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问》观后感
初一 读后感 1216字 1201人浏览 guokevin1

先说一句不相干的,《叶问》是动作片不是剧情片,看甄子丹拍打戏真的很过瘾。

里普曼说,没有安全感的人群需要英雄来驱散心中的恐慌。这是千百年来传记类文学和电影的编剧和导演们遵循的不变的定理,也就是为什么从陈真到叶问,一代又一代的人在荧幕前热泪盈眶。所以《叶问》能赢得掌声雷动。

《叶问》全篇可分两大段落。前为1935年,叶问在广东佛山是一个身受众人爱戴但行事儒雅低调的武学宗师;后为1937年日军侵华佛山沦陷后,在大时代的洪流里叶问从一个爱妻顾儿的普通丈夫逐渐转换成为一个用双拳唤醒民众意识的民族英雄。两个段落甄子丹都文武兼修,张弛有道。作为朋友、丈夫时的性情内敛,作为武学宗师时的风度翩翩,面对困境时的能屈能伸,面对外族侵略者的英雄气概。甄子丹很好的完成了多重角色的表演转换,叶问这个人物形象没有落入“高大全”的窠臼。

在日本军侵华佛山后的一幕,甄子丹和整个团队的努力从“叶问”1vs10场面与“精武英雄”的差异可见一斑。首先从人数上更“真实”了。真实要加引号,是因为实战中以一敌十也是没可能完胜的,更何况这10个是有身手的人。“精武英雄”里那种一屋子的人一块儿上纯粹是热闹。其次是战术上更真实了。一对多时最重要的是迅速把握多人中的弱势,并且一击毙命,使其迅速丧失行动能力。咏春木人桩中的动作看似拍拍打打,但都是人的喉、颈骨、肋、关节等要害,一旦发力,后果不堪设想也可想而知。当然,这里不是吹捧咏春,其实各

门派的实战都是这样讲究的。“叶问”中明显可以看到一个日本兵被逮到就只有被打到趴下起不来的份儿,而不会出现“精武英雄”里那种老派武打片龙套滚出去爬起来再打的路数。 再次是击打效果上更“真实”了。违反基本物理学原理的镜头虽然还是频频发生,但相比“精武英雄”来说少了。

这一方面是因为咏春的击打效果就是平行地面的寸劲,被打的人贴地飞行是有可能发生的,如果大家找到李小龙当年在米国体育馆里的寸拳和侧踢表演视频,可以看到没有威亚,人也是可以被“作用”出几米开外的。但是至人翻滚就是为了好看的特技了。甄子丹被击倒至擂台边,两手一拍地面就挺身而起飞脚回敬对方……就当眼睛感冒好了。武术还是舞术早就是老掉牙的话题了。但民间总还是有很多痴武之人是在真正传承功夫的。电影只是这江湖之中泛起的一点点浪花而已。

情节与细节的巧妙安排也让观者赏心悦目。陌生拳师登门切磋时同共一桌就餐的气氛趣味性十足,关门比武时年幼的叶准踩着脚踏车的“插科打诨”引起会心一笑,真正对打时咏春拳的刚柔并济加上多机位的镜头转换造带来视觉的快感。唯一遗憾的是最后擂台上叶问与三蒲的比武时间稍短,似乎还没来得及欣赏三蒲就倒下了。

比武结束后叶问站在擂台上望着台下汹涌的人群,眼里尽现国破人亡的萧索景象。背后中枪坠台时眼前掠过妻儿痛心的面孔,镜头放缓,音响变寂,一刹那的心灵冲击与转瞬后的群情激愤,叠成风浪回荡在荧幕内外。

叶伟信对甄子丹说:“你需要有一个角色,别人说起来就会想到甄子丹。”