吵。但父亲的爱却带了几分心酸。长根的病情开始加重的时候会把张大爷给孙女买的奶瓶拿回家,说是给苏儿的。会在下雨天赶快冲出去接儿子放学,看见长根在早已拆迁的学习门口迷茫的等待的脸,心中不由的生出一丝的愧疚,儿时妈妈也是在下雨天这样在门口没有任何怨言的等着我。小青年为什么不能给老人多一点的尊重呢,那不过是一个等待孩子的父亲啊。反观白苏一直的做法,我对这个角色是持保留态度的。毕竟他是一个马上就要结婚的有独立的思考能力的成年的人,为什么在读到父亲的日记才能感受到那中间浓浓的爱意呢?才能去忏悔呢?父亲不过就是变成了一个老小孩,怎么就不能分给他多一点点的耐心呢?把父亲送到没有温度的疗养院,我不赞同这样的人物设定,有些过分的夸张剧情了。(三)绚烂石斛,绽在心间如果有一天我们父母的身子不是那么的挺拔,他们的步伐不是那么的轻快,他们记忆不是那么明晰,请不要不耐烦,他们不过是变成了需要我们照顾的小孩,就像他们不求回报的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手把手的教会我们各种各样的事情,带我们走过人生的不同风景。照顾他们不是负担,而是生命的轮回,命运叫我们一生一世都纠缠在一起,我们就是一个轮回,定然要相扶相依走下去。年轮之境,是一场不可逃脱的奇妙之旅。而生存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